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40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环境雅致清幽的小茶馆里,谭惜与陆父面对面而坐。

    陆父看着从一进茶馆就在这里忙活着谭惜,眼底的情绪莫名,从前这有什么心事都写在脸上的小丫头,成长到如今,竟也有几分让人看不透了。

    烫杯、温壶、洗茶、冲泡,这些谭惜都没有让茶馆服务生来做,而是亲自挽了袖,一步一步地做着。

    很快,一壶气味幽香的碧螺春就已经泡好,只等人品尝味道最佳的第一杯。

    谭惜为陆父斟满了茶杯,双手递上,“伯父,您尝尝。”

    陆父看她一眼,眼底似有讥诮,伸手接过了茶。

    “洞庭碧螺春,茶中名品,嫩香、汤青,味醇。”谭惜向陆父介绍着,“从前我在陆家时常见您饮茶,想必您对茶叶比我要了解得多。”

    陆父低头慢慢呷了一口茶水,再抬头时,脸上已是挂了一丝怪异的笑:“这碧螺春虽然是茶中上品,可碧螺春生在春天,这眼看都是寒冬腊月的时节了,到底是陈茶,味道不伦不类,不如不喝。”

    “可即便是放了一年的茶叶,可这茶馆里还是有那么多客人喜欢它,您难道没听方才服务员说,碧螺春一直都是这家茶馆最受欢迎的茶么。”

    “那又怎么样?那些俗人的嘴里能尝出些什么好坏来。”陆父冷冷一声笑。

    谭惜弯唇,“怕不是俗人嘴里尝不出好坏,而是碧螺春产量少,价格贵,那些爱茶之人喜欢而又珍惜罢了,可有些人,偏偏就不懂得珍惜这名茶。”

    “丫头,你不用拿话点我,有什么你就直说了吧。”陆父捧着茶杯,漫不经心地去嗅杯中茶香。

    “伯父,你真是真的想好要抛下您的家庭吗?与你同床共枕了几十年的妻子,您看着长大一直敬您爱您的儿子,还有外人眼中您好丈夫好父亲的形象,您都不要了,是吗?”

    陆父又抿了一口茶,终是放下了茶杯,“有些时候,抛下一些东西,可能就会有更好的在前面等待着。”

    “你真的已经再三考虑过了吗?”谭惜不动声色追问。

    “如果茶的味道不完美,那就失去了品茶的意义。即便是喝,也只如一杯无味的白开水。”陆父意味深长地笑笑,看着谭惜,“你今天找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些吗?”

    谭惜点了头,“是,因为我觉得人有的时候难免会做一些错误的选择,而很多人会因为自己的选择堕入到万劫不复的境地,在这个时候,应该有个人站出来拉他一把。”

    陆父又是笑,只是笑容里的讥诮和轻蔑太过明显,破坏了他那仍有棱角的俊朗面容整体感觉,使得他看上去满面奸相。

    “丫头,你不要太过狂妄了,在我面前你不过是个比我的小儿子还要小上几岁的小丫头罢了,你才吃过几年的米、几年的盐?别说是你,就是你爸爸亲自到我面前来,他也未必敢这么教训我。”

    谭惜不动声色,冷静得出乎陆父的意料。

    “伯父,我这不是在教训您,您做的那些事情,怎么会是三言两语就能教训得了的呢?”说到这里,谭惜的心硬朗起来,面上微微露出了笑,“或许啊,您真的需要一场更大的教训。”

    “这又换成了威胁?”陆父失笑,“好吧,那我就等着了,我倒想看看我能怎么受训教、受什么教训。”

    陆父离开了茶馆,谭惜透过窗子去看,见他上了一辆宾利车,司机在主驾驶的位置上,表情十分恭敬。

    这些年来,陆父一直都享受着别人这样的恭敬,人人都被他的身份和威严所震慑,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去讨好、去巴结。

    被人捧得久了,心难免就会飘飘然。

    谭惜给自己斟上了一杯茶,慢慢品着口中带着淡淡苦味的清甜。

    既然他不知悔改,不撞南墙不回头,那她也无需再顾虑什么,没有心的人,接受到怎样的惩罚都不值得同情。

    只是不知道,他的心飘得有多高,如果从那个地方跌下来,会摔到什么样的程度。

    宁静无事地过了几天,15号的时候,谭惜亲自设计的手镯终于在美国上了市。因为之前工厂的耽搁,所以推迟了一段时间,这让早就翘首以盼的人们更加对这款首饰期待起来。

    “很可惜你没有在美国,如果你能够出席发布会的话,这款首饰的热度应该还会再高一些。”电话里的alice说。

    “抱歉,我就这么把公司扔给你了,实在是很不负责任”谭惜苦笑着。

    alice对她没有好声气,“你知道就好,还有,法国那边前几天来了人,好像是一家叫‘janeeyre’的集团,想买下我们一部分的股份,将我们的珠宝首饰放到法国的商场销售,最主要的,是他们和巴黎时装周有合作,我查过了,曾经有几款t台走秀服饰就是他们供给那边的。”

    “这些我不是很懂,也拿不定主意,你觉得怎么样?”谭惜问。

    “我也拿不定这个主意,毕竟这不算是一件小事。”

    “那”

    “你不懂这些,可你身边不是有个懂的吗?”alice在电话里笑,“对于这些个利益关系,没有谁能比陆离算得更清楚明白了,你可以去问他。”

    谭惜顿了一下,然后开口:“这样吧,如果法国那边不急,你就让他们等一小段时间好了,等过些日子我们再给答复。”

    “可以,不过你还是别让人家等久了。”alice说完,转了个话题,“最近过得怎么样?和陆离过上了神仙眷侣般的生活了吗?”

    谭惜听着alice标志性地讥嘲,忍不住无奈地笑,“alice,你就不要再变着法地说我了,你也不要对陆离有什么误解,他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你想多了,我只是随口开个玩笑。”alice在电话那头轻笑一声。

    “你呢,最近过得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老样子而已。”alice似乎懒得再和谭惜说这些寒暄的废话,“行了,国际漫游费很贵,有什么事用邮件联系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