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重启家园  赘婿  魔道祖师  全职高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56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怎么”宁甜不能置信地看着突然出现的秦商。

    林朝晖不明白地看着从始至终都没有瞥过他一眼的秦商,不解这个突然冒出的男人究竟有什么目的,总该不会是抢亲?

    “您是?如果您是来参加我们订婚仪式的宾客,还请您到那边就座。”尽管心里有着不满,但在众目睽睽之下,林朝晖还是尽可能地表现出自己的绅士风度。

    “她不会和你订婚了。”秦商扫了一眼林朝晖,虽然那眼神没有任何含义,可在林朝晖和所有人看来,那就是赤裸裸的轻蔑、漠视。

    一名身着金色礼服的妇人原本面带微笑地站在后台,见状,立刻提了裙摆面带惊怒地走过来,一面试图将秦商喝走,一面又要压低声音,避免让今天来到这里的人们看了笑话。

    “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又在胡说些什么东西!”林母瞪着秦商,语气威胁,“你最好赶快离开,否则我们就要叫保安了!”

    “那就叫吧,总之,今天她不能和你儿子订婚了。”秦商用下巴一指宁甜。

    底下的宾客们都已经开始面带兴奋地议论。看戏,是这个圈子里大多数人乐衷的事。

    林母细细瞧了瞧秦商,半晌,脸上绽出不屑的冷笑。

    “你是来砸场子的?呵呵,年轻人,你可千万不要因为一时糊涂就做出什么你无法承担后果的事,今天这个订婚仪式对我们两家人来说很重要,我不管你是什么来头,和我家儿媳妇又是什么关系,总之请你识相些,尽快离开,以后也不要再来骚扰我们家的人。”

    秦商漫不经心地应对:“阿姨,您现在叫‘儿媳妇’还有些早吧?况且您真的以为我只是一时冲动才跑来这里的吗?实不相瞒,今天这个订婚仪式,我是毁定了。”

    宁甜在一旁连话都不太说得出了:“秦商,你”

    “你先别说话。”秦商瞧她一眼,又将视线转向林朝晖,“不好意思,你身边的这个女人是属于我的,我恐怕不能让给你。”

    这又是什么戏码?电视剧里的霸道总裁式抢亲吗?

    谭惜和陆离坐在底下,为宁甜开心之余,又不得不为后续的收场发愁。

    如今被秦商这么一闹,无论订婚仪式有没有被成功破坏,宁、林两家在这个圈子里也都大大丢了一回脸,宁家倒还好说,林家遭受这么大的羞辱,定是要全部将气撒在宁家身上,轻易不肯罢休了。

    宁甜站在台上,听着秦商这些挑衅意味十足,却又端的让她暖心的话。

    “你怎么来了?”宁甜还是忍不住出声。

    “不是和你说了,先不要说话。”秦商没好脸色地瞪她。

    宁母站在台下,忧心如焚却又不知所措。她的本意是上前去赶走那个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男人,可宁父偏偏不让。

    “你去了又能解决什么?你看那小伙子的模样,是铁了心要破坏今天这个场子,而且你仔细看咱闺女的眼神,可不就是对那小伙子有意思么?你就由着他们闹吧!”

    宁母气得不轻,“哪有你这样当爹的?一点正经都没有!秦家的那小子要是真的喜欢咱闺女,又怎么会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之前给他们安排相亲他们都相不到一起,现在又来凑什么热闹?”

    “说不定是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心,不过现在总归还不算太迟,我们还是想想等会怎么收场吧!”

    宁甜望着秦商,嘴唇翕动,本意是想说几句骂他的话,可才张了嘴,心情就莫名其妙地委屈得不行,险些直接哭出来。

    “宁甜,这是你的朋友吗?你不愿意和我订婚你可以直说,你为什么要找人在这种场合下羞辱我们林家、给我们家难堪?”林朝晖白着脸,抑不住心中腾起的怒火,“你这下让我们家以后怎么做人?我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怎么下台!”

    还未等宁甜开口,秦商就已经讥笑着出声。

    “你这人真是好笑,明明是我自己突发奇想,就想来砸个场子,你不敢跟我对峙,却要拿一个女人泄愤,你到底还是不是个男人?”

    林朝晖的脸又涨成了红色,“你们一对狗男女,没有好东西!”

    他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好能够被台下坐得近的宾客听见。

    “不是说林家的小儿子彬彬有礼,很有涵养吗?这怎么还骂人啊!”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故意大声将底下人的心思往林朝晖身上引,“而且他还不分青红皂白就指责女方,这也太没教养了!”

    “还真是,不过他大概也是因为男人的尊严被挑衅,气急了吧,情有可原!”

    那些议论声没有刻意压低,一句句地钻进在场人的耳朵里,林母的脸色铁青,走到一旁叫来了什么人,示意他先将宾客都送走。

    “这就不让看了?没意思。”所有人大失所望。

    谭惜被陆离牵着,跟随着离场的人群往酒店外走,她不时回头望望,掩饰不住担忧。

    “我们在外面等等吧。”陆离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细心替她披上,“早知道就该多拿一件衣服出来,你这礼服这么薄,冻到了怎么办?”

    “我心里在跟着上火呢,哪里还会冷?”谭惜叹气。

    陆离揉揉她的脑袋,笑她:“你需要操心的事情可真多,与你有关的,与你无关的,你都要跟着掺和。”

    “宁甜是我最好的朋友啊!”谭惜深埋着头。

    陆离一伸臂将她揽进怀里,见她情绪实在不稳定,到底不忍心,只好在她耳边轻声安慰:“放心吧,秦商既然肯在今天来找她,就说明他心里还是有宁甜的,无论是站在朋友的立场单纯不希望她草率订婚也好、还是站在男人的角度不希望自己有好感的女人投进别人的怀抱也罢,他心里总归是有她的。”

    谭惜在他的怀抱里点头:“我希望他是第二种否则,宁甜的心会更痛苦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