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24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陆母被邵林楠的话气得连翻几个白眼,眼看着就要昏厥过去,也幸好是跟随陆母多年的刘婶眼疾手快,直接就上手掐了陆母的人中,才让她清醒了过来。

    “邵林楠,你也该说够了吧?这些东西你要搬就搬,不过你如果再继续在这个家里面出言不逊,我们可就真的要报警来收拾你了!你以为现在真的就没有王法了么?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陆伯父的官现在已经是一个空有其名的花架子了吧?你以为事到如今,还会有人忌惮一个犯上了事的市委书记吗?”谭惜声色俱厉地呵斥。

    邵林楠有些被谭惜吓住了,她说的的确是实情不假,现在c市哪里还有什么市委书记,有的,只是一个正被停职调查取证的贪腐官员,最近陆父已经在着手开始办理提前退休事宜,不然等他真的被揪出的那一天,也是逃不脱被赶下台的命运。

    更让人心惊的,是将有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你这话可真是戳到她心上了。”陆母闻言就呵呵笑起来,脸上的火气淡下去不少,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嘲讽讥诮的表情,“邵林楠,我也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装傻,那个老混蛋干了些什么事想必你这些年也是知道的,你知道如果真的判刑,他得再里面坐多久么?我告诉你,就他那个岁数,如果真的进去也就一个下场,死在里面!我本以为你姐那个脑子就够蠢了,没想到你还要比她更甚一点,你们一个未婚先孕,一个削尖了脑袋了当寡妇,你们爹妈可真是生了一窝蠢货!”

    邵林楠原本都打算见好就收了,见陆母忽然来了劲地讥讽她,顿时气得七窍生烟。

    “老女人,你说什么?”邵林楠指着陆母的鼻子。

    陆母厌恶地皱了眉头,“你少在这里跟我撒泼,你以为你在和谁说话?我就算再怎么不济,我后面该有的背景也都有,你在我面前又能算得上是什么东西了?一个出身低贱的下贱货!放在从前,你连进我陆家当老妈子的资格都没有!”

    “伯母,您也少说几句!”谭惜也是真心听不惯陆母把话说得这么难听,不禁开口劝了劝。

    邵林楠冷着眼神,忽地勾唇冷笑一下。

    “你们几个跟我上来!”她踏着高跟鞋“嗒嗒嗒”地走到楼梯前,叫了几个搬家公司人员跟上她,烈焰红唇绽出挑衅又得意的笑,“振东平日里用的生活用品都在楼上吧?那些都是他用着的,我得帮他拿回去,说不准他就挑几件看得过眼的东西继续用也说不定,你们进去到处翻翻看看,但凡像是男人用的东西,统统都拿走!反正以后啊,这个房子振东也不会再踏进半步了。”

    陆母咬着牙想从轮椅上站起来,使了半天的劲,也没挪动一点地方。

    “邵林楠你别以为你这只野鸡这就算是攀上枝头变凤凰了,你和你那个死鬼姐姐一样,都是天生的下贱坯子!姐妹俩前后爬上同一个男人的床,说出去你也不怕被别人笑掉了大牙?就算那个老混蛋命好,不用进局子,你以为你就能当上我这样的豪门太太了么?我告诉你,野鸡就是野鸡,穿一身金也不能叫凤凰,只能叫痴心妄想的野鸡!”

    陆母虽然身体不利索,可嘴可是一如既往地毒,三两句就把邵林楠给说得脸色发青。

    “你这个光头老女人,戴着个头套子还要在我面前硬装贵妇,你觉得你像么?”邵林楠气急之下,开始戳陆母最大的痛处,“脑出血手术在你脑袋上留下个很大的疤是吗?你不如把你那头套摘下来,让大家好好看看秃头的贵妇?”

    陆母一下子崩溃了神情,一只手剧烈颤抖地指着邵林楠,嘴里说着一些让人听不清晰的话。

    谭惜给刘婶使了个眼色,让她先把陆母推到别处去,等到刘婶推着陆母进了一楼的一间空卧房后,谭惜才上了楼去找邵林楠。

    “毛巾就不要了,说不定被这家里的谁用过呢,拿回去我可嫌恶心。”邵林楠正抱着手臂,表情冷傲地安排搬家公司的人拿东西。

    谭惜进了房间,看到满屋子被翻得乱糟糟的样子,心里更是讨厌起这个女人。

    “哟,你就是振东说的那个祸害了陆家的丫头吧?”邵林楠上上下下打量着谭惜,见她容颜的确美丽妩媚,更有一种在她身上寻不见的青春活力,不禁微微一笑,“不错,的确是有做祸水的资本,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虽然你害了陆家,但你可是帮了我大忙了。”

    “帮你小三上位吗?”谭惜毫不客气。

    “这么说也行。”邵林楠没有生气,笑眯眯着,“陆离他还好吗?身体怎么样?”

    谭惜微眯了眼睛,心里已经确认陆离出车祸的事情这个女人也是知情的。

    “他很好,怕是要让某些人失望了。”

    “呵呵,怎么说陆离也是振东的孩子,别管怎么说,我现在也姑且能算作是他的后妈吧!你放心,我会把陆离当成是我自己亲生的一样。”邵林楠笑得亲切和善。

    谭惜丝毫不掩饰眼中的厌恶,“您还是收起您那副嘴脸吧,您肚子里不是已经有一个了吗?您还是好好照顾好您的那一个吧。”

    邵林楠微变了脸色,下意识就护住肚子:“你怎么知道这件事?”

    见她这种下意识的行为,谭惜就知道她怀孕的消息属实,当下学着陆离那种让人难以揣测、心惶不安的笑容,“您就别管我是怎么知道,总之您回去帮我转告陆伯父一声,你们做长辈的,做出什么选择走上什么道路我们管不了,但如果你们要将无辜的人牵扯到你们无聊的闹剧里,那我也一定会用我自己的办法来保护我珍惜的人。”

    邵林楠多瞧了她几眼,最后还是不屑笑一声:“小丫头大言不惭,你才吃过几年的米走过几步的路啊?换句话说,就是你们这些小姐少爷从小被人惯坏了,觉得自己有天大的本事,结果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