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21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的天”谭惜已经无法表达她心中的震惊。

    陆父今年已经六十多的年纪,那个邵林楠居然还真的能怀上陆父的孩子。而且她心中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绝对不能让陆母知道这件事。

    “这件事我们谁都不要和伯母说了。”谭惜望着陆离,咬了咬下唇,“陆离,事情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呢?伯父和伯母都到了这个岁数,为什么还要再闹出这些个事情”

    陆离合上放在膝盖的笔记本,伸手去抱情绪低迷的谭惜:“惜惜,你不用为我难过出生在这样的家庭,我早就已经可以接受那些平常人接受不了的事情,其实从小到大,我和我爸的关系都算不上是亲厚,甚至就连我的远房叔叔,也同我的关系比我和我爸来得要更亲密些。当初我创建‘梦烧’的时候他没有帮过我分毫,直到后来我的事业有了点成绩,他才总算是正眼瞧了过来,这些年他或多或少地帮过我几次,也不过是因为梦烧的原因。”

    谭惜听着,更是为陆离心酸不已,忍不住紧紧回抱住了他。

    “我也从小就明白,我爸他根本就不爱我们这个家,我也丝毫不怀疑,有一天他会抛下我们去过他自己的生活。”

    然而这些都应验了,谭惜圈住陆离的身子,低声对他说:“陆离,你不要觉得难过,你还有我。”

    陆离亲亲她的额角:“只要有你陪着,什么样的风浪我都能撑过去。”

    “对了,你是真的失忆了吗?”谭惜想起这件事,从他怀抱里退出来,满面诧异地看着他,“我看你从前的事情记得很清楚”

    “我是记得很多事情,但是你说的那些最近发生的事,我的确是记不得了,我只记得我同你一起去美国,也记得我们在酒店的那段日子”陆离说着,有些好笑地看着谭惜瞬间涨红的脸,“但是,我对其他人根本没有任何印象,就连上次在医院的那个小丫头,我也一点熟悉的感觉都没有。”

    谭惜轻轻“哦”了一声。

    “惜惜,上次那个小丫头到底是什么人?她为什么要和我说那么多莫名其妙的话?”陆离至今想起来,仍觉不可思议,看那丫头长得好模好样,怎么开口就是“在一起过”,闭口就是“快要结婚”这样的话,难道他真的和她有过那么一段吗?

    被他凤眼凝视着的小女人哑了口,不知该怎么去同他说他与曹祖瑜之间的那一段,事实上,那段事情就连她也知道得不甚清楚,如果不是那一次陆晟找了她,她恐怕还不知何时才能知道曹祖瑜的存在。

    陆离看她带着犹豫的表情,就微微变了脸色。

    “惜惜,你为什么不说话?难道我真的”陆离实在说不出后面的话,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像曹祖瑜那样的小丫头,他平时也只是当孩子看待,又怎么会

    “陆离,你该不会连我和别人结过婚的事情,也都忘了吧?”谭惜轻叹着说。

    “我没有忘。”陆离连眼也没有眨。她与别人结婚的那一天,是他所有记忆里最刻骨铭心的一段。

    “在那之前,我就和你说过了划清界限的话,你那时大概是真的死心,所以才会找了曹祖瑜吧!”谭惜抬眼对上他的双眸,“她很像我,像我二十出头那个年纪的时候,你还有印象吗?”

    陆离动容了神色,“我记得你二十几岁的模样,可我半点没觉得她像你。”

    那时的谭惜满目满眼都是天真活泼的样子,心里想什么,脸上就露什么,不谙社会险恶,只怀揣着自己那一颗赤诚之心。而曹祖瑜,纵使她容颜青春美丽,可她眼底的心机算计骗不过他的眼睛,两人的气质更是差了个天壤之别,自己当初又怎么会找了个这样一个连高仿都算不上的替代品?

    “算了,你想不起来也不用勉强自己去想,失忆是脑子受的伤,总归还是要慢慢调养的。”谭惜安慰着他。

    陆离又忍不住凑过去亲她的唇,“其实我想,就算我不能恢复记忆也没什么,反正在我所有的记忆里,有关于你的我都没忘,这已经很让我满足。”

    “那怎么行呢?”谭惜被他呼吸喷洒在脸上的热气弄得直痒痒,忍不住笑了去推他,“好了,你也累了一天了,去洗澡睡了吧!”

    最后到底是被这个霸道的男人又抱着亲热了一会儿,后来陆离禁不住她的百般催促,才不情不愿地起了身。

    在陆离去洗澡的时间里,谭惜听到陆离的手机铃声在房间里响着。

    她走进房间拿了手机出来,想唤陆离一声,却看到屏幕上闪烁着三个字:邵林楠。

    正是陆母口中,陆父养在外面那女人的名字。

    “陆离,是邵林楠的电话!”谭惜站到了浴室门口,敲敲门去问里面的陆离,“你要接吗?”

    “你接了吧,听听她说什么。”

    谭惜走到一旁,接听了电话。

    “喂?”电话那头是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

    “有什么事?”谭惜冷清着声音,她对这种破坏别人家庭的女人并没有什么礼貌可言。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一怔,“怎么是个女的?这是陆离的电话吗?”

    “是,他现在不在,你有什么事情和我说也是一样。”

    邵林楠默然片刻,然后了然地笑笑:“我知道了,你就是振东说的那个女人吧?陆家,就是被你害成现在这幅样子。”

    “您果然也与我想象得一样,无耻,没心没肺。”谭惜不怒反笑,“陆家到底是因为谁才变成这幅样子,您心里应该清楚得很,您也就不用再与我绕这些个无聊的话题了,您这么晚打过来,应该不会是为了说这些废话。”

    “我本来是要打到陆离他妈妈那里去的,可我找不到她的号码,所以就打到了这。”说到这里,邵林楠故意顿了顿语气,“陆离他妈妈脑子好些了吗?我听说脑出血这个病特别严重,有很多人做完手术,又是瘫痪、又是变痴呆的,他妈妈没事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