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00章 政治婚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陆离手脚冰凉地坐在医院的走廊,从未觉得医院里的空气如此冰冷。

    “真是有出息的啊。”陆父坐在他身边,声音是说不出的冷漠和讥嘲,“从小养你到大,几乎在你身上花费了全部心血的母亲,居然被你气得在抢救室做抢救。”

    陆晟也坐在一旁,只是沉默着,什么都没有说。

    他有千言万语都卡在喉里,所以最终一句话也说不出。

    陆离的手机铃声在他口袋里响起来。

    “喂。”陆离走到长到走廊的尽头,从窗向外面眺望。

    “陆离,你在哪里?你是不是和伯母吵架了?”谭惜有些急切的声音响起来,“我拜托你,不要再和伯母吵下去了,你这样做非但不能解决任何事情,甚至只会让陆母对我的印象变得更坏。”

    陆离满身的疲惫,连声音都低哑晦涩。

    “我在外面,今晚可能回不去了。”

    谭惜应了一声,“今晚是要回家陪陪伯母吗?好,你千万要与她好好说,我真的看到不想你们母子间的情分因为我的原因出现裂痕。”

    “放心吧。”陆离听着她柔和低婉的声音,才感觉疲惫的身心恢复了些许活力。

    “两个孩子你也不用担心,等等很懂事,至于染染,这孩子天生就是吃饱了万事好说的性格,不会哭闹的,你就安心在陆家住着吧!”

    想到两个孩子纯真可爱的小脸,陆离冰冻的心逐渐回暖,连带着声音也轻起来。

    “谭惜,你记好了,我答应过你的事我不会忘,我们说好了要用自己的心去换对方的心,我现在已经把心给了你,所以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相信我,就算天塌下来,你也站在我的身后,不要质疑我护你周全的能力,好吗?”

    电话那头静默了一会儿,谭惜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她提着声音紧张询问。

    “快了吧。”陆离回头扫了一眼走廊那头面无表情的陆父,“可能是要发生一些事情了。”

    谭惜没有详细追问,因为她知道,即便她问了,陆离也未必会说。

    “你想做什么,就放心大胆地去做吧!如果你需要我为你做什么,我也会不遗余力,我们在一起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还怕什么大风大浪呢?”谭惜语气绵软温和,又带着给予人勇气的魔力,“我只要你平安无事。”

    谭惜,谭惜。

    这个曾经让他头痛、让他心烦、让他提起就倍感厌恶的名字,竟成为多年后最让他无法割舍的东西。

    只要想着她,只要脑中浮现出她的笑脸,他的心就会生出一种名为温暖的根,名为幸福的芽。

    “谢谢你。”陆离低声。

    谢谢她愿意在被他伤得体无完肤,身心俱损的情况下,还愿意勇敢地走到他身边。

    即使二人不是在视频通话,他也能想象到,电话那头的谭惜是笑了的。

    “今天我妈说的那些话,你不要放在心上。”

    “怎么会?况且伯母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选择对她隐瞒了染染的存在,的确是我们的错。”

    如果谭惜此刻在他面前,他一定会将她揽进怀里。这个小女人,还以为她在国外那几年已经磨炼出了冷漠刚毅的脾性,结果到头来,还是一如当初地心软善良。

    “睡觉的时候关好门窗,虽然小区的治安很好,可还是不能没了范防意识。”陆离嘱咐。

    谭惜失笑出声,“你现在真的啰嗦得像个老头子。”

    末了,她又补上一句:“比我爸还要啰嗦。”

    陆离也笑了一声,“你在家等我回去。”

    “好。”

    陆离转身挂断了电话,心头还泛着零星甜意,结果一抬眼,就对上走廊那端陆父冷漠的眼神。

    他走过去,在之前的位置上坐下。

    没一会儿,抢救室的灯换了个颜色。

    医生从里面走出来,口罩都没摘:“突发性脑溢血,要进行手术吗?”

    一直沉默的陆晟皱起眉,“这是什么话?当然要手术了。”

    “听听医生怎么说。”陆离强迫自己冷静。

    “病人脑内出血的位置很危险,手术有百分之三十的几率会失败,即使不失败,也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会的成为植物人,也就是说,有可能你们付出了高昂的手术费,也未必会把人真正意义上地救活。”医生的语气毫无温和可言,“家属商量一下吧,尽快给我们答复。”

    陆离的心一再往下沉。

    “手术吧。”陆父突然开了口,“是要签字吗?拿过来,我签。”

    陆离和陆晟都把目光投向了陆父。

    医生多看了陆父几眼,似乎认出他就是新闻上频频出现的市委书记,但依然没有好语气。

    “姜护士,给他协议。”

    签好了字,一家人坐在走廊,周围的空气更加低了几度。

    “我去问问专家具体情况。”陆晟忍受不住这压抑的氛围,起身说了一声就走向了专家室。

    走廊里,除了匆匆忙忙过往的人,就只剩陆父和陆离。

    “过得好吗?和谭惜。”陆父发了问。

    “很好。”陆离没什么表情。

    “去过谭惜家里了吗,她爸妈过得好吗?”

    “也很好。”

    陆父意味不明地上扬了唇角,“曹家的姑娘,我看她可没有放弃的意思,两个月前她被她爸爸叫回了a市,估计她也快按捺不住了吧。”

    “随便她。”

    “男人,都是这么无情。”陆父感慨。

    陆离面无表情,“无情的只有您吧,我妈现在躺在手术室生死不明,您倒还有闲心去关系那些没用的事。”

    “那我该关心什么?你妈妈吗?”陆父眼神冰冷,“你应该知道,当初我和你妈妈是政治婚姻,根本不是在产生爱情的基础下结成家庭。”

    “那又如何?我妈她为您、为这个家操劳了那么多年,难道还换不了您对她的一点亲情吗?”

    “为我。为这个家?”陆父反问了一遍,语气讥诮,“我和她之间,不过就是我倒她也倒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现在我们家因为你的不懂事,落成了现在的这个局面,你觉得我和你妈妈的婚姻还能撑得了多久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