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14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太太,您觉得我来这里是有什么目的呢?”谭惜反问了她。

    白太太闻言,定定地凝视了她的眼睛。

    “我其实并不关心。”过了一会儿,她收回目光,“我当初也没有想过要建立这样一个组织,只是后来越来越多的人想要加入,通常情况下,我都不会拒绝,有些事情我虽然看得清,可那些事在我心里面,还不如晚饭吃什么更让我关心。”

    谭惜弯了弯唇,“白太太好境界。”

    “你以后若是经历了足够多的事,也会变得如此。”

    说完这句,白太太并没有再继续交谈下去的意思了,她装好钱夹后从椅子上起了身:“等会就要给你们分配屋子了,你要是想与谁在一个屋,可以来同我说一声。”

    谭惜看着她脚步优雅地走出房间,心里明白,白太太的心如同明镜,已经将什么都看得一清二楚了。

    最后,谭惜还是去和白太太开了口,称想与雷宇集团总裁的太太,雷太太住同一间。

    白太太没有说话,到了分配的时候,果真就将她们安排到了一起。

    “这是什么缘分?”雷太太见与她同住的人里有谭惜,脸上对住样破旧房子的不满稍稍淡了一些。

    “真巧。”谭惜微笑着。

    “今天我还要谢谢你,你总算是帮我出了一口恶气了。”雷太太已经自然而然地将她归类到了“自己人”里,拉着她的手不放,身上香奈儿五号的香水幽幽地在谭惜鼻尖萦绕,“你今天有没有看到那些个恶心的女人一听说你是陆离的女人,那脸都拉到哪儿了?如果不是看那时候人多,我真的就要憋不住笑了!平时一个个装得跟什么皇家贵妇似的,结果今天就遇到了个不动声色,还比自己更牛的,你说打不打脸?”

    谭惜只是微笑不语。

    “我都替她们丢人,不过你这几天也要提防着点,难保那些女人不会来巴结你,或是背后诋毁你。”

    谭惜颔首,“谢谢您提醒我。”

    雷太太打量了一番谭惜的小脸,沉吟半晌:“我看你岁数也不大,今年至多就是二十六、七吧?”

    “我已经快三十了。”谭惜尴尬地笑笑。

    “那也还是比我小,不如这样,你就叫我一声姐姐吧!我怎么说也是雷宇集团ceo的女人,结交你,不算高攀吧?”

    “姐姐!”谭惜反应很快地改了口,逗得雷太太“噗嗤”一声笑。

    雷宇集团,这个在全中国,甚至在全世界都享有盛名的集团。它旗下从服装百货,再到电商传媒,什么是最火爆它就做什么,完全是为了贴合现代人的生活而生的一家集团。而雷宇集团总裁的影响力,更是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价得极高。可以说,如果她真的与雷宇集团的总裁夫人交好,那么她参加这个组织,就是参加得极为正确。

    “妹妹,既然我叫你一声妹妹,我也就不和你装了!我来参加这个组织,就是在家闲着太无聊,顺便也想嘚瑟一下我雷宇总裁夫人的身份。”雷太太说着,脸上浮现出了愤怒的神色,“可是那些女人根本不买我账,虽说我家有钱,但是我家能够摆在明面上的,也就只有钱而已,和她们那些家里有政府官员的比不了,但是我知道,你们家陆离的爸爸是c市的市委书记,那可是比市长还大的官!你要是真心想认我这个姐姐,你就帮我好好压制她们,让她们在你面前大气也不敢喘一声!”

    谭惜听罢,顿觉哭笑不得。这个雷太太根本就是小孩子的脾性,记仇,却又没有什么太坏的心眼。相比那些满肚子花花肠子,整天只想着如何给人难堪的太太,谭惜倒真的对这位雷太太更有好感些。

    不过

    “您可能是太久没有看新闻了,陆伯父他是有了一点小麻烦的。”谭惜的措辞尽量委婉。

    “麻烦?”雷太太皱眉,翻出手机划了几下屏幕,随着网页新闻一条条地跳出来,她的表情愈加惊讶。

    “如您所见,我恐怕帮不了您。”想让她狐假虎威没有问题,可前提是她需要有资本。现在陆家外表上风平浪静,其实内里波涛翻涌得有多厉害,只有陆家自己人和懂行的人才知道。

    别说是用陆父的威名去压制那些太太,再过段时日,陆父贪腐受贿的事情一旦被查清,陆家这棵在c市屹立了几辈子的大树能不能经得起这段毁灭性的风浪还不好说。

    “想不到陆家还出了这样的事。”雷太太感慨不已,“不知道陆离年纪轻轻的,能不能在他老子倒下之后再撑起陆家。”

    “一定能的。”谭惜回答的声音很轻。

    雷太太耳尖,听到了她的话,忍不住笑着调侃:“小妮子对陆离的感情还挺深,换了别人,早在这个时候弃了他去选一棵更加牢靠的大树罩着了。”

    “有些感情,是要在起风之前另寻大树,也有些感情,是选择陪伴他一起扛过风浪,即便最后的结果是失败。”谭惜微笑。

    这番话让雷太太很是触动,她黯了黯眼神:“想当初,我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对我男人,可后来我发现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我是陪他扛过了许多大大小小的风浪,可有一天风平了,浪静了,他就会沉浸在自己披荆斩棘,最后登上顶峰的成功喜悦里,只记得自己当初如何艰辛顽强,却不记得那份苦,我也是陪他一同受了的。”

    谭惜静静听着她的故事,心里有些替她难过。

    雷太太抬眼扫着谭惜,见她皱着一张脸跟苦瓜似的,笑了一声逗她:“这是我的经历,你跟着难受什么呀?该不会是怕自己以后也落得个和我一样的下场?”

    “姐姐”

    “好了,不论如何,你还是坚持你现在的想法吧!最起码你选择了你认为问心无愧的选项,谁问起来,咱们都不心虚!”雷太太笑笑,又凝眸注视着她的眼睛,“既然我们已经说了这么多,你现在总该和我说明白,你接近我的目的了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