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51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黑暗的房间里,谭惜往身旁轻探了手臂,触到的却只是淡淡余温。

    她睁着一双黑亮的眸子,开始望着天花板发怔,尽管一片漆黑下她什么都看不到。

    简辛同她说的那些话始终在她心头,像一块堵着她的石头,让她的心情始终上不去也下不来,只有一片让她沉静心灰的冷意。

    不是她不相信陆离,可她看简辛的模样,实在不像是说谎的样子,况且他也犯不着对她说这样的谎。

    也并非是她一定要纠缠于陆离的过去,只是她实在无法相信也无法接受,那时心心念念一心要同顾之韵在一起的陆离,在她成全离开后,竟又转瞬找了别的女人。

    如若真是这样,那她曾经满腔的爱恋和几年的苦守,倒像是笑话一场。

    待到陆离轻手轻脚地走回来,发觉谭惜已经醒了后,钻进被子里抱了她,在她耳边轻声:“我吵醒你了吗?”

    谭惜在黑暗中摇头,“没有,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醒了。”

    “怎么了呢?从晚宴回来我就感觉到你情绪不对劲,是不是你遇上了什么人?”

    谭惜又是摇头,整个房间静悄悄的,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

    “你的记忆恢复得怎么样了,能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吗?”谭惜轻问。

    “以前?那是多久以前呢?如果是关于你的,我连你大学时候逃课跟在我后面跑的事情都记得。”陆离说着就带了笑音,声音里还有几分怀念。

    谭惜张了张口:“我说的是我去美国的那几年”

    陆离的笑容一顿,似乎在记忆力搜寻着那几年的记忆,可他记得零零散散,有些能很清楚地想起来,有些却只是一些抓不住的记忆碎片,他也不知道究竟是记得,还是失忆给忘掉了。

    谭惜见他踟蹰,到底于心不忍,只好暂且压下心头烦乱,伸手为他提了提被子,“早点睡吧,这段时间‘梦烧’上下人心惶惶的,所有人都以为你也该重振军心了,年底的新品也马上就要出来,很多事情都等着你去操心呢。”

    “倒不如就让我爸把这破公司抢了去,也好过我整天忙得陀螺似的没时间陪你。”陆离在黑暗中眨着黑玛瑙一般的眸子,抱着谭惜的手臂微微收紧,“今天上午的事情我都听等等同我讲了,他说奶奶打了妈妈,怎么你都不告诉我?你到底还受了什么我不知道的委屈?”

    谭惜拍拍他揽在她腰间的手,以示安慰:“不过就是伯母情绪不好,错手才不过,你是怎么联系到等等的?”

    “我妈给他买了部手机。”

    谭惜顿时惊讶:“他才多大点一个孩子?这么早就给他买手机,让他去看网络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怕是以后要玩物丧志”

    “我们的孩子,不会。”陆离将她的身体转过来,让两人面对着面,“你不要转移话题,或者你以为我出了一次车祸脑子就坏掉了吗?我妈是因为什么打你,等等都一五一十地和我说了,你怎么那么傻?你为什么要将举报我爸的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你明明知道就算我妈知道这些事都是我做的,她也不会对我怎么样。”

    “我不想你和伯母之间有什么嫌隙,你知道吗,自从伯母打了我那一巴掌之后,我就更加觉得我的做法是正确的,如若让伯母知道举报伯父的人是你,她一定会心寒绝望,不管怎么说,你到底是他们的儿子,有些事说出去确实不好听,我们要想过上从前那样安安稳稳的生活,用点手段是必要的,而且伯母一向不怎么喜欢我所以这件事,由我担着最适合不过。”

    陆离听着她的话就觉得心疼:“你为什么事事都要为我着想?你那么想要获得我妈的认同,到头来却为我担下了这个罪名其实根本没有必要啊!无论我妈她心里怎么想,外界的人又怎么议论,我只求自己问心无愧,你又何必”

    “我也是为了我们以后的日子做打算,你也不想伯母除了讨厌我以外,对你这个亲生儿子也恼怒怨恨吧?”谭惜在黑暗中轻轻笑起来,“再说了,也不是件什么大不了的事,等伯母过几天想明白了,这事自然也就过去了,你不用纠结那么多。”

    陆离抿了唇,半晌,谭惜感觉到陆离放在她腰间的手更加收紧。

    “惜惜,你是我此生最珍惜最看重的宝贝,时隔那么多年我们还能走到一起,我已经很幸福很知足,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有时你觉得你是帮了我,可你知不知道,我妈打在你脸上的那一巴掌,就像在我胸口插了一把刀那样疼,我宁愿自己去挨打挨骂,也不想你受到半点委屈。”

    谭惜感动了半天,才低声道:“这又算什么委屈了?只要我们好好的在一起,彼此不相负,这些又能算什么委屈呢?”

    暗色里,陆离似乎看到谭惜低下了头。

    “睡吧,操心了这些日子,事情却还一点都没少,公司和家里都有一大摊子的事,等我们再稳定些,就把儿子女儿接回来。”陆离凑近了,在她脸上印下一个轻柔的吻。

    “我爱你。”

    寂静了几秒后,陆离在期许中听到了自己满意听到的那句话。

    “我也爱你。”

    对于这个小女人,自从他们朝彼此踏出那一步后,他就像是捧着一件失而复得的宝贝,怎么看也看不够,怎么抱也抱不够,只觉得人生拥有了她,就再也没有别的什么好追求。

    在谭惜迷迷糊糊将要睡着的时间里,又听到陆离放低了的声音。

    “惜惜,等我把什么都处理好,我们就结婚吧?我欠你一场盛大幸福的婚礼,也欠你一个耽搁了许多年的美满家庭,我都补给你,倾尽我的所有补给你,好不好?”

    虽然闭着眼,可鼻尖还是止不住地泛酸,谭惜忍着眼泪,回以一声轻得快要听不见的应答。

    “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