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重启家园  赘婿  魔道祖师  全职高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16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那是当然。”谭惜弯弯眼睛。

    从下午的募捐会议后,谭惜无论是与人说话还是做事,都能明显感觉到有人在背后用探究的目光打量她,有时甚至还能听到她们压低了的议论声。

    对于这些事,谭惜无奈却也无可奈何。她知道,自己在这个圈子里一直都是饱受非议,现在她又以陆离女人的身份出现,更是让这些八卦到极点的女人震惊不已。

    “小惜,收拾一下和我去镇上吧。”白太太走过来,顺口喊了她一声。

    谭惜应了声。

    “到底是有手段的女人,这些年了,我还没见白姐喊谁喊得这么亲热。”听到她们对话的太太们互相对视一眼,又开始了带着酸意的议论。

    谭惜不予理会,带好放在屋子里充电的手机就跟着白太太上了当地居民的私家面包车。

    昨天她和陆离的通话因为信号不好而中断,之后再打就怎么也打不通,她一来怕陆离出什么事,二来也怕陆离会担心她出什么事,所以一到了镇上,谭惜用手机就拨了陆离的号码。

    仍是和昨天一样,手机里的那个生硬的机械女音一直重复着对方无法应答。

    谭惜的心越来越紧绷,连同周围的空气也好似变得稀薄起来,让她喘不过气。

    无法应答,这四个字让她凭的感到不详。

    白太太从银行换好了支票出来,有些疑惑地扫了一眼银行门口的位置。在兑换之前,她原本的意思是让谭惜和她一起进去,也好做个见证,可她却说要给家里打一通电话,只在门口等着就好。

    可现下她人到哪里去了?

    四小时后,c市的第一医院里,谭惜抖着唇一遍又一遍地询问。

    “医生,你再仔细和我说说,陆离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或许是被她问得失了耐心,又或许是医生同情眼前这个遭受了巨大打击的小女人,他直接丢给他一张陆离的x光片,也不管她能不能看懂,直接在片子上点了点手指。

    “警察之前来过一趟,我就把他们的话同你说说吧!”医生的手指指向x光片上的脑干部位,“车祸发生的时候,病人是在与人通电话,用的是车载电话功能,而肇事车辆是从他的左侧冲向他,车速在80左右,虽然病人当时在讲电话,但他的反应相当迅速,余光里看到有车在撞过来,就向前猛踩了一脚油门,所以他也就避过了被那辆车撞向驾驶位的危险。”

    谭惜听着,手指死死地捏着,掌心已经出了冷涔涔的汗。

    “但是因为肇事车辆的车速太快,即便是病人反应迅速,也还是被肇事车擦了个边,病人的车被惯力撞得失控漂移了几米,撞到了马路的石阶上,病人头部受创,脑干出了点血。”

    “脑干出血?”谭惜霎时白了脸。

    就算她没有学过医,不懂医,也知道脑干是人身体最重要的一个部位,若是脑干出了问题,那么全身的机能都有可能受到影响。

    见这个小女人是真的吓坏了,医生连忙继续说:“不过出血量不足1ml,除了会昏迷一段时间外,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具体的其他什么症状,也还需要等病人清醒之后再做判断。”

    谭惜唇张了半天,才艰难地吐出一句谢谢。

    “你是病人的女友吧?我在新闻上看到过你。”医生笑笑,“不过我好奇的是,为什么病人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你却在第二天才匆匆忙忙赶过来呢?”

    走出医生办公室,谭惜心里的慌半点都没有少。

    虽然已经听了医生八九不离十的预判,虽然明知陆离已经不会有生命危险,可她心里还是愧疚自责得无以复加。

    如果昨天她能在电话里出现异响的时候警觉一下,那么她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才赶到这里。

    陆离有事的时候,她总是不在身旁。

    “小惜。”

    一抬头,是陆晟站在他面前。

    “陆晟哥。”谭惜勉强打了个招呼。

    她现在已然连话都不想再说一句,早在她抱着担忧的心思拨通陆晟的电话,却听到陆离出车祸的消息时,她就已经浑身软得没有力气,能够支撑到现在,也不过是靠着心底不能倒下的信念强撑而已。

    “要去看看他吗?”陆晟的声音压得很低。

    谭惜鼻尖有些泛酸:“陆晟哥,我怕我会忍不住,真的,要是在这种人来人往的场合里,我大哭出声音了,那可怎么办才好?丢死人了吧。”

    看着她红着一双眼睛说这番话,他感觉到心底的某处已经沥沥下起了小雨。

    他终是控制不住自己,伸手将她揽进了怀。

    “傻丫头,你想哭就哭出来,没人敢笑话你,在我面前也不用强忍着眼泪,你就当我是你哥哥,亲哥哥。”陆晟已经沙哑着声音,磁性好听的声音蕴藏了一分细听不出的哽咽,“想哭就哭出来,乖。”

    这个拥抱,是他在梦里梦了无数次的,可他就连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们的第一个拥抱,也是唯一的一个拥抱,竟会是他以“哥哥”的身份发生。

    被陆晟揽进怀中,谭惜含着眼泪的眸子有片刻的错愕。

    仅仅几秒钟,谭惜就从他的怀抱里挣出来,低头揩掉眼泪:“陆晟哥,多谢你,在这个时候还有你能给我怀抱,我真的很欣慰了,我现在想去看看陆离。”

    陆晟低垂了眼睛,敛去眸中的种种情绪,最后只说一声:“病房在七层的vip间,你乘电梯上去吧。”

    谭惜又道了一声谢谢,就转身向电梯处走出。

    看着她的背影越来越远,陆晟的唇边绽出一抹发苦的微笑。

    “她总是那样,小心翼翼,不给人希望,不给人幻想,到最后,他连一个哥哥的拥抱,也都不要。”

    谭惜下了电梯,直奔向七层的柜台,询问好陆离的住院房间后,她咬着唇,一步步走过去。

    vip间的玻璃是那种黑透玻璃,只能从里面往外看,要是站在外面看,只能看到里面一片模模糊糊的黑影,什么都看不真切。

    谭惜就这么透过玻璃,去看病房里瞧不真切的一切。

    她只敢这样看着,她怕她一旦真的走进去,在看到陆离那张苍白沉睡着的容颜后,会难过到崩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