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54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怎么看都觉得好看。”陆离憋不住笑起来,唇轻轻柔柔地印在她额头。

    谭惜顷刻间消了气,也忍不住笑:“我今天是化了妆的,你就不怕亲了一嘴的粉?”

    “不怕,不仅不怕亲一嘴的粉,甚至还想试试亲一嘴口红的感觉。”陆离弯唇,目光定在她涂着浅粉口红的唇瓣上。

    “别!”谭惜急忙护了唇,翻着白眼,“我刚好涂好的口红,可不想还没到酒店就毁了。”

    陆离只得作罢,“那好吧,那就回家再毁。”

    谭惜又瞪他一眼,随后想起什么,有些担心地问:“今天秦商会去吗?”

    “也许会,也或许不会,谁知道他的。”陆离浑不在意。

    “我怕秦商去了,宁甜的情绪会不对也怕秦商不去,他们两个真的就这样彼此错过。”谭惜一想到这些就忍不住唉声叹气,为自己的好朋友忧心不已。

    订婚的地点是在一家七星级的酒店,来了很多人,谭惜搜寻了一圈,没有看到秦商的身影。

    陆离一出现,就被许多人团团围住客套寒暄,谭惜急着要去化妆室找宁甜,于是用眼色给陆离打了招呼,自己提着礼服的长裙摆步履匆匆地往酒店里面走。

    化妆室里,宁甜已经整齐穿着礼服,妆容也不似从前随意,而是刻意被化妆师描得温婉秀丽。

    “宁甜,这样子真不像你。”谭惜走了进去。

    “你来了?”宁甜见了她,扬起脸冲她一笑,随后不甚在意地打量着镜中的自己,“我原本是短发,可是这几个月硬是被我妈逼着留长了,说是短发太过青春活泼,一点不像个温柔贤惠的家庭主妇。”

    谭惜听她的语气,心里泛着疼:“你就算执意要留短发又能怎样?伯母她那么疼你,难道还会和你纠结这一个发型问题吗?还不是因为你自己倔!”

    “林朝晖也说了,他喜欢长发飘飘的女人。”

    谭惜恨不得抄起化妆台上的化妆工具去敲她的头,看看她那颗小脑袋里究竟都装了些什么。

    她几时变成那种刻意迎合别人喜好的人了?

    “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虽说要让伯父和伯母跟着你掉一回面子,可总比撘上你的后半生幸福要好得多。”谭惜说着就要去拆她头上的发饰,“你那么短的头发,就算勉强盘起来也歪歪扭扭得不好看。”

    “别动!”宁甜躲了她的手,“外面那么多人看着,我要是真的反悔,那不就是在打林家的脸吗?”

    “谁叫你当初任性,非要答应下来这门亲事。”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竟是宁母站在门口,脸上没有半分喜色。

    谭惜立刻行了礼,“阿姨”

    “小惜,你也别劝她了,事到如今就算她不喜欢林家小子,那又能怎么样呢?当初咬死了要定下这门亲的人是她,要是她现在反悔,那岂不真就是我宁家在变着法地羞辱林家吗?订了亲,以后她们的日子过成什么样都由她自己受着吧!就算你再怎么苦口婆心地劝,这事儿也基本成定局了,改不了了。”

    谭惜心中抑郁,“可是阿姨,宁甜是你最疼爱的女儿啊,你就忍心看她要嫁给一个她根本不爱的人吗?”

    “不忍心,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宁母的眼神瞬间黯下去,即使穿着华贵礼服,化着精致端庄的妆容,她这一刻的憔悴也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掩盖的。

    “你看看你,究竟让多少人为你操碎了心。”谭惜回头对宁甜低斥。

    宁甜抬眼看了看宁母,“妈,你不在外面招呼宾客,怎么有空跑到这里。”

    “刚才有个人说想见你,被我给打发走了,模样挺俊的一个小伙子。”

    宁甜和谭惜都是微微一惊。

    “那人可能是秦商。”谭惜说。

    宁甜只惊异几秒就冷静下来,随手整理着盘起的头发,“秦商不秦商又怎么样,左右不过是来送红包或是送订婚礼物的。”

    “他如果只是为了送红包、送订婚礼物,又何至于要特地跑来找你?”谭惜思量着,想着用个什么样的理由支开宁母,好让宁甜和秦商见上一面。

    宁甜表面不动声色,心却已是狂跳不已。

    谭惜的话不无道理,那句话背后的可能更是让她慌得不知所措。如若不是为了送红包,那秦商特地跑来这一趟的目的又是什么?会不会是

    手中原本拿着的梳子突然就掉落在地上。

    宁母皱眉看着宁甜。作为母亲,她又怎会不知道宁甜的心从刚才起就完全乱了套?

    正在谭惜苦想着理由时,宁母丢下了一句话:“你们尽快收拾一下,等会订婚仪式就要开始了,我先去前面招呼客人。”

    谭惜心下一动,等宁母的身影消失不见后,当即翻出手机就要拨通秦商的电话。

    “等等一下!你打给谁啊?”宁甜慌着脸,明知故问。

    “打给那个想见你的人。”谭惜弯唇微笑。

    拨号之后,电话那端响了很久的等待音才被人接起来。

    “喂,嫂子?”那头似乎很吵闹,音乐声和噪杂的说话声混在一起,秦商不得不提着嗓子大声说话。

    谭惜被话筒里的噪音吵得直皱眉,“你现在在哪里?我和宁甜就在化妆室,你过来吧!”

    “什么化妆室?”

    谭惜一怔,“就是酒店的化妆室,你找不到吗?”

    秦商笑起来:“嫂子,你和宁甜在化妆室,叫我过去做什么啊?我又不会化妆,我这边吵得不行,有什么事等会再说吧!”

    “刚才想见宁甜的那个人,不是你?”谭惜骤然收缩了瞳孔。

    旁边一直期待着的宁甜也是一呆。

    “嫂子你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好好的在酒吧喝酒把妹,见什么宁甜啊?”

    谭惜的心逐渐沉了下去,“今天是宁甜订婚的日子,你该不会没接到邀请函吧?”

    “接到了啊,但我这边有约呢,这样吧,等会你让宁甜把卡号给我,份子钱我打到她账上,放心,我这人该懂的规矩还是懂”

    宁甜突然就抢过了谭惜的手机,狠狠按下了挂断键。

    谭惜默默无言,在这个时候,任何安慰都无疑是最苍白无力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