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02章 威逼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伯父,好久不见了。”谭惜站在一辆商务劳斯莱斯前,对着车里的陆父打了招呼。

    “嗯。”陆父在车窗内神情淡然,“上车说话吧。”

    谭惜一时间有些犹豫。

    陆父笑起来,“怎么,连你陆伯父的车都不敢上了吗?你小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谭惜想了想,拉开车门上了车。

    “知道我今天找你来是为了什么事吗?”陆父用手指“嗒嗒嗒”,有一下没一下地叩着车窗。

    “不知道。”谭惜不敢胡乱说出自己的猜测。

    陆父又笑了:“你一定以为我是来劝说你离开陆离的吧?”

    谭惜没有吭声。

    “我今天来是为了另外一件事。”陆父换了个更加惬意的姿势,“你手上,应该是有‘梦烧’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吧?”

    谭惜的心头一紧,“伯父,我手上没有‘梦烧’的股份,拥有这些股份的是我和陆离的两个孩子,在他们成年之前,我只是代为保管而已,况且这两份股份只是百分之十,并没有百分之二十五一说。”

    陆父笑呵呵地从车内后视镜里望了她:“难道你还不知道吗?陆离已经将他手里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转到你了名下,你现在,是梦烧真正意义上的‘大股东’。”

    谭惜被惊得说不出话。

    要知道,像梦烧那样的上市品牌公司,股份一般都分布在公司几十个股东的手里,每个人手里捏着的股份不多不少,一切都是恰到好处的程度,只有总裁或是总裁亲属的人才能拥有多一些股份。

    可即便是总裁,手中的股份也至多拥有百分之三十五,陆离这一下子就将他一大半的股份转到了谭惜名下,这又是什么意思?

    “所以,伯父您的意思是?”谭惜不动声色。

    “我想要你手上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

    谭惜将指甲深深掐进肉里,她就知道陆父亲自前来找她绝不会是什么好事。

    “伯父,那些股份或许只是陆离暂存在我这里的,在未经过陆离确认前,我可能无法答应您。”谭惜直了直身体,不卑不亢。

    “那你就是不想交了?”陆父冷了几度声音。

    “抱歉。”

    两人一前一后坐在车里,就这么无声僵持着。

    许久,就在谭惜忍受不住这样的压抑想要告辞下车的时候,陆父忽又笑吟吟地开了口。

    “小惜啊,我最近可是听说了,你和陆离把两个孩子接回了国,一家团聚了。”

    谭惜有些戒备地顿住了将要推开车门的动作。

    “我这个当爷爷的竟还不知道,我还有一个未满一岁的小孙女。”

    “伯父,您到底想说什么?”谭惜无法忍受他在这个时候提起自己的女儿。

    “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是交出你手中的那百分之十五的股权,这第二个么,就是从此以后你和陆离一刀两断,再不往来,你现在就开始考虑吧,我能给你的时间不多。”

    谭惜摇头:“伯父,这两个选择,我哪个都不会选。”

    “你以为事到如今还由得了你吗?如果不是你,我们陆家又何至于落魄到这种境地,就因为你们小辈间的那点情情爱爱,就牺牲了我们一个家族积攒了几辈子的威望和脸面,如今你还缠着陆离不放,你究竟是想把我们家害到何种程度?”说到最后,陆父已经全然冷下了声音。

    谭惜被他这一通指责说白了脸,“伯父,我和陆离之间是有真感情的,至于您说的害了您家,我从来都没有过这种想法。”

    “你的确没有这个想法,可你的所做所为的确是在危害我们陆家。”陆父眯起眼睛,那分明是一双与陆离极其相似的凤眼,可眼眸里却绽着与陆离截然相反的光,“你以为我们陆家能有今天,是拜了谁所赐?”

    “抱歉,无论您怎样说,我都不会答应您说的那两个选择。”

    “是吗。”陆父脸上仍带着笑,语气却阴寒得让人脊背生凉,“你当初既已选择从我们陆家走出去,你就应该明白,我们陆家丢出去的垃圾,就断没有再回收的道理。”

    他毫无客气可言的词句让谭惜更白了几分脸色。

    在来之前,她已经做好了听各种指责甚至唾骂的准备,可当陆父用“垃圾”这样的词来形容她时,她的心还是升腾起一种失望和愤怒交织的情绪。

    “陆伯父,不管怎么样,您现在还处在‘市委书记’的这个职位上,请您注意一下您的言辞。”谭惜十指握成拳。

    “在你没有做出正确的选择前,我是不会对你客气的。”

    谭惜握着车门把手,“您还有别的话要说吗?如果你想说的只有这些,那么我就不奉陪了。”

    “呵呵。”陆父自喉间发出冷笑。

    谭惜直接拉开车门走了出去。

    被初冬的冷风一吹,她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哆嗦,虽然身冷,可这浑身的冷意都及不上她心里的冷十分之一。

    回到家里的时候,等等正陪着妹妹玩,他不断做着鬼脸,把染染哄得一愣一愣。

    听到门开的声响,等等立刻走了出来。

    “麻麻,爷爷找你有什么事啊?”等等仰着小脸。

    “没什么事,妈妈不在的时候,你和妹妹有没有乖?”谭惜俯下身子摸了摸等等的脑袋。

    “乖着呢。”等等扬起一个甜笑。

    谭惜被他的笑容所感染,心头的阴霾稍散了一些。

    “等等真懂事,等到爸爸回来之后,不要和爸爸说起爷爷找过我的事,好吗?”

    “可是粑粑好像已经知道了。”等等的小手指向客厅的电话机,“粑粑刚才来过电话,问麻麻到哪里去了。”

    谭惜惊惶:“你说了?”

    等等晃着小脑袋:“我没说,我只说麻麻不在,可是粑粑好像已经猜出来了。”

    “的确是瞒不过他。”谭惜在沙发上坐下,开始理着这几天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先是陆离一声不响地将大部分股份转到她的名下,再然后,是昨晚陆离出去后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以及今天一早陆父的到来。

    再联合起谭母之前嘱咐她的那些话,她越想,就越是觉得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事情正在暗里起伏,等待着时机发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