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50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陆总客气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您年轻有为。”雷宇客套地笑着。

    “哪里,如果不是因为您支援的那五千万,我现在恐怕也是焦头烂额。”陆离亦是面带微笑。

    谭惜听着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恭维,顿觉煎熬无趣。但凡商界里的人,一见面都要谈一谈当局的金融时态,谭惜听了头大,寻了个机会,不顾陆离阻止的眼神就逃也似的往外走。

    等出了酒店她才觉得好了些,里面的氛围就像一块大石头,沉甸甸地压在她胸口,让她难以呼吸。那些人瞧她的目光或是好奇,或是不屑,好似她是一个衣衫不整硬闯入那纸醉金迷世界的乞丐,在嫉妒与傲慢面前,所有人都忘了她曾经也是豪门之女,也曾受到众人的追捧巴结。

    由于这场晚宴是对记者开放,所有记者都持了工作证进了会场,谭惜也不担心会受到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记者追着采访,索性就坐在了酒店门口的石阶上。

    坐了没一会儿,她就打起了寒颤。

    此时已是初冬时节,早晚温差很大,这会儿到了夜里,冷风嗖嗖地往她礼服里面灌,冷得她怀疑人生。

    她默默撩起裙子起了身,向着停车场走去。

    打开车门,她才坐上了主驾驶的位置,就听到副驾驶那边的门也被人打开。她骇了一跳,又惊又怕,怎么也想不到在这样遍布摄像头的停车场里还会碰到毛贼。

    待到她看清那人的脸时,她先是微怔,随后大大地舒了一口气。

    “以为我是抢劫的吗?”简辛找了个舒服的坐姿,笑眯眯地看着谭惜。

    “你吓死我了。”谭惜拍拍胸口,随后好奇询问,“简家也被邀请来参加晚宴了吗?”

    简辛点头,“简家这次也算是陆离的救命恩人,他怎么敢不邀请?”

    谭惜笑起来,“那你应该在里面好好听陆离对你感恩戴德才是,怎么又跑到这里来了?对了,你又是怎么找到这里的?难道是一路跟着我过来的吗?”

    “比起听陆离的感恩戴德,我更愿意听你说谢谢,况且陆离也不像是会对别人感恩戴德的人吧。”简辛勾着唇角,笑得俊俏好看,“至于我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我的车就在那边停着,你不至于要把我想成尾随变态吧?”

    谭惜脸一红,知道自己是水仙开花自恋了。

    “好像你很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上次也是,晚宴还没结束就紧着往外跑,我还以为你是被我妹妹气得不行才跑出去,结果竟是你根本不喜欢这种场合么?”

    谭惜开了车内的空调,在风扇的吹风下,微微点头。

    “如果你决心和陆离在一起,那你今后就要应对更多这种场面,你确定自己不会后悔吗?”

    “这是什么话”谭惜失笑,“在我心里,只要能够和他在一起就已经是很幸福的事了,出席这种场合,我虽然不喜欢,可也称不上有多厌烦,这在我和他之间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件鸡毛蒜皮,你怎么想到要问我这个?”

    简辛眨了眨眼,“因为我在想,事到如今我还能用什么方法把你夺过来。”

    谭惜怔忡了眼神,“简辛,我是真心实意把你当成我的好朋友,我们之间也只能是朋友这样一种关系,你喜欢错了人,这世界上的好姑娘多的是,你为什么就”

    “可我就觉得你好。”简辛深深叹息一声,随后凝视了她的眼睛,“和你在一起,我心情既轻松又愉快,你是个很有意思的女人,有时候柔得像温室里的花朵那么弱不禁风,有时候又凌厉泼辣得像个小辣椒,越是和你接触,我对你的兴趣也就越浓,心里更是嫉妒死了陆离,我很气,气命运不公,为什么你先遇到的人偏偏不是我。”

    谭惜启了启唇,终又阖上,到底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你怎么又是这幅表情,好像我说的话有多让你困扰似的。”简辛的眉眼里已经满是带着痛意的无奈,“就算你不打算接受我,可也不至于这么苦大仇深的样子。”

    “简辛,我不是”谭惜捏了捏手指,“总有一天,你会遇到更好更适合你的人,但我们终究是不可能。”

    “那只不过是你认为,你心里认定了陆离,自然是觉得你和别人不不可能。”简辛黑眸里带了薄怒,“凭什么他曾经那样对你,你还要始终对他如一?你以为我没有查过你们的过去吗,他让你独守空房,和别的女人另筑爱巢,经历了那么多,你难道就不觉得失望?还是说他现在对你态度好些,你就可以把从前的什么事都忘得一干二净,只记得他现在对你的好?”

    谭惜被他连珠炮似的话说得脸色白起来,她摇摇头:“简辛,我和他之间发生了太多太多,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

    “你为什么就不能听听我的劝?哪怕你还是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可那个人为什么一定是他?他曾经是怎么待你,难道你真的好了伤疤忘了疼吗?还有你的两个孩子,我不认为他会是一个好父亲,你可知道在你去美国的那三年,他在国内还有一个女人吗?”

    谭惜起先是摇头,随后反应过来他说了些什么,怔忡地抬起眼。

    “你说什么?”

    简辛意料之中地冷笑:“他果然还是瞒了你,我查过了,你去美国的三个月后,他在夜总会认识了一个女人,还单为那女人安置了住处,据说是在郊区,他和那女人关系一直不清不楚,你该不会还要为他辩解那是他单纯的朋友吧?”

    “怎么可能”谭惜白着脸摇头,“你是听了什么人胡说,他那时已经和顾之韵结婚,怎么会在新婚之后又去找别的女人?”

    “那你便去问他好了。”简辛皱眉,似乎对谭惜的态度又难过又失望,“我不会因为想要挑拨你们就编出这样污蔑人的谎,我说的是不是事实,你还是找他去仔仔细细问个清楚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