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22章 挑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放心,伯母恢复得很好,恐怕是要让您失望了。”谭惜冷冷地说。

    “不失望,我有什么好失望的?我和她明争暗斗了这几十年,最后她还是败给我了不是么?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抛弃自己,抛弃家庭去和别的女人过日子,她的心里一定很不好受吧?我就是要让她尝尝这样的滋味,让她好好体会下我这几十年来的痛苦!”邵林楠笑得很冷。

    谭惜已经不想听这个做了小三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女人说话,她不客气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像您这样做小三,还做得满身骄傲满身正义感的人。”

    “小三?你以为只有我是小三么?那你就大错特错了!”邵林楠又是哼哼两声冷笑,“你去问问那个女人,她当初和振东在一起时又是用了什么手段?当时振东心里另有其人,她却还要在其间横插一脚,她就不是小三了?”

    谭惜怔住,她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事情。

    “那至少,伯父和伯母是领了结婚证的合法夫妻,即便是当初伯母用了手段让伯父和她结婚,那又怎么样?男未娶、女未嫁,能称得上什么小三不小三的?”

    “我懒得和你争辩这些,总之我是赢家,你知道,所有人都知道就够了。”邵林楠在电话那段笑起来,“我也真是的,和你一个不懂事的小丫头说这些做什么,我今天打电话来是有事需要你们帮我转告,陆家那个房子里的东西过几日我会找搬家公司去拿,到时候你们得有人给我们开门。”

    谭惜咬咬牙,这个女人已经将陆家的一切都毁了,难道还要再带走陆家的东西么?

    “你放心,我只是把振东的东西全部拿走而已,他已经不会再回到那个房子了,很多东西他用了半辈子也有感情,所以我们就不再另买,直接去取回来好了。”

    谭惜把牙根都咬得发痛,却拿这个毫无廉耻可言的女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行了,你记得帮我转达一声,其他的话我就不多嘴了,你到底还是年轻了些,很多事我都和你说不通。”邵林楠已经有了困意,临挂断电话前,还不忘为自己强行辩白。

    “丫头,你记住了,我这么做只是风水轮流转而已,当初她插进别人的感情,现在我插进她的婚姻,这一切都很公平,你也别说日后我也有被小三横插一脚的一天,如果真的有,那我等着。”

    说完,就留给谭惜一声长长的挂断音。

    谭惜坐在沙发上缓了半晌,心里也有些乱了。她不想去管陆家上一辈人的那些恩怨,她想操心的,也就只有陆离而已。她不想看到他为了那个已经破碎的家庭难过,也不想看到陆父去抢夺他苦心经营了半生的公司,在这场家庭闹剧中,陆离无疑是其中最无辜受牵连的人。

    先前她还觉得是自己的缘故陆家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想来她在这里面也只是一个提前诱发这场闹剧的角色而已。

    “她说了些什么?”陆离只下身围了一条浴巾就走出来,自顾自走到茶几前倒了杯水,仰头一饮而尽。

    谭惜连欣赏陆离身材的心情也没有,将邵林楠说的话大致重复了一遍。

    陆离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在听到邵林楠要去陆家搬离东西时,眼神更是已经降到了冰点。

    “这女人难道真的以为我们陆家没人了,好欺负吗?”

    谭惜去拉他的手,努力想让他平静下来:“陆离,事到如今我们也只能由着她,伯父既然铁了心要离开这个家,我们怎样都拦不住,那些东西也是早晚都要搬走的,我只是担心,如果这件事如果让伯母知道了,她能不能承受得住”

    “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她知道。”陆离用另一只手揉着太阳穴,“我妈这些日子已经受了太多刺激,我怕她再也经不起任何打击了,我们要想办法瞒着她。”

    谭惜点点头,心里却在叹着气如果真的能瞒得住,就好了。

    又过了几天,陆离还在为了公司股份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

    陆父不知是用了什么手段,将梦烧的几大股东都招揽进了他那边,那几个平日里一毛不拔的股东竟然也真的同意用自己手上的股份去支持他。

    陆母术后恢复得很好,又有两个孩子整日在身边闹腾着,心情倒也没有沉闷到哪里去。

    谭惜仍然每天一趟往医院送着汤,陆母也从开始的不情不愿,到后来的一声不吭接过汤就往下吞。

    直到这天,陆母吵着在医院待烦了,想回家去休养。

    谭惜心惊不已,按照那天邵林楠在电话中说的话,她这几日大概就会找搬家公司上门去搬东西了,陆母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回去。

    想到这里,她斟酌了一套措辞,就开口婉言相劝:“伯母,您还是在医院调养一段时间吧!我看您这段时间恢复得不错,多半是那个护士给您打的针起了效,您如果回家,咱们还得再请个医生每天来家里,既不方便,也不如在医院每天被护士照料着来得好,再说,您一旦出了院,陆离和陆晟也会跟着惦记您,您就安心在医院再养一段时间,等到您彻底恢复好了,咱们再高高兴兴地回去。”

    “高高兴兴?”陆母重复着这个词就是一声冷笑,“你是在拿我寻开心吗?我的家变成这个样子,你还指望我高高兴兴?”

    “伯母,我不是那个意思”谭惜情急之下,直接搬出了医生的话,“连医生也都建议您术后在医院观察20天左右再出院呢,您就别差这几天时间,等到医生同意您出院的时候,您再出院不是更好?”

    “陆家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事?”陆母眸光犀利望着谭惜,像是要透过她看穿一切。

    “能有什么事呢,您别多想。”谭惜在她身旁坐下,拿了个苹果削皮,偏开目光不去与她对视。

    陆母沉默着,纵使谭惜低着头,也能感觉到她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始终都没有移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