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28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刘婶,你先去忙吧,伯母这里我来和她说。”谭惜对一旁手足无措的刘婶说。

    “出去!出去!”陆母还在嘶哑地叫着,嘴里骂着什么话,听不真切。由于做了手术的缘故,她有时说话就是这样含糊不清。

    刘婶一脸难办的神情,最后在谭惜“相信我”的眼神下,一甩手,走出了房间。

    “你、你们”陆母明显被气着了。

    “伯母,难道你就不关心陆离现在的情况吗?”谭惜转移了话题。

    提起儿子,陆母的注意力被分走了一些,语气愤怒地问她:“你到底想说什么?”

    “陆伯父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将梦烧的几个大股东都招揽到了他的那边,现在那几个股东愿意把自己手上的股份拿出来,支持陆伯父坐上梦烧最高的那个位置。”

    陆母的表情僵硬了几秒,之后迅速衰颓下来。

    “那个老混蛋狼心狗肺的混蛋!他到底还是想抢走自己儿子辛辛苦苦打下的基业。”

    “伯母,您在这个圈子里这么多年,想必您也清楚如果陆离真的被挤下那个位置会是个多么糟糕的情况,如果您真的不想看到陆家就这么倒下,您只能帮他。”

    陆母盯着她,眼神冷漠:“帮他?我能怎么帮?”

    “您手上有梦烧百分之十的股份,如果您能拿出这部分股份去支持陆离,那陆伯父的计划就不会成功。”谭惜说出了她此行来的目的。

    要想彻底将陆父抢夺公司的计划扼杀,就必须要胜他胜得彻底,让陆父不仅这一次无法成功,更让他以后也都不会再起这样的念头。

    “原来你是在这儿算计着我的呢。”陆母听着就冷笑不止,“我说你前段时间怎么一天一趟地来献殷勤,现在你终于肯说出你的目的了?”

    “陆离是您的儿子,你理所当然应该帮他。”谭惜淡漠着神色。

    “放在以前我一定会帮,可他现在已经被你这个女人给迷昏了头了!就算我帮了,他也还是要不顾我的反对继续和你在一起,最后还不是成全了你么?既然这样,那我又为什么要费力不讨好?”

    正在对峙着,赵姨就端着汤罐走过来,“大少奶奶,汤好了。”

    “什么大少奶奶?她早就不是什么大少奶奶!”陆母怒声呵斥着赵姨。

    赵姨低下头,表情是掩不住的尴尬。从前她与谭惜相处得很好,在她心里,谭惜就是陆家独一无二的大少奶奶,所以这么些年过去,她还是改不了口。

    “赵姨,汤给我吧。”谭惜伸手想要去接那汤罐。

    “小心烫,大少谭小姐,还是我来吧。”赵姨将汤罐端进了陆母的房间,却被陆母一个抬手就给扫到了地上。

    谭惜眉心一跳,看着赵姨手上瞬间被烫红的皮肤和洒了一地的鲜菇汤,她忍不住叫起来:“伯母,你这是做什么?”

    “你还敢吼我?”陆母满面的不可置信,“好啊,你是不是看现在陆家变成了这样子、我变成这样子,我们陆家就拿你没有办法了?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对我大呼小叫?!你别以为陆离把你当宝贝,你就真的是个宝贝,你不过就是个家里破了产的死丫头,你别看我们陆家现在这样,我们随便在这个圈子里找个女人做儿媳,都比你要好上几百倍!”

    谭惜被她劈头盖脸一通骂,也没有什么脾气,只是上前去查看了赵姨的伤势,叫来刘婶让她帮忙拿毛巾和冰块来。

    “大少奶奶,我没事。”赵姨摇了摇头,又暗中给谭惜使眼色,示意她不要去招惹陆母。

    不顾赵姨的推辞,谭惜将她被烫伤的地方用裹了冰块的毛巾敷上,又细心嘱咐她这几天伤口不要碰水。

    赵姨想说她每天在陆家做饭,哪有不碰水的时候呢?想了想,她还是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你们一个个的都欺负我现在这幅样子是吧?”陆母见她们旁若无人的样子,气得呼吸都喘不匀了,“你们给我把陆离和陆晟叫回来,把他们叫回来!”

    谭惜闻言轻皱了眉,却还是好声好气地说:“伯母,他们两兄弟俩最近为陆家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如果您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是不要来回折腾他们了。”

    “我快要被你们气死了,这算不算是重要的事啊?赵姨,你在我们陆家待了近二十年,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你还要帮着这个女人来气我,你到底是我家的佣人,还是她们家的佣人啊?还有谭惜,我要叫我自己的儿子回家又关你什么事了?放在我们陆家还好的时候,你以为你能踏进我们陆家半步吗?”陆母边说边气急败坏着表情,“叫陆离回来!我要见陆离!”

    谭惜默默盯了她一会儿,见她实在坚持,只好走出房间叹着气拨通了陆离的电话。

    “惜惜,有什么事吗?”

    听陆离的声音,他似乎很疲惫,可接到她的电话,他还是撑起了精神去唤她。

    谭惜一阵阵地心疼,恨不能代替陆离去累,同时心里也对陆母更加无奈了几分,自从她做完了脑溢血手术,她整个人的神经就随时处在绷紧的状态,陆父的背叛和手术后改变的一切,让她缺乏极了安全感,脾气也任性得像个不懂事的孩子。

    “抱歉,在你这么辛苦的时候打过来。”谭惜轻着声音,“但我没有办法伯母她嚷着要见你,你什么时候有空,就回来看看她吧。”

    “她怎么了?”陆离听出谭惜话音里的无奈,紧张起来,“她是不是又为难你了?”

    谭惜摇摇头,在意识到陆离看不到后,又出了声反过来安慰他:“不过就是术后的一些情绪而已,不过你还是回来看看她吧,最近家里发生了这么多事,我担心她真的会撑不住。”

    “好,我很快回去。”

    “千万注意安全开车的时候一定系好安全带,左右两侧也都勤看着些。”谭惜不放心地嘱咐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