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97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一家人在美国短暂团聚了两天,这两天里,陆离和谭父的关系也日益融洽。第三天的时候,谭惜订好了回国的机票。

    谭母很不舍,更放心不下两个孩子,她口中碎碎叨叨地,一直说着年轻人哪里会带孩子这类的话。

    “还有那个曹祖瑜,我看新闻就知道她不是个善茬,你的性格可不要和从前一样窝窝囊囊、任人欺负了!”谭母最放心不下的,还是谭惜善良软弱的脾气。

    “妈,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谭惜安抚着让她放心。

    谭母又瞄了一眼在和谭父下最后一盘棋的陆离,犹犹豫豫地开口:“他们家还不知道你们复合的事吧?”

    “已经知道了吧。”

    谭母面带忧色:“那可怎么办?陆家的那个女人也不是好惹的主儿,你别看她在陆家这么多年只知道吃喝玩乐享受荣华富贵,其实内里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情呢!还有陆家那个不讲信义的男人,当初你爸爸把他当成是知心好友,后来咱家出了事,立刻就联系不上他了!他们陆家一个个都是老奸巨猾,我就怕他们会对你不利。”

    谭惜轻轻笑出声:“妈,您就放心吧,就算再怎么对我不利,难道他们还能找人绑架我不成?这又不是电视剧里的桥段!”

    听她说话的口气如此漫不经心,谭母皱起了眉头。

    “你懂什么?说不好听了,你现在不过是个没怎么淌过社会这滩浑水的黄毛丫头,在事业上有了点小成就,就觉得自己可以看透人心掌握全局,你知不知道国内的那些所谓名门望族,他们内里掩藏着多少事?也就是从小我和你爸把你给惯坏了,让你觉得这个世界就如表面上那么美好”

    谭惜不反驳了,老老实实地听训。

    听谭母的语气,好像陆家确有什么比较见不得人的事情,而且似乎比那桩受贿案更严重。

    会是什么事呢?谭惜在心中揣测。

    “妈妈和你说了这么多,就是希望你遇事能多留几个心眼,这就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谭母还想再说几句,被谭父那边的一声“好心机”给吓得顿住。

    谭父将手中的棋子扔进白玉棋盒,语气半是赞赏半是意味深长:“你走的每一步,都事先考虑好了接下来可能面对的局势,小心翼翼,步步为营,这也是你这些商场纵横之道吧?”

    “没那么严重。”陆离将棋子一颗颗收回棋盒,唇畔挂着礼貌的笑,“您的棋艺精湛,我不过侥幸赢了而已。”

    “你这一侥幸,可就是侥幸了两天。”谭父对他的话并不买账。

    一家人团聚的这两天里,他日日都找陆离下棋,每一局下来结果都是一样。

    他从未有一盘赢过陆离。

    这个陆离,也不知是聪明到了何等程度,从起手到落子那短短时间里,他就已经掐算好了接下来的每一步棋,局势打从一开始起,就始终掌握在他手,他想如何变,就如何变。

    谭母在一旁听了都觉得尴尬,她翻着白眼对谭惜说:“你爸这臭棋篓子,出国了找不到人陪他下棋,好不容易来了一个,还一盘都没赢过。”

    谭惜听在耳中,觉得谭母语气里是带了一些责怪了。

    这也是怪陆离,他来这一趟,不就是为了哄她父母开心些么,怎么连一盘都不肯让的?

    “幸亏你没有让着我。”谭父在一旁颇为感慨,“但凡你有哪一盘是让着我,我这女儿就必定不会让你带走了。”

    陆离似乎早就对谭父的心思了然于胸,闻言只是微微笑着。

    谭母偷偷听了,在一旁又是翻白眼又是撇嘴。

    “我知道你爸,他一把年纪了输棋给小辈是挺丢脸,但要是让小辈让着赢了,那就更丢脸,也不知道咱家都落魄到了这个程度,你爸怎么还那么看重他那张面皮!”

    谭惜淡笑:“妈,我爸是个骄傲的人。”

    骄傲不在于落魄还是得志,只是天性而已。

    “幸好你没随了你爸那个臭脾气。”谭母又嘟囔两句就转身去了厨房。

    吃过晚饭,谭惜就拎好已经收拾妥当的行李,准备和陆离赶往机场了。

    谭母免不了哭哭啼啼,谭父也是一副落寞的模样。

    “这两个孩子一走,这个异国他乡里又只剩我和你妈两人大眼瞪小眼了。”

    谭惜的心像是被一只手攥住,紧得让她鼻酸。

    “爸,妈,我会常来美国看你们”

    “别了,来回机票不少钱,你们有钱也得节省着花。”谭母还带着哭腔。

    谭惜哭笑不得,顿时觉得离别的伤感气氛淡化了一些。

    “我会经常和你们通电话的。”谭惜说。

    谭母想了想,觉得在往返两国的机票钱和国际漫游话费间,还是后者更比较能接受一点。

    “要定期给我们发邮件,里面要附上两个孩子的生活照!”谭母嘱咐。

    “会的。”谭惜点头。

    等到了陆离这里,谭父和谭母就只有一句话了。

    “好好对她。”

    陆离答得更是无比庄重:“我一定会的。”

    登上回国的飞机,谭惜的心情说不上是好还是不好。

    一面接回了自己的骨肉,一面又和最亲的父母分离,这两种情感交错,让她疲惫得只想好好睡上一觉。

    “睡一会儿吧,好在这趟航班不用转机,免了不少麻烦。”陆离将一个小靠枕垫在谭惜颈后。

    谭惜点点头,扫了一眼邻座上的两个孩子。

    “等会染染要是哭了,你就立刻叫醒我。”不管孩子年纪大小,在公众场所扰人清净总是不好的。

    “怎么会哭?奶喂过了,午觉也睡得很足。”陆离拍拍她交叠在一起的手,“睡吧。”

    谭惜微微偏头,靠着颈后的小枕闭上了眼。

    陆离将染染抱到了自己这边,心情是抑制不住的激动。

    在谭家时,他竭力克制着这种心情。

    女儿,这是他和谭惜的女儿。

    与身为男孩的等等不同,如果说等等带给他的是感动,是惊喜,那么染染带给他的,就是自心底生出的,无限感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