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重启家园  赘婿  魔道祖师  全职高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96章 思想很邪恶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在国内不是很不错吗?省厅干部的女儿,据说长相也很出色,多好的一件事。”谭父在沙发上坐下,端起茶盏,眼神凌厉望向陆离,“那又为什么要违背父母的意思,宁愿让自己的父亲陷入危险的境地,也要大老远追着我女儿过来呢?”

    陆离的眼神不偏不逃,定定回望着谭父:“因为我爱她。”

    “我可能是听错了吧。”谭父冷笑一声,重重放下茶盏,在玻璃茶几上磕出一声清脆的声响,“当初每次都让她自己一个人回娘家的,是不是你?当初连她车祸进医院都不闻不问的,是不是你?当初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一心只想抛下她的,是不是你!”

    问到最后,谭父脸上的青筋都一根根爆出来。

    “是。”陆离点头,“我曾经是做过一些错事,请您原谅。”

    “原谅也要看到底是什么错事,谭惜这丫头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可我这个当父亲的,可是这些年一时一刻都没有忘过。”谭父冷漠着眼神。

    被谭母拉出来买菜的谭惜刚走了几步就想回去,脸上满满的都是担忧。

    “妈,不然我们今天出去吃吧,这菜就别买了!陆离单独和我爸在一起,我实在是放心不下”

    谭母挽着她胳膊不放手,闻言,脸沉下来:“果然是女大不中留,本来我也没指望能留住,可你倒好,好不容易来看我这一趟,结果连个菜都不愿意陪妈买了是不是?你有什么好放心不下的?是你爸能吃了陆离,还是陆离能吃了你爸啊!”

    谭惜苦笑一下,心中的担忧一点没减。

    见她如此,谭母也在心中默默叹气。也不知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一世全都报应在她们家、她的女儿身上了!

    她们家,原是c市赫赫有名的高门,结果一夜之间沦落到在国内无法立足的境地。

    她的女儿,从一个被父母含着怕化了捧着怕吹了的千金小姐,再到一个离异、再婚又丧偶的寡妇。

    这些事说来云淡风轻,但只有经历了个中种种的人,才能体会到这里面的心酸与绝望。

    “你就不要担心了你爸他,不会把陆离怎么样的。”谭母到底忍不住,说出了谭父的心思。

    “你爸的脾气你还不了解么?他就是嘴硬、心软!其实你和陆离复合这件事,你爸知道后也打心眼里高兴,之前他关注陆家那桩受贿案关注很久了,报道的新闻他每天早上起来都要看看,一有更新就拿出他那老花镜一行一行地念,他啊,就是盼着陆离能够为你叛逆这一回!结果陆离还真没让他失望。”

    谭惜怔怔听着谭母的这些话,感觉眼角鼻尖都开始酸涩起来。

    “你爸知道你这些年始终没放下陆离,所以他也希望陆离这次是真的回头发现你的好,这全天下有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够幸福呢?我和你爸,都希望你俩最终能有个好结果。”

    “妈”谭惜红着眼睛就往谭母的怀里钻。

    谭母抱着她,声音也带着颤:“你爸这次不过就是想试探一下陆离对你的真心罢了,再加上这些年,他心里对陆离的那一点怨你和陆家的这门亲是你爸给你定下的,你出了那样的事,你爸心里比谁都难受,他一直觉得是他害了你。”

    “不是的”谭惜直接哭了出来,“我爸怎么能那样想?根本不关他的事!”

    就凭她当初的执念,即便没有那一桩笑话般的指腹为婚,她也一定会想尽办法不择手段地嫁给陆离。

    “这怎么还哭上了?”谭母推开谭惜,帮她擦了擦眼泪,“我是想告诉你,你爸不能生吃了陆离,你也不用火烧眉毛似的刚出家门几步就要往回赶!”

    谭惜乖乖地点了头,眼睛红得像只兔子。

    “真是的,都多大的人了,还在妈妈的怀里流眼泪”谭母忍下眼眶里蓄着的泪水,抱怨地揉了揉谭惜的脑袋。

    等到谭惜和谭母拎了满满两只购物袋回来后,客厅里的谭父和陆离果真还相安无事地坐在一起,两人甚至还谈到了最近股票的涨跌趋势。

    谭惜悄悄松了一口气,不等把菜放进厨房,就撒娇似的走到谭父身后抱住他。

    “爸爸,今天有你最爱吃的糖醋小排,开不开心?”

    谭父被她的举动惊了一下,随后又了然地拍了拍她的手臂,嘴上没好气:“过了这么些年才想起给你老爹做糖醋小排!我看你应该再迟个几年,到时候我牙齿都掉光了,只能喝点骨头汤,排骨就都是你的了!”

    谭惜咯咯咯地笑,“到那时我一定给您配一副好假牙!”

    吃过晚饭,谭母去客房给他们铺了床。

    “房子是小了些,不过好歹是咱们自己家的,总比在外面四处奔波租房要好很多。”谭母抖着被说。

    “嗯,我看您把这个家布置得很温馨,让我找到了小时候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的感觉。”谭惜笑着。

    谭母笑话她:“还一家三口呢?现在都一家几口啦!我女儿都有了女儿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说着,她就有些感慨和伤感。

    “看您这感慨的,还嫌咱家人口多啦?这么说,您是不喜欢等等和染染喽?”谭惜故意说道。

    不出所料,谭母当时就变了脸:“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他们?这一对孩子可是我和你爸的心肝宝贝,就是要我的命,我也不能让这两个孩子受了委屈!”

    谭惜心里又是感动,又是好笑,忍不住又抱了谭母,“我就是随口一说,您别激动”

    “等等和染染在小屋睡,就在你们隔壁。”谭母加重了“隔壁”两个字,“晚上你和陆离动静小一点。”

    “嗯”谭惜应着,忽然就觉出了不对劲,她抬头哭笑不得看着谭母,“妈,你的思想真的是越来越邪恶了”

    谭母瞪她,“你不邪恶,你不邪恶那等等和染染是怎么来的?”

    “”谭惜无话可说。

    只能说,谭母在美国待得久了,思想也跟美国人看齐了,越来越开放。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