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06章 再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陆离的话让邵林楠的表情起了变化,她有些怨恨地盯着陆离,愤愤然开口:“你又凭什么坐在这里警告我?在外面养着我的是你爸爸,想要和你妈离婚的也是你爸爸,一个巴掌拍不响,你怎么不干脆去找你爸爸说?”

    “我以为你会更识趣一点的。”陆离冷眼看着恨不得扑过来打他的邵林楠,很显然,这个女人二十多年的忍耐已经到达了临界点。

    “我如果是那种识趣的人,早在十年前你妈妈派人找我的时候我就离开你爸了。”邵林楠也不怕了,将包包往旁边的椅子上一甩,“你以为你妈妈不知道我的存在吗?她早就知道!只不过她一直都选择了忍气吞声而已,所以现在你又来为谁出头?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把你们陆家折腾成现在这个样子,你爸爸还不可能决定和你妈妈离婚!我真是要谢谢你了。”

    陆离静静听着,没有被她近乎无赖的态度所激怒。

    “二十年了,我与你爸相识的时候也不过是十八九岁的年纪而已,当时我一眼就喜欢上了那个来我们学校视察,不苟言笑让人看着就生畏的男人,我顶着来自于所有人的压力,这么多年不结婚、不交男朋友,就是等着有一天你爸爸什么时候想明白了,想通了,能够结束和你妈妈的那段政治婚姻然后跟我走!”邵林楠回忆着,倾吐着,每说一句,就好像重现了一遍旧日的时光。

    二十年的地下情人生涯已经煎熬尽了她全部的忍耐和心血,她已经没有勇气和力气再去承受下一个二十年。

    “现在,我好不容易才等到这个机会,你又凭什么来剥夺我幸福的权利?”邵林楠一字一顿,目光凌厉望着陆离。

    “到底是谁在剥夺谁的幸福呢?你破坏人的家庭,竟也能这么理直气壮,到底是你的想法偏激,还是你脑子不好?”

    陆离轻蔑地笑笑,起身居高临下看着那个被他说得脸色变幻的女人。

    “我与你说不通,也不想再多费口舌,你是怎样想的就怎样去做吧,最后看看你坚持的东西到底值不值得你那样坚持。”

    邵林楠坐在那里看着陆离走出包厢,直到他走后好一会儿,她才发现自己的心突突跳得厉害。

    陆离到底是久居高位的人,一个言谈一个举止,一举手一投足都充满了令人窒息的压迫感。什么话从他口中说出来,都像是他胸有成竹,却偏要看小丑跳梁般的恶劣感觉。

    缓解了很久才压下那种心快跳出胸口的感觉,邵林楠慌着脸翻出手机,连忙拨通了陆父的电话。

    “要来喝一杯吗?小帅哥。”

    宁甜歪斜着身体,举着酒杯的手摇摇晃晃,努力瞪了眼睛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清醒。

    “抱歉,她喝醉了。”谭惜尴尬地向路过的男青年道歉,随后一把夺过了宁甜的酒杯,语气责怪,“你到底想怎么样?你爸妈给你安排的相亲你既然不喜欢又为什么要去?去也就算了,你又为什么要直接应下来订婚?”

    宁甜打了个酒嗝,酒气熏天,“政治婚姻而已,不答应得爽快点,我难道还要欲拒还迎一番吗?”

    “真受不了你。”谭惜摇摇头,直接给秦商拨了电话。

    等秦商赶过来的时间里,谭惜漫不经心地开始四处打量。

    像酒吧这样的场所,从来都不缺风流俊美的公子少爷,此时还迎面朝她走来了一个。

    灯光有些晃眼,等到那人走近了,谭惜才看清楚了他的脸。

    竟是上次在晚宴外面有过“布丁之缘”的简辛。

    “好巧。”简辛笑眯眯跟她打着招呼,“居然在这里遇见了,这是何等的缘分,不过这位是?”

    “我朋友。”谭惜礼貌微笑,顺便把宁甜快栽到椅子下面的脑袋给抬上来。

    简辛十分自然地在她们对面坐下,随后才状似绅士地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谭惜有些无语,他既然都坐下了,这个时候任谁也不会煞风景到说“不可以”吧?

    见她点头,简辛唇边的笑勾得更深。

    “简辛,是吧?因为这个名字很有趣,所以就记下来了。”谭惜微笑,“上次在晚宴上动手打了你妹妹的事情,真的很抱歉。”

    “没关系,她的性格我很了解,一定是同你说了什么欠打的话吧。”

    谭惜没有否认。

    “我和我那个妹妹一向不怎么亲厚,你如果因为她而和我生分,我恐怕会很伤心的。”简辛托着腮,满脸笑意。

    “不会。”谭惜笑了一下。

    简辛召来了酒吧衣着性感的服务生,对她胸前若隐若现的春光视而不见,“一杯蓝色玛格丽特,一杯果酒,谢谢。”

    “那杯果酒,该不会是为我点的吧?”谭惜问。

    “正是。”简辛点头。

    谭惜面带豫色,“抱歉,我可能坐一会儿就得走了,可能没办法喝酒。”

    “如果刚才的那两杯酒都是你付钱呢?”简辛绽着招牌笑容,“还记得上次我们说过的吗?等下次再见面的时候,就该是你请我了。”

    谭惜释然了一些,又实在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和简辛喝酒:“这个没有问题,可我真的不大能喝酒,我的胃不是很好,虽然是果酒”

    “witer!”不等她的话说完,简辛就打了响指叫回先前的服务生,“把刚才那杯果酒换成果汁,不加冰。”

    “谢谢。”谭惜低头道谢。

    “谢什么?是你付款哦。”简辛笑吟吟地,“你怎么会来这里?是为了接你身边的这位烂醉如泥的朋友吗?”

    谭惜点点头。

    “你这位朋友我似乎有点印象,好像就是刚才,她拦住我,还说了什么,要来喝一杯吗小帅哥”简辛好笑地扫了一眼宁甜,“喝醉了就胡乱搭讪,这个习惯可不大好。”

    原本已经“沉睡”的宁甜忽然动了动胳膊。

    “那你又是谁?还没喝醉就敢过来搭讪。”宁甜满嘴酒气地抬起头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