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47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是。”谭惜点头,想起曾经他对自己的照顾,忍不住嫣然一笑:“看到你,总会想起过去的日子。”

    尽管那段日子过得不尽艰辛,可到现在,她已经能够做到笑着怀念。

    苏儒亦是微笑:“你与从前没什么变化,还是老样子。”

    “我以为我变了很多。”谭惜弯着唇,“倒是您,真的和从前一样,让我觉得亲切。”

    二人正说笑寒暄,谭惜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很是不悦的声音。

    “谭惜!”

    苏儒循声望去,眼里闪过一道意味不明的光,“结果,你们还是在一起了吗?”

    谭惜还未来得及回答,陆离就已快步走到她身边狠狠将她往身边一拉。

    “你做什么!”谭惜哭笑不得地看着他摆一张臭脸。

    “故人叙旧,很感人的场面么。”他冷冷扫了苏儒一眼。

    谭惜瘪了瘪嘴,“你倒是记得清楚。”

    陆离气得不轻,这个小女人真的以为他失忆会把她曾经上过苏儒车的事情忘掉么?

    “陆总。”苏儒对陆离颔首。

    陆离扬着下巴,眼神冷酷,倨傲得让人想揍上一拳。

    “你怎么才到呢?我早了你近半个小时,我差点就以为我被你放鸽子了。”谭惜抱怨着,语气里有着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撒娇。

    苏儒在一旁闪动目光,轻咳了一声,开口:“你们先聊,我那边还有事,就先去忙了。”

    “好,我们有空再约。”谭惜连忙说。

    目送着苏儒上了楼,谭惜一转头,就看到脸色黑如锅底的陆离。

    “醋坛子翻了?”谭惜弯着眼睛笑。

    “你怎么和谁都能套上近乎?这些男人哪个都不如我优秀,你和他们有什么好聊的?”陆离黑臭着脸,揽着谭惜就要往楼上走。

    谭惜有些不自在,“等会会有很多记者吧?我们这样”

    “今天你是以梦烧的总裁夫人、这场晚宴的女主人的身份来参加,等会你只管大大方方地拿出你那能说会道的劲儿,其余的什么都不用理。”

    总裁夫人?晚宴的女主人?谭惜又是羞红着脸,又是惴惴不安。

    “可是这样会引来别人说闲话吧!毕竟我”

    白天刘婶说的那一句“二手货”,到现在还萦绕在她心头挥之不去。

    “嘴长在她们身上,随便她们背地里怎么说,可如果被我听到,那我就一定不会放他们好过。”陆离毫不避讳地在一楼厅堂里亲她的脸,“你是我的宝贝,我恨不得时时带着你,向全世界炫耀我拥有你。”

    谭惜的脸颊烧得更厉害,眼里却仍有一丝犹豫:“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你的公司应该再容不下什么丑闻了,虽说你不是这样认为,可在别人眼里这就是一件令人耻笑的事情。”

    “我自己创下的公司,我当然有足够的能力去经营好,还怕那些流言蜚语么?难道在你眼里,我的事业是随随便便就能被击垮的?”

    谭惜望着陆离微皱着眉的认真神色,静默一会儿,回头望了一下正在陆续往酒店进的人群。

    “就算我们想低调,恐怕也低调不起来了。”这个时候,她反倒轻松下来,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感觉。

    有人路过他们身边,在认出陆离后,他们的脸上无一不是惊讶震惊的表情。

    “我们上去吧。”

    一路和陆离手挽着手上了二楼,收获了许多复杂难辨的目光,谭惜觉得人生里从未有哪一刻是比现在更加难熬的,那些个或是讥诮或是厌恶的眼神,纵使她见得太多,一时间也还是觉得揪心。

    “陆总。”有人走上前来,脸上挂着客套的笑,“这位美丽的小姐是您的女伴吗?您的眼光可真好。”

    “或许,叫她陆太太会更准确。”陆离没什么表情地说。

    那人眼底有光芒一闪而过,立刻跟着叫了一声:“陆太太!”

    厅堂里立刻起了一阵不小的议论声。

    人声嘈杂,她们具体议论了些什么谭惜也听不大清楚,只能从她们轻蔑不屑的眼神里读出她们说的并不会是什么好话。

    虽然这件事在她们看来荒唐无比,可整场晚宴里想要巴结陆离的人还是络绎不绝。

    听着陆离和他们高谈阔论一些她根本听不懂的事情,谭惜顿觉自己在这个圈子有多么格格不入,没过一会儿,陆离的私人助理就来通知他去门口应付记者,陆离本想带着谭惜一起,却被谭惜随意寻了个借口拒绝了。

    “我想去一趟卫生间,就先不陪你过去了。”她浅笑着看他。

    陆离略一思索,还是点了头。

    “卫生间在那边,出来后在这里等我。”

    谭惜无奈:“我知道卫生间在哪里,你忘了我以前在这里做过大堂经理了么?”

    “好吧。”陆离不放心地嘱咐她,“哪儿也不准去,就在这里等着我。”

    谭惜连连点头。

    转身走向卫生间,她先是对镜子补了补口红,之后又打开水龙头准备洗手。

    就在这时,她听到卫生间的隔间里传出女人不屑的声音。

    “刚才那女的你们看到了吗?果然是长了一张能上位的脸,先是和帝听传媒的公子结了婚,这不,人家才死了多久啊,她就又抱上了一尊大佛,你们说现在的男人是不是真的都只看脸,连基本的廉耻都不在乎了啊?这年头很流行捡破鞋吗?”

    “这个圈子里早就有他们的传闻了,想不到竟然是真的,凭陆家的背景,怎么可能会要一个二手货?!我是真想不明白了。”

    不过隔了短短半天,“二手货”这个词就又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谭惜沉默洗着手,脸色苍白。

    “之前我还对陆离有好感来着,想着他离了婚,我或许能有点机会,没想到他还捡破鞋上瘾了,先是娶了一个夜店小姐,这次又要了一个二手货,陆家的‘新鲜事’可真是层出不穷!”

    谭惜连烘干手都忘了,转身就要满手湿淋地离开。

    身后忽然就传来门开的动静,方才在隔断里聊天的女人们陆续走了出来。

    “你都听到了?”其中一个女人挑眉扫了一眼谭惜尚未烘干的手,勾着唇怪笑,“听到了也没关系,我们原本就没打算避你,我们都好奇的很,你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能征服掉两个那么优秀的男人啊?说个秘诀,让我们也都学学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