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11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周二的时候,陆离来了电话,称陆母已经恢复了意识,只是情绪还不大稳定,吵着要见两个孩子。

    “要把染染也抱过去吗?她还小,少了人照料是不行的。”谭惜有些犹豫。

    “家里的刘婶在医院看护着,她有带孩子的经验,应该没有问题。”

    谭惜只思索片刻,就应了声:“那你就把他们接过去吧!伯母才做完手术,还需要在医院观察个十天半个月,心情必定是不会好了,心情不好会对她的恢复造成影响,要是把两个孩子接过去,有了孙子孙女在眼前看着,应该就能好上许多。”

    陆离在电话那端沉默,直到谭惜有些疑惑地询问:“喂,陆离你在听吗?”

    “我在听。”陆离开了口,“惜惜,谢谢你,我知道两个孩子对你有多重要,现在你就这样把孩子送到我妈身边,我妈要是明白你的心思,一定会后悔她直接对你做的那些事。”

    “瞧你说的。”谭惜笑笑,“伯母也没做什么,至于她对我态度之前我和你离过一次婚,还是在瞒着她们的情况下,再加上我之前还威胁过她,她对我不满,那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么?”

    “就你想得开。”陆离心底暖成了一团,嘴上逗弄着谭惜。

    “你什么时候有空,就回家把两个孩子接走吧!我现在把他们吃穿的东西都装好,到时候你一并拿到医院,省得再花钱去买。”

    “好。”

    孩子在放到陆母身边,谭惜其实很放心。陆母毕竟是孩子的亲奶奶,总比随便送去托儿所、或者让来路不明的月嫂带要好很多,再加上之前陆母对两个孩子表现出的疼爱,谭惜也算是“无孩一身轻”。

    周五,谭惜乘着“为善团”专用的大巴车,晃晃悠悠三个小时到达了此次活动的地点,大德村。

    一路上这些平日里养尊处优的太太抱怨个不停,一会儿说车子太破,颠得不舒服,一会儿又说车内太冷,连个空调都没有。

    谭惜坐在后排的靠窗位置,听着那些太太在车上炫耀她们新买的貂皮大衣,炫耀老公为她们换的新车,她心中叹气,面对这样的一群人,别说是交朋友,她连个搭话的心思都没有。

    “和她们融不到一起吗?”身旁的座位忽然一陷,白太太表情淡然地坐在了她身边。

    “只是有点不舒服而已。”谭惜冲她笑笑。

    白太太又扫了她一眼,那眼神像是看透了一切,却又什么都不说。

    “您为什么选择这样一个地方进行活动呢?”谭惜望了望窗外一望无际的金色麦田和苞米地,“那些太太好像并不是很乐意来这样的地方。”

    “她们不乐意是她们的事情,我要来是我的事情,活动是自愿的,我没有逼迫谁。”白太太也顺着谭惜的视线望过去,“这里贫穷了很多年,能有这样的田地,也不过是近几年才垦出来的,现在这个村子里的人已经不愁吃喝,但是她们的日子依然艰难得超出你我的想象。”

    随着大巴车缓慢前进,谭惜终于看到了有人烟的地方。

    一排排的土坯房歪歪斜斜地建在那里,好像随时都可能坍塌。家家都围着栅栏,就算作是把自己家的院落给圈了起来。破旧的木门贴着已经褪色的福字和对联,门旁挂着一串串的辣椒玉米,院中看门的狗饿得埋头呜咽,看到大巴车驶过,猛然抬起头狂吠,不一会儿又疲累地趴下,很是凄凉。

    谭惜看到这些,心里止不住地难受。

    “你再看那边。”白太太的手一指,指向几个背着脏兮兮书包的孩子,“他们每天五点就起床帮家里干活,忙完了,还要走十几里的山路去上学,到了放学的时候还要再走回来。”

    谭惜心中情绪微妙:“白太太,您是为了这些孩子而来吗?”

    “是。”白太太淡声。

    谭惜没再言语,只在心中默默起了敬佩。

    “我的天呐,这是什么鬼地方?”坐在前排的太太们花容失色,“司机快掉头!我们走错地方了!”

    “没有走错,就是这里。”白太太起身,扶着大巴车顶棚的把手一路摇晃着走到最前面,“各位,这里就是我们这次活动的地方,如果有谁突然不想参加,那等会留在车上等我们一天一夜时间便好。”

    “一天一夜?”之前惊得不行的太太们更是惊叫出声,除非她们是疯了,否则谁会在车上干等着,等上一天一夜?

    白太太淡着眸光扫视一圈底下面色各异的太太们,“现在就做决定吧,想参加这次活动的就下车,不想参加的,留在车上。”

    一番面面相觑后,所有人都选择了前者——参加活动。

    下了车后,白太太去挨家挨户地叩了门,那些人似乎认识白太太,都面带笑容地迎接,甚至已经在这之前准备好了要给太太们住的屋子。

    “要睡在这种地方?”一名太太手指颤颤巍巍指了半天,瞪着眼前摇摇欲坠的土坯房,表示不能接受。

    “你可以上车。”白太太“好心”提醒。

    进了屋子后,烧炉子的浓烟味又把几位太太给熏了出去。

    “白姐,我们真的要住这样的地方,吃那口大黑锅煮出的饭菜吗?”一位太太已经手捂着唇,一副随时要吐的模样。

    “你可以上车。”白太太“耐心”地再次提醒。

    经过各种惊吓后,太太团们多少已经增添了些抵抗力,一边嫌弃着脏兮兮的当地居民,一边磕着瓜子翻着白眼聊天:“你们之前来过这样的地方吗?我是没有来过!如果我老公要是知道我来了这种鬼地方受苦,指不定要多心疼呢!?”

    “诶,是吗?”太太们闻言,互相交换了个不屑的眼色,“前段时间你老公不是刚被曝出和女模在酒店过夜吗?你确定他现在还能想得起你的死活?”

    说完,就是一阵恶意的笑声。

    被戳到痛处的太太脸一阵红一阵白,她愤愤地吐了瓜子壳,走到一边去不再理会她们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