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12章 要的是整颗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谭惜坐在角落,斟酌着自己要如何才能与这些三句不离炫富,两句不离老公的太太们打成一片。

    正低头思索着,头顶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你是新来的吧?”

    谭惜有些惊讶地抬头,映入眼前,是之前被人说穿了老公包养嫩模的那位太太。

    “是。”虽然不知道她怎么会选择与自己搭话,但谭惜还是友好地笑了笑。

    “你是什么背景?”那名太太在谭惜的身侧坐下,语气漫不经心地询问。

    谭惜顿住,半晌答:“我是陆离的前妻。”

    “前妻?”太太转了转眼珠,“该不会是曾经在夜店做小姐,后来进了监狱的那位吧?”

    谭惜又是一笑:“还要更前一点。”

    “厉害了。”

    听到这样的答话,谭惜有些失措,她不知道该怎么将这个话题继续进行下去。毕竟刚才发生了那样尴尬的事,好像她说什么都有些不太恰当。

    “刚才我和她们的对话,你都听到了吧?”太太斜睨了一眼谭惜,掸了掸衣服上看不见的灰尘。

    “嗯。”谭惜点头。

    太太的脸色似乎又有些难看起来,她咬了牙,说话都在咬紧着牙齿:“那几个疯女人,居然敢当众揭我的伤疤,她们嘲笑我的老公出轨,难道她们的男人就一定干净么?都是在这个圈子里混的,谁不知道谁啊!”

    说罢,她又把目光转向了谭惜,“所以你现在是怎么个情况?和陆离复合了吗?”

    谭惜仍是点头。

    “陆离出轨吗?也出轨的吧!”太太讥嘲一笑,只是不知是在讥嘲别人,还是在讥嘲自己,“这个圈子里的男人哪有几个是正经东西,要么是死不结婚、女友成群的花心大萝卜,要么就是结婚了背着老婆在外面偷吃,还把外面的骚味带到家里来的!”

    听着她义愤填膺的感慨,谭惜到底不知该如何接茬。

    她与陆离在一起经历了很多风雨,但直到现在,她也无法完全确认陆离到底会不会出轨这件事。

    毕竟他之前有过在顾之韵怀孕时和她发生关系的前科,她对他的心,到底还是存了那么几丝疑虑。

    太太余光观察着她的表情,见她面色复杂,不禁了然一笑,反倒安慰起她:“不过你也不用为这种事愁得慌,我了解这个圈子里的男人,就算他们在外面再怎么乱搞,也不会傻到真的去和外面的女人发展什么实质性的关系,尤其是陆离那样家大业大的人,像这种人啊,他把名誉看得比什么都重,所以只要你坐上了正宫的位置,你就不用再担心会从这个位置上下来!”

    谭惜勉强弯了弯唇,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如若陆离真的在外面有女人,那么她真的可以忍受吗?

    她大概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放手吧!她心里装着的那个被她满心爱恋着的人,就算目光不能只凝视着她,可心里面必须要将她装得满满当当,直到别人再也挤不进去。

    可若是有朝一日,他心里忽然有了别人,那颗心也在为其他人加速着跳动的频率,那么她宁可什么都抛却,也不会去要那只留半颗给她的心房。

    “我不和你说了,刚才那大巴车晃荡得我头痛,我得去歇一歇。”太太起了身,边走路边嘟囔着抱怨,“白姐是脑子进了水还是怎么,居然来这种见鬼的地方,我今晚不会要和那些女的挤在一张大炕上睡吧?”

    又在房间里待了一会儿,不久她的手机铃声就响起来。

    能在这样的地方收到手机信号,谭惜有些意外。

    “喂。”陆离的声音带着一丝疲惫,低低地从话筒里传出来。

    “你听你的声音,都成什么样子了,今晚就别再熬夜了吧!再重要的事情,难道还能重得过身体吗?”谭惜心疼地说着,恨不能现在就冲回家给陆离捏捏肩背,缓解下他的疲劳。

    陆离低笑了一声,“听到你关心我,我突然就一点都不累了。”

    “你那边是什么声音?你在开车吗?”谭惜耳尖地听到引擎的声音。

    “是,这几天的事情基本都处理得差不多了,我正在回家的路上。”

    谭惜看了眼时间,脸色终于好了些,“看来你今天可以把这些天的觉都好好补回来了。”

    “嗯,你在那头还好吗?‘大德村’可是在全国都排得上榜的贫困区,没受什么委屈吧?”陆离转了一圈方向盘,单手把车载电话的功能给打了开,“就算受了委屈也不要和我说,我怕我会忍不住现在就去把你接回来。”

    谭惜心里一暖,笑得眉眼弯弯:“我能受什么委屈?这里不过就是贫穷了点,而且也没有穷到那么夸张的程度,我倒是觉得这里的人热情淳朴,小家小院也很温馨。”

    “你倒是适应得快。”陆离也忍不住微笑,“那边的手机信号还不错么,看来的确比我想象得要好很多。”

    “你以为只有城市在不断发展进步吗?乡村也一样的好不好,只不过发展的脚步慢了些。”谭惜抬眼,透过塑料布糊着的玻璃窗看到院中有人在劈柴生火,忍不住也想去凑个热闹,“好了我不和你说了,我要去”

    话筒里突然一阵极其刺耳的杂音冲进谭惜的耳朵,谭惜猝不及防地被震得耳鸣。

    “什么情况?”谭惜捂了一会儿耳朵,有些惊吓地看了看手机,再去听手机里的声音,始终都是那段滋滋啦啦刺耳的杂音。

    她按了挂机键,有些悻悻然。

    “刚才还在夸乡村在进步呢,结果分分钟就没了信号,不给面子。”

    放下手机,谭惜走出了小屋,院子里这几间房的主人果然正在劈柴,见谭惜走出来,黑脸朴实的汉子还有些不好意思,“太太,您还是赶快回屋去吧!这劈起柴来乌烟瘴气的,您在这待着不好。”

    “没关系。”谭惜冲他笑笑,又望了望院子另一侧正在写作业的孩子,她走过去,看着孩子眉头紧皱,指着语文课本上用“不仅而且”造句的题目发愁不已。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