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04章 我爱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谭惜心下一阵触动,却又忍不住去驳他的话。

    “我不需要你为我顶天,我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的,我只想你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全身而退,我们一家人好不容易才团聚在了一起,我不想再有其他什么事情将我们分开。”

    陆离又吻了吻她鬓角的碎发,“我答应你,我现在不是一个人了,我有你,我还有两个那么可爱的孩子,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仔仔细细考虑周全的。”

    “我爱你。”谭惜忽然说出一句。

    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的陆离怔忡着眼神回问:“什么?”

    谭惜主动亲吻了他的唇角。

    “你知道吗,今天伯父过来,说是要给我两个选择,第一个就是交出你转到我名下的股份,第二个,就是离开你。”

    陆离的心狂跳,却一句话都出不来,只能凝眼望着她。

    “我想也没想就全都拒绝了。”谭惜说着还有些后怕,当时陆父的神情那样冰冷骇人,也不知她当时是生出了怎样的勇气去拒绝,“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伯父会那么想要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但我第一时间就觉得肯定是对你不利的事情。”

    “再之后,就是那个离开你的那个选项”谭惜顿了顿声音,“我听到伯父那样冷漠地让我离开你,说我和你再不可能这类的话,我心里真的很难过,像有一把刀在一圈圈绞着似的。人大概都是不知满足的动物吧,和你在一起的这些时间,虽然痛苦的时候也有,迷茫的时候也有,但更多的还是幸福的感觉,在伯父车上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完蛋了,我可能真的是很爱你。”

    陆离的内心已经在风起云涌。

    这一刻,激动、讶异、幸福、惶恐,种种情绪错乱地接踵而至,让他沉浸在了这样的心情里几十秒。

    谭惜万万没有想到,在她鼓足了勇气进行的一番表白后,陆离竟是这样的反应。

    “我都胡说了些什么”谭惜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巴掌,立刻低了头掩饰满脸的尴尬,“我先回房间去看看孩子。”

    转身的动作被陆离用一只手制止,她才回头,就看到眼前放大了一张脸,陆离的唇毫无征兆地就落下来。

    熟悉的气息将她侵卷,她没有理由拒绝他这样动情的一个吻。

    唇舌交缠,二人在寂静的客厅中无声亲吻。

    “我真的太久没有听到过你说这句话。”待亲吻结束时,陆离又将她拥进怀里紧紧抱着不松手,“上一次你说爱我究竟是多遥远的事了,五年前,还是六年前?”

    真的已经太久,久到一向自诩记忆不俗的他想不清楚。

    “你应该知足,至少我曾经对你说过这样的话。”谭惜在她怀里笑起来,“我一次听你说爱我的时候,是在我们离婚后吧?当时我怎么也不能相信。”

    陆离拥着她的手臂收紧了些,有些责怪她又提起那段对两人来说都不怎么愉快的记忆。

    “那些让你伤心痛苦的事,你就都忘了吧!现在的我们只要向前看就好,我一定不会再辜负你。”

    谭惜点点头,忽又想起来:“对了,昨天你回家后伯母有没有再同你说什么?经过昨天那么一闹,她心里肯定对我印象更坏了吧。”

    “没有,你别想那么多。”陆离低声。

    “是不是还发生了什么事?”谭惜敏觉地从他怀中挣扎出来,凝眸问他。

    陆离想了想,觉得陆母做了脑溢血手术这么大的事她早晚也要知道,还不如现在就让她有个心理准备,不至于日后太费口舌。

    “我妈她突发脑溢血,昨晚一直都在进行手术。”

    “什么?”谭惜惊骇得不行,又急切地询问,“手术怎么样?成功了吗?”

    陆离点头,“成功了,只是需要几天时间才能恢复意识。”

    谭惜抖了抖唇,“伯母她是什么时候发病的?是在你追出去之后对不对?伯母的病同我们脱不开干系,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才害得伯母”

    “你别什么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陆离皱了眉,“你这坏毛病怎么就改不了呢?从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谭惜垂头,想了半天,“陆离,有时候我真觉得我是天煞孤星的命,怎么谁和我沾上”

    “又来了。”陆离无奈,伸出手狠狠揉了揉她的脑袋,“小煞星,你知道我小的时候我妈找人给我算命,算出的是什么结果吗?”

    沮丧中的谭惜被陆离的话所吸引,抬了小脑袋望着他。

    “算命的说我八字占得极好,命里带金带禄,且有逢凶化吉、遇险为夷的命相。”陆离说得一本正经,还有些搞笑,以至于谭惜眸中的阴云都被驱散了些。

    “所以,你这个小煞星这辈子就只能跟了我了,我得帮你看紧看牢,可不得再放你去祸害别人。”陆离用下巴蹭着谭惜的小脸。

    谭惜在他怀里挣扎,“可是,我怎么觉得这段时间的这些事也都是因为我在克你呢?”

    “你想多了,从我撞见我爸在外面有女人的那一天,我就知道有些事早晚要来。”陆离不满地在她的翘臀上轻拍了一巴掌,“别乱动,哪有你这样不解风情的女人。”

    谭惜还是艰难地挣扎:“不是是因为你的胡子太扎了,弄得我脸上又痛又痒痒。”

    陆离僵住。

    “老男人,你是不是没洗漱没刮胡子就跑回来啦?哎哟,真脏!”谭惜趁他不备,一脸嫌弃地从他怀里跑开。

    陆离摸了摸下巴上刚刚冒出的一点点胡渣,心里又气又好笑。

    这个小女人就是太欠收拾了,他只不过是在医院守了一夜,没有时间回家刮胡子而已,这个女人就把他形容得好像十天半个月都没有搭理自己的邋遢大汉似的,然后还说了他什么,真脏?他每天早晚洗一次澡,若非有特殊情况衣服也是一天换一套,这个女人竟然嫌弃他脏?

    陆离看着那小女人逃命似的跑到了两个孩子的房间,心里暗暗想,等他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全部处理妥当之后,一定要狠狠“收拾”一番这个小女人,让她明白他是个多干净的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