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19章 人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曹祖瑜站在原地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惊诧这个女人何时有了这样的心志和气势。

    “陆离他之所以倒了那么多霉,放下那么多原本可以属于他的好东西,就是因为想要和我在一起啊,他为我做的那些,并不是想让我为之不安、自责、愧疚,他是为了让我们更加幸福地生活下去。”谭惜丢下这一句话,就转头径直走了。

    纵使事情发展到了再怎么糟糕的地步,他们既已勇敢迈出了这一步,就再没有回头的道理。

    下午两点,两个身着便服的民警带着肇事司机来到了陆离所在的vip病房。

    谭惜不知道他们在病房里谈了些什么,只知道肇事司机从里面出来后的表情,很不自然。

    就像是一个分明已经露陷,却还要拼命掩饰扯谎的骗子。

    “怎么说?”谭惜走进去问陆离。

    “我心里已经大致有数。”陆离难得的把疲惫挂在脸上,“我可能需要点时间惜惜,如果,我是说如果,要是我真的有那么一天变得一无所有,只是个又穷又老的男人,你还会爱我吗?”

    “会。”谭惜握了他的手,声音既轻又低婉,“我爱你,不是因为你拥有那些财富,也不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对你的心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改变但是,梦烧是你全部的心血,我不会让你失去它,你相信我。”

    “惜惜,我真的很累,如果我妈知道了这些事情,说不定又会被刺激成什么样。”陆离近乎贪恋地去汲取谭惜怀抱里的温暖,“如果我们能扛过这一关我们就结婚吧!”

    结婚?谭惜怔了一下眼睛。

    察觉到这个温暖的怀抱变得有些僵硬,陆离顿时拉下了脸,抬头去看她:“怎么,你还是不愿意同我结婚?就因为前两次婚姻的失败,所以你拒绝再接受与我一起组建我们的小家,你觉得你这样对我公平

    “我愿意。”谭惜截断了他未说完的话,认认真真地凝视了他,“谁说我不愿意?我的意思是,无论我们再遇到什么样的情况,这次能扛过去也好、扛不过也罢,我们都要结婚,以后就生活在一起不分开了。”

    陆离的眼神忽地就暖起来。

    那种暖,像是最风和日丽的春日上午,让人舒适惬意,整个人全身心地都感到幸福。

    “惜惜,你知不知道你说这样的话,我有多开心?”陆离好看的凤眼微微弯着,心中是从未有过的感动,“我的感情其实很霸道,很自私,我爱一个人,就要尽我所能地去占有,即便是捆绑在我身边一辈子,原本我已经觉得这样足够好,我们住在一起,还有我们的孩子,我们就像是最平常不过的一个四口之家,可我还是想要和你一起拿那两份小红本本,更想我的心意能得到你同样为我勇敢起来的回应惜惜,你真的不知道我现在有多开心。”

    谭惜红了一双眼睛,脸上却挂着笑:“你已经为我付出了许多许多,我又不是铁石心肠,早就被你打动了,我也想明白,我之所以要和你再踏上这条曾经让我跌倒很多次的这段路,就是要抛下过去,重新开始,即便是跌倒,我也能安心接受那种痛了,所以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将以前的事作为参考,也不怕再去重蹈覆辙,就像有人说过的,你为我踏出了九十九步,最后一步,总该是我向你走过去了!”

    等她最后一个字音落下,陆离已经长臂一伸将她揽进了怀。

    “只要有你,我的人生就不缺从头再来的勇气。”陆离在她耳边轻喃。

    谭惜伸了手,毫无犹豫地,也回抱住了他。

    三日后,陆离出了院。

    住院的这几天里,谭惜在两个住院部间来回跑,只因陆母也是住在这家医院。

    陆母已经彻底恢复了意识,见到谭惜时,仍然没什么好脸色,只是对两个孩子喜欢得不行,差人给买了一大堆零食玩具在病房里放着,简直快成为一个小型玩具城。

    因为怕陆母会再受什么刺激,所以并没有人去告诉他陆家近日里发生的这些事。

    陆母也像毫不关心似的,每天除了逗两个孩子玩玩,其他的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管。

    “陆离,你倒是和伯母说说,不要再破费给孩子买那些贵上天的玩具了,他们才多大,能玩明白什么呀!”谭惜苦笑不已,今天一早,她又看到几个人拎着玩具包装盒进了陆母的病房,想必又是陆母差人给买的玩具送去了。

    “既然我妈会买,那就说明孩子还是喜欢玩的,左右也没多少钱,你就别操心了。”陆离不以为然。

    “那怎么行?买玩具破费是小,可万一把孩子培养成了玩物丧志,或者骄奢懒惰的习惯可怎么好?小孩子是绝对不能惯的”谭惜一说起教育孩子的问题,就啰嗦个没完。

    陆离干脆地摇了头,表示不可能:“我的种,不会。”

    谭惜对他这个态度感到又好气、又好笑。

    “公司的事情怎么样了呢?伯父手上的股份与伯母的股份持平,他应该很快就会想办法争取拿到伯母的股份吧!”谭惜想起这件事,有些忧心地问陆离。

    “我妈手上的股份不会轻易交出去。”陆离态度冷静,“他这些日子都没有刚回过陆家,就算我妈嘴上不说,心里也明镜似的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不会将自己的底牌送给一个抛弃妻子的负心人。”

    谭惜心中动容,其实陆母,又何尝不是一个为爱吃尽了辛苦的可怜女人。

    就连她也无比震惊,陆父竟真的会为了争夺公司,谋取自己的利益,而找人对自己的亲生骨肉下手。

    她为陆母心寒,更为陆离心寒。

    到了这个时候,她才总算明白谭母和她说的那些话。这些平常老百姓仰着望着的高门里,多的是不能见光的秘密,也多的是诡谲狠毒的人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