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27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简辛,如果你对我存的是这样一个想法,那么很抱歉,我可能没办法再继续和你做朋友。”谭惜也认真了表情,对简辛说。

    “可你不是还有事相求?”

    谭惜默然了一下,“是,虽然我不能回应你的心意,但我还是自私地、想要请你帮我这个忙。”

    “为什么要摆出那副表情啊?看着还蛮让人心疼的。”简辛弯弯唇,“这顿烤串,是你请吗?”

    谭惜点点头。

    “那我就帮忙好了,就当是还了这顿烤串的恩情。”简辛说得漫不经心。

    谭惜听着就觉得不可置信,在这个节骨眼上,任何人选择在陆离和陆父之间站队,都是一个冒了风险的选择,若是陆离胜了还好,一旦如果陆离败在了陆父的手底下,公司最高的那个位置上换了人来坐,那对简家来说也无疑是一个不小损失。

    “简辛,你真的想好了?”谭惜咬着唇询问。

    “嗯。”简辛一贯挂着笑容的脸上此时正面无表情着。

    谭惜心下又激动,又觉得愧疚。她原本是欠了简辛两顿饭,今天这顿只能算作是她的回请,可简辛却要冒那样的风险来“还”恩情,她实在有些汗颜了。

    “觉得签了我的人情是吗?”简辛望着他,俊美的面容上勾起一丝不用于以往的弧度,“就这样欠着吧,虽然你嘴上说不要继续和我做朋友,可像你这样的人,只要欠了谁的人情就会永远记在心里面,所以无论什么我时候约你出来吃饭,你都不会拒绝的,对吗?”

    谭惜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简辛,虽然我很感激你愿意帮我的忙,但是我真的没办法回应你的心意,哪怕是一分一毫,你知道的,在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人的存在,即便有一天,我真的还是和那个人走不到一起,我的心里也会始终装着他,一直装着他。”

    “真让人感动。”简辛低笑了一声,忽地抬起头来定定凝视着她的双瞳,“假如有一天,你心里的那个人负了你,让你伤心难过,那么你会来到我的身边吗?我可以接受你全部的过去,甚至乐意接受你的孩子。”

    谭惜摇摇头,在小吃街嘈杂的背景里,她的双眸明亮且深邃。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想我可能再也没有力气去爱上谁了吧!”

    自从那日邵林楠来陆家耀武扬威炫耀她抢夺到手的男人和幸福后,陆母就日益憔悴下来,比手术后更消瘦了一大圈。

    “大少奶奶,您还是进房间去劝劝太太吧!这几日医生上门来给太太检查身体,都被她给又吼又骂地给赶走了,这样下去可怎么好啊?太太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完全呢!”在陆家做了几十年饭的赵姨一见了谭惜,就像见到了救星,连忙指了陆母所在的房间,“自从那天我把她带到了那间空房,她就没有出来过,整天躺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什么,我做好了饭送进去,她只是动了两下筷子就不吃了。”

    谭惜朝那扇紧闭的房门看了一眼,点了下头,“麻烦您再做一份饭吧,最好是清淡些的汤类。”

    赵姨应了一声,转身就跑去厨房准备了。

    谭惜站到门前,抬手敲了几下门,很快,房间内就传出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都说了不要吵我,你们到底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伯母,是我,谭惜。”

    房间里沉默了一会儿,不过片刻,那个沙哑的声音就变得有些尖利。

    “你来做什么?究竟是谁允许你到我的家里来?”

    谭惜神情安静地站在门外,声音温软:“伯母,您是陆离的母亲,既是他的母亲,那也就是我的亲人了,这几天他没有时间过来看您,我想来看看您这里有什么是我能做的”

    “我不需要!我看你就是特地来看我笑话的!那天的事情你从头看到了尾,你心里是不是觉得很震惊很刺激啊?你心里一定笑话死我们家了吧?事到如今谁要你来这里假惺惺!”

    听着陆母饱含愤怒和激动的指责,谭惜的心里毫无波动,只剩一下一声低沉的叹息。

    她不待陆母允许,直接就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乍见了光的陆母立刻在床上挣扎了几下,慌着表情就要起身。

    “谁让你进来的?你到底想做什么!”

    陆母在外间里,没有戴头套,往日精心搭理的一头乌黑密发已经尽数不见,只剩一刻疤痕交错的,光秃秃的脑袋。

    她左右环顾着,表情焦急地想找寻她的头套。

    “伯母,这个家里已经没有了陆伯父,难道您还要再倒下吗?您就算为陆离和陆晟想一想,他们两兄弟这段时间为了这个家,前后跑了多少地方,动用了多少人脉,不就是为了不让这个家彻底倒下吗?如果您在这个时候倒下,那他们拼尽全力地维护这个家,又有什么意义了呢?”

    陆母慢慢收回胡乱在床头柜上摸索着的手,带着哭音责骂起来:“天底下哪有你这样不要脸的女人?明明是你把我们家、把陆离害成那个样子,现在你又要来我面前装好人,谁需要你来说教我了?你给我滚出去!”

    “我可以走,但是您得让医生帮您检查完身体。”

    “我检查不检查身体,又关你什么事了?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念你的好吗?真是笑话!”陆母气得止住眼泪,手指着房门,“你给我出去,我家不欢迎你,永远都不会欢迎你!”

    谭惜咬咬牙,还是不走,“伯母,您到底是因为什么对我的敌意这么重?我从来都没有过祸害陆家的想法,我知道我的话或许听起来像是在为自己推脱,可您真的就觉得,陆家发生这一系列的事都是因为我的缘故吗?”

    “我不想听你说这些,你到底走不走?刘婶,刘婶!把这个女人给我轰出去!”

    刘婶小跑着过来,见谭惜在和陆母僵持着,顿时露出为难的神色。

    “怎么,连我的话你也不听了吗?我这还没死呢,我还是这个家的女主人,这个家里还是我说了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