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23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伯母,您就当是为了陆离、陆晟他们保重身体!您这次脑出血手术,能够恢复到这个程度很不容易,您就再坚持几天,养好了身体让他们彻底松一口气吧!”

    陆母倚着床头,神色淡淡地转开了话题:“等等和染染呢?刘婶带他们去玩,怎么过这么久还没有回来。”

    “估计快回来了。”谭惜说。

    见她总算不再纠缠出院这件事,谭惜才稍稍放了心,就是不知道陆母到底从她的神色里看出什么、看出多少,转移开话题,又是否真的是打消了出院这个念头。

    第二天谭惜再去送汤的时候,医院里意料之内地没有了人影。

    “病人在今天早上办理了出院手续,已经把所有东西都带走了。”路过的护士告诉她。

    谭惜心里咯噔一下,连忙放下汤跑出医院,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上陆宅的地址。

    她只祈祷邵林楠不是在今天去陆家搬东西。

    等赶到了陆宅,在看到陆宅门口停着的搬家公司的车时,谭惜的心直往下坠。

    进门的时候,邵林楠已经站到了客厅中央,满面威风得意地指挥着搬家公司的人员:“这个拿走,那个也装着,小心点,这花瓶很贵,打碎了你们倾家荡产也赔不起。”

    陆母坐在轮椅上,被刘婶推着,情绪很是激动:“你凭什么来搬我家的东西?刘婶,报警,快、现在就报警!”

    “报什么警?你别忘了,振东现在还在市委书记的位置上坐着,那些个警察谁敢来管‘我们家’的事情?”邵林楠特地加重了“我们家”三个字,显然,她已经将她和陆父归类到了一家人,将陆母给剔除了出去。

    陆母气得抖着手就要从轮椅上站起来,无奈她术后恢复得不完全,咬着牙起了几次身也没有成功。

    “我说老姐姐,现在你都这幅德行了,就别再跟我龇牙咧嘴了吧?这些年我被振东养在外面,一直都是见不得光的那一个,现在也该轮到你痛苦痛苦了!怎么样,被男人给抛弃的滋味,不好受吧?”邵林楠像是要将几十年的怨气都发泄干净,一连串地说着刺激陆母的话,“听说你手术很成功,我是打心眼里高兴的,万一你真就那么死了,或者成了植物人,那我这几十年的痛苦不就像吃了个哑巴亏,白受了吗?你最好还是活着,活着亲眼看到你最爱的男人抛弃你,你的家庭破碎得再也完整不起来!”

    “你到底为了什么,要一直和我家过不去?你拆散我的家庭,这又对你有什么好处?你就不怕遭到报应,不得好死吗!”陆母已经被气得半疯状态。

    “振东他虽然岁数大了些,但是他相貌堂堂,又有本事,不比其他男人优秀了几百倍!”邵林楠讥诮地笑,“况且他还是整个c市权利最高最大的那个人!这样的男人,我又怎么能不爱?至于拆散你的家庭,在你说出这样的话之前,最好还是先想想你自己,是不是你好日子过得久了,以至于都忘了当初是怎么拆散振东和他初恋的?”

    陆母听了她的话就白了脸色,“那个老混蛋连这件事也都同你说了?”

    “这还需要他来说吗?”邵林楠走到陆母的轮椅前,半俯下身将自己的脸凑到她眼前,“你再仔细看看,我这张脸,长得像谁?”

    陆母惊疑不定地打量了她半晌,在那过后,一种极度震惊、不可思议的神色在她眼中蓦地爆开。

    “你、你是”

    “没错,我是邵婉的妹妹。”邵林楠起了身,面上讥诮的神色更重,“现在你该知道,有些事情真的就是命,你从前种下什么样的因,之后就会结出什么样的果,当年你拆散了我姐姐和振东,用那种手段让振东和你结婚,我姐姐挺着三个月的肚子满心欢喜地等着和振东的婚礼,结果却发现新娘另有其人,你知不知道我姐姐当时受了多大的打击?她被家族的人看不起,连我们的爸妈在外也都羞于提起她这个女儿!最后她打了孩子跑去国外,没几年就郁郁而终!”

    陆母已经被惊得说不出话。

    站在一旁听着她们说话的谭惜,此刻更是已经惊愕得不行。她全然没有想到,在陆父陆母、邵林楠,和邵林楠姐姐之间,居然有着这样一段堪称戏剧般的故事。

    “怎么样,都想起来了吧?”邵林楠讥嘲地说着,抬眼望了一圈围在一旁窃窃私语的陆家佣人们,“让你们家的下人也都好好听听,你们这位高贵优雅的女主人,到底都做了些什么龌龊无耻的事情!”

    “我做什么了我!”陆母反应过来,立刻高声,“邵林楠,当初的事情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说,我和那个老混蛋的婚约是我们两家家长商议后定下来的,又怎么变成我从中拆散了?你姐姐她犯贱,非要在那时候就和那混蛋混在一起,怀上孩子说明什么了?说明她活该!她活该你懂吗?”

    “你可以这么想,那么现在,我来拆散你的家庭,也是你活该咯?”邵林楠笑了几声,“你以为他们那时候只是在一起,没有结婚,你就不能算得上是小三了吗?别再给自己找理由宽心了,你就是小三,将一对相爱的人拆散的,死小三!”

    “我是死小三,难道你就不是?你现在的做法比我当年可恶了多少倍?你不得好死!”陆母已经处于情绪崩溃的边缘,唯一有力气的那只手死死抠着轮椅的把手,恨不得手底下的那块把手就是邵林楠,要将她给活活撕烂。

    谭惜见此,连忙赶过去安抚着陆母:“伯母,您千万不要激动,保重身体要紧啊,如果您在这个时候倒下,那这个女人不就更称心如意了吗?”

    “是啊,你最好赶紧气死,等你死了,这些家产就都是我和振东的,即使下半辈子振东不做官了,我们的积蓄也足够我们吃喝玩乐过完下半生。”邵林楠得意洋洋,挑衅的空档,还不忘催促一声搬家公司的人员,“你们动作快些,等下我还要赶回去和我男人一起吃饭,可别耽误了我们约好的时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