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32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是,我的女强人。”陆离笑着,忍不住又去亲她的脸,“我看我们两个的角色是真的完全反掉了,不如以后你在外面打拼赚钱,我在家里吃喝玩乐,就靠你养我好了。”

    “可以啊。”谭惜笑眯眯地躲闪着他的亲吻,“我现在或许真的能养得起你,这几天我设计的‘黯然销魂’大概要在美国上市了,很快国内也会有货,如果到时候销量不错的话,我想我也能算得上是个小富婆了。”

    小富婆?陆离对她的这个称呼啼笑皆非,“怎么说得这么凄惨?你是我陆离的女人,难道我没有让你做上‘大富婆’吗?”

    谭惜严肃地摇头,“不算,那个不能算数的,你送我的黑卡和车子,说到底都是你的财产,我还是要靠自己的努力做上‘富婆’才行。”

    “什么你的我的?我们是一家人,纠结那些东西做什么。”陆离沉了脸色。

    两人在这里旁若无人地打情骂俏,完全忽视了一旁陆家的佣人和等等染染两个孩子。

    直到等等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两声,二人才注意到他们方才是在孩子的面前“亲热”。

    “都这个时间了医生也快到了吧!”谭惜忙着转移话题,跑到距离陆离很远的地方坐着,腰板挺直了看电视。

    陆离失笑看着这个脸皮薄的害羞小女人。

    等到医生来时,刘婶去陆母的房间里通知,不多时,陆母就坐在轮椅上,被刘婶给推了出来。

    陆母根本不去看谭惜,好似屋里根本没有这个人似的,连谭惜说什么话她也选择性地装聋,偶尔陆离在谭惜耳侧低语,谭惜才能看到陆母的目光扫过来,在与谭惜的视线对上后又瞥向一边。

    给陆母检查了一下恢复情况,之后又开始输液,医生面对陆母也没什么热情的脸色,毕竟他连续挨了好几天的骂,就算再好的脾气也不至于这么快就消气。

    “注意饮食,平时尽量吃清淡些,其他需要忌口的东西就不用我再说了吧?”医生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收拾着行李箱就要走,“有事再打我的电话吧。”

    “好,谢谢您。”谭惜连忙跟上去,一直将医生送到了陆宅的大门外。

    客厅里挂着吊瓶的陆母满面怨气,“你看看,现在咱们家落到这个境地,连家庭医生都敢甩脸色给我看了。”

    “妈,我都听刘婶说了,是你每天都把人家给赶出去,所以人家才会那样。”

    陆母又狠狠瞪了刘婶一眼,“你最近的话真是多。”

    谭惜送了医生回来,陆母还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输液,她的左右两侧坐着等等和半靠着沙发的染染,陆母听着等等吐槽科幻电影“五毛特效”,眼里浅浅浮着一层笑意。

    而另一边的染染,她说什么也要用她那只没有输液的手去抱她,她爱极了那种抱着那团软绵绵小人儿的感觉。

    谭惜的眸里或多或少有些欣慰,事到如今,陆母的身边也总算有两个让她期盼喜欢着的孩子,这样,即使她心里再怎么难受落寞,有了两个孩子在身边吵吵闹闹,也总归是能做些缓解。

    听到谭惜回来的动静,陆母又立刻敛去眼中笑意,冷漠地板了脸。

    “我饭也吃了,药也输了,这下你该离开我们家了吧?”

    谭惜点点头,“那我就改天再来看您”

    “不必了!我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你不用每天都来看。”陆母皱了皱眉,“你走可以,不过这两个孩子你不能带走。”

    陆离听着就沉了脸:“妈”

    “陆离!”谭惜轻叫了一声,制止了陆离接下来的话,又转头去看陆母,“伯母,我原本也没打算带走他们,我知道您现在心里很不好受,我让两个孩子在这里陪着你,你的心情总该能好一些的。”

    陆母又是一声冷哼,“我不需要你在这里假惺惺。”

    陆离在一旁听不下去,他无法想象在他赶回来之前,陆母又同谭惜讲了些怎样过分的话。

    “我跟你一起回去。”陆离说着,就挽起谭惜的手。

    “你敢!”陆母死死盯着两人交握住的手,脸色难看,“陆离,今天如果你敢走出这个家门半步,那你以后就再也不要认我这个妈了!”

    陆离的脸色越来越沉。

    “陆离!你就留在家里陪陪伯母吧。”谭惜轻哄了他,在他耳边低声,“伯母的情绪不好,你也看到了的,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我们谁都不要再去给她添堵了。”

    陆离听着,简直想撬开谭惜的脑壳看看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陆母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她居然还反倒让他不去给陆母添堵,难道这个小女人都不知道什么叫生气的吗?

    “就你好脾气。”陆离皱眉看她。

    谭惜弯唇,绽出一个柔和的笑,“你在这里陪伯母说说话,尽量去解她心里的心结,等会我也有事情要做,得快些走了。”

    “有什么事?”陆离一怔。

    “雷太太帮了我们那么大的忙,我总要请她吃顿饭感谢,所以你就不用挂念我了,安心留在这里陪伯母。”

    陆离想了想,还是点了头。

    “伯母,那我今天就先走了。”谭惜对陆母说。

    “不送。”陆母冷漠着表情。

    谭惜微微俯了个身,随后就在刘婶的陪送下走出陆家的门。

    “刘婶,你回去吧,伯母知道你送我会不高兴的。”

    “谭小姐。”刘婶叹着气,“我现在也糊涂了,不知道是该叫你谭小姐,还是该叫你大少奶奶。”

    谭惜抿唇笑,“您怎么习惯就怎么叫吧!”

    “那我还是习惯叫您大少奶奶。”

    “您最好别当着伯母的面这么叫。”谭惜又笑。

    刘婶看着谭惜的如花笑颜,颇为感慨:“我记得您当初在这个家里的时候,就是一副什么事情都很乐观的样子,就算大少爷根本没有好脸色给您,就算太太总是挑你的刺,可您总是这么笑着,就好像真的没有放在心上一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