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03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到家坐了没一会儿,门外的密码锁就“啪嗒”一声响。

    陆离推开了门,有些憔悴的脸上此刻满是焦灼之色。

    “刚才你去了哪里?”陆离抓住她的手臂问。

    “伯父来找我了。”

    陆离的眼神凝住几秒,随后表情严肃地嘱咐她:“下次无论是谁,无论用什么样的借口叫你出去,你都不能去知道吗?一定要在第一时间联系我!”

    谭惜点点头,又听到陆离询问:“我爸都和你说了些什么?”

    “伯父想要你转到我名下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谭惜抬眼望他,手指拉扯着他的衣角,“陆离,伯父说的是真的吗?你为什么突然把那么多股份转到我的名下?”

    “有一些事,我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清楚”

    谭惜的心跳得更快,开始一迭声地追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还是像你说的,就快要发生什么事了?”

    陆离的脸色阴晴不定,似乎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她开口说他们家那些见不得光的丑事。

    谭惜打量着他的表情,从他眼中看出了犹豫和为难。

    她垂了眸:“如果你不想说,那也不用勉”

    “我没有不想说,我只是觉得这些事情太难以启齿。”陆离在她身侧坐下,握了她的一只小手,“你是不是也好奇过,我爸妈的感情一直都不怎么好?即便是一家人坐在一起,他们之间也像是不太熟悉的陌生人,彼此各过各的。”

    谭惜怔了一下,回忆起曾经的种种,点了点头。

    “那是因为,他们之间的结合是长辈强硬撮合在一起的,也就是所谓的政治婚姻。”

    谭惜默默听着,心底却在震惊。她原本还以为陆父和陆母都是那种对爱情热络不起来的性格,却不曾想,他们之间竟是这样的一层关系。

    “政治婚姻,在这个圈子里并不少见。”陆离抓着谭惜的手微微收紧,继续说道,“有的政治婚姻在实现了两家目的之后一拍两散,也有的政治婚姻勉强维持过完了一辈子,而我爸他这些年里,始终在外面有女人。”

    谭惜已经掩藏不住目光中的惊异之色。

    “那个女人,我只远远在街边看过一眼,我看到她上了我爸的车。”

    听到这里,谭惜已经忍不住反握住陆离的手,“如果你不想回忆,那就不用再继续说下去了”

    “我没那么脆弱。”陆离笑了一下,“在这个圈子里,恶心的事情多了去,这些年我看得多了也早就麻木了,只不过这次的对象换成我爸,我一时有些难以接受。”

    听着他们的家故事,谭惜能从他的话音里听出他心中的难过,连带着,她的心也跟着疼痛起来。

    陆离望她一眼,捏捏她的小手以示安慰。

    “我找人查过,那个女人是在一家化妆品公司上班,她年近四十却还没有结婚,一直都是我爸的地下情人。”

    “然后呢?”

    “现在陆家的地位已经大不如前,我妈身体也不大好,我爸他应该早就厌倦我妈、厌倦这个家了,今天他来找你,目标明确是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他应该是在为自己谋后路了。”陆离的声音压得很低,“只要有了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他一跃就能成为梦烧的大股东,不仅能掣肘我,还能将半个公司都掌握在手里。”

    “你们父子之间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谭惜的声音都泛着苦。

    原以为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就算陆离的父母不同意他们在一起,他们也可以慢慢地去说服去感动,就算所有人都不看好他们的再次结合,他们也可以用幸福的生活来向他们证明。

    可生活总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连一点喘息的机会都不给人留。

    “伯父他现在怎么说都还在官位上,他总不至于太过分了”

    “那是因为你不够了解他。”陆离摇头,“他二十五岁做公务员,二十七岁就当了个小官,三十七岁的时候又做了c市前所未有的最年轻市长,后来又跳到了市委书记,这样的官场经历,你还觉得他的手段都是正大光明人畜无害的吗?”

    “他从来都不会顾忌自己身处在什么位置,只要是他想达到的目的,他就绝对会不择手段。”

    谭惜听着就觉得不寒而栗。

    “那他的计划呢?他是想和伯母离婚,然后离开你们的家庭吗?”

    “恐怕不止这么简单吧。”陆离的目光深邃起来,眸光闪烁,“我觉得,这次是所有的事情都赶到了一起。”

    “比如说?”

    “比如说,他有更大把柄被人捏在手里,他正处在被人威胁的位置上,也比如说,那个做了他多年地下情人的女人终于按捺不住,开始向他求个名分,也比如说”

    这一桩桩事情罗列在一起,像是一张张被人编织好的网,只是不知道,最后收网的那个人会是谁。

    “有什么是我能为你做的?”谭惜肃穆。

    陆离低头瞥了一眼身旁满目忧色的小女人,情不自禁伸臂将她揽进怀里。

    “我需要你做的事,都是最重要最关键的事,你千万听仔细了。”

    “嗯。”谭惜拧了眉,倾耳去听。

    陆离将唇凑近了她的耳畔:“你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不准生病,还要照顾好我们的孩子,让他们吃饱穿暖,每天都开开心心,还有等等的幼儿园,等到过阵子事情平息了再说吧!我有个大学同学就在幼儿园,或许我们可以把孩子送去那里”

    谭惜认真严肃了半天,就听到这么几句罗里吧嗦的“废话”,一张小脸皱起来气得不轻。

    “什么啊,这都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自己人?”谭惜气得语无伦次。

    “我就是当你是自己人,所以才把这些重任交给你。”陆离在她额上吻了一下,声音轻轻的,“对我而言,你和两个孩子是最重要不过的了,我昨天不是和你说过吗?无论发生什么事,你只需无条件地相信我,就算天塌下来,我也能为你顶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