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39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些都是什么啊”谭惜捂住嘴,点开文件夹里的一张张照片,有陆父和人坐在餐厅包厢里谈话的,有他拥着邵林楠秘密出行的,有陆父和那天肇事司机的短信截图,甚至里面还有一段音频,谭惜打开去听,竟是c市某一处楼盘开发需要批复,有人去隐晦贿赂陆父的录音。

    她去看陆离的脸色,见他神色变幻莫测的样子,也隐约猜出他心中在郁结着什么。

    “陆离,这些我们未必会用得上。”谭惜握着鼠标就要关掉文件夹。

    “不,用得上。”陆离制止了她。

    谭惜望着他,眼神分明是不赞同。

    “终有一天你会后悔的,你知道如果把这些东西用上,陆伯父”

    “我知道。”陆离截断她的话,“我知道一旦用上这些东西,我爸他将面对的不仅是失去和我争夺梦烧的资格,更会有牢狱之灾,我这样是等于把自己的父亲送进了监狱,可是我必须要这样做,因为你知道,现在我们家闹成这个样子,我爸妈是一定要离婚的,而陆家大部分财产都在我爸的名下,我不能让我妈失去丈夫后再失去这个辛苦经营了几十年的家。”

    “可是”谭惜咬了唇,忽然有些后悔在这个时候给他看这些。

    做出这样的选择有多难她知道,虽然是陆父不仁在先,可她还是不想就这样陷陆离于不孝的位置上。

    “不用想那么多。”陆离摸了摸她的头发。

    谭惜也只能无奈地点头,既然这是陆离的选择,也是不让陆家彻底倒下的唯一办法,那么也只能这样,但是,虞威又是怎样得到这些东西的呢?

    官场里的人说话做事都可谓谨慎到了极点,如果说是虞威早就买通了什么人进行跟踪监控,那也不太说得过去。

    “这些,应该是我爸某个政敌的手笔吧。”陆离看出她的困惑,“应该是虞威从那人手上买下的照片。”

    谭惜顿时恍然。

    这些照片虽然重要,可虞威买下这些照片的初衷就是公之于众,所以陆父的政敌才会选择卖掉这些照片,既能赚上一笔,又可以不费力气地达到自己的目的。

    “官场上的事情好复杂。”谭惜叹气,把盒饭往陆离面前推了推,“快吃吧,等会凉了就不好吃了。”

    陆离“嗯”了一声,却没有拿起筷子吃饭,而是握住了谭惜的手。

    “惜惜,谢谢你,你真的帮了我很多。”

    谭惜看着陆离认真凝视她的眼睛,有些动容:“我们之间还需说什么谢谢呢?在我最难、压力最大的时候,你不也是放下了一切选择到美国帮助我吗?你真心对我,我的一颗心自然也便朝向你了。”

    陆离滚动了几下喉结,感觉左胸口里像升腾起了一团火焰,那不灼热却暖得让他整个人都快化掉的温度,让他几乎拥有对抗全世界的勇气。

    他一伸臂将她揽进怀里,下巴在她的发丝上蹭着。

    “惜惜,有你我什么都不怕,真的。”

    谭惜笑着伸手推他,“好啦,这饭到底还要不要吃了?等会菜都凉了。”

    才刚吃过了饭,助理就硬着头皮来敲门,说是有些文件实在耽搁不得了,需要尽快审批。

    “那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了。”谭惜将空了的饭盒收进垃圾袋里,去看陆离,“晚上回哪里?不如你还是回伯母那里吧!她最近情绪不稳定,你和陆晟哥多陪陪她,她或许能心情好一些。”

    陆离蹙了眉头,“可是你一个人在家”

    “放心吧!我又不会害怕,你忘了我从前都是一个人住的吗?”谭惜笑盈盈地,“有什么事就电话联系吧!明天如果没什么事,我亲自煲了汤给你送来。”

    一想到这一别又要明天才能见到,陆离就满心的不情愿。

    “你就在这里陪我不好吗?放心,你不会打扰到我。”

    “还是不要啦,我在你办公室待得太久,你的员工会说闲话的,再说,我早上可是很早就醒了,下午我要回家补觉。”谭惜拒绝。

    陆离的眉头更紧地拧了拧,“我是这里的老板,谁敢说什么闲话?”,说着,又抬手指了指办公室里间的休息室,“你可以”

    “不要。”谭惜摇头,“这里闷得慌,我在这里睡会得睡眠狂躁症的。”

    陆离顿时哭笑不得,这个可恶的小女人为了不在这里陪他,也是什么理由都想了个遍了,居然还编出了这么一个闻所未闻的病症。

    “那我让司机送你回去。”他无奈。

    “我自己乘地铁就好。”谭惜吐了吐舌,在陆离再次开口前迅速跑到了办公室的门口,转头笑看他,“好啦,我真的不用让司机送,左右也是闲着没事,不如挤一挤地铁放松身心。”

    说完,就“白白”了一声,之后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办公室里的陆离又好气又好笑,扬着的唇角始终没有落下来。

    谭惜都是两个孩子的妈了,脾气居然还和小孩子一样,那股子闹腾劲儿跟大学时候一模一样,半点没变,亏他之前还觉得她成熟稳重了许多,敢情都是错觉。

    走出梦烧的谭惜没有走向地铁站,而是找了一处无人的地方,翻出手机思虑再三后,拨通了一串号码。

    “喂。”电话那端是一个略有些苍老的低沉男音,语气是下意识地和善慈祥。

    “伯父,我是谭惜。”谭惜开门见山,“请您和我谈谈吧,无论您有没有空,都请您出来和我,谈谈吧。”

    “呵呵,你是愿意交出你手上的股份了吗?如果不是,那我想我们没什么好谈的。”陆父的语气仍是一派温和慈祥,可这慈祥听在谭惜耳中,却是浑身发冷。

    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冷酷无情到抛弃自己的家庭,抢夺儿子辛辛苦苦创造的事业,甚至在暗地里找人谋害自己的儿子。

    “您还是出来和我见一面吧,否则,您可能会后悔。”谭惜没什么笑意地勾起了唇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