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57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宁甜,你和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待宾客全都离场后,林母冷眼看向宁甜。

    “她是我的女人,您还需要再确认一下吗?”秦商勾勾嘴唇,“阿姨,不好意思了,宁甜不会成为你们家的儿媳妇,今天的事情我也很抱歉。”

    “抱歉?你还知道抱歉?”林母瞪大眼睛,“你这么羞辱我们林家,仅仅是说一句抱歉就没关系了吗?我告诉你,这事没完!”

    “那你想怎么样呢?”

    “你必须公开向我们家道歉,并且还要声明是你和宁甜有私情在先,我们家完全不知情!”

    后台里听着的宁母“刷”地白了脸,心里一急就直接站出来,“凭什么?你们林家想把所有事情都甩在我们家宁甜身上,这不是明摆着要让她臭着名声、被人唾弃耻笑吗?”

    “怎么,这个时候知道站出来替你女儿说话了?”林母冷冷看着宁母,想着经过今天的事,左右宁、林两家也好不了,还不如直接就撕破脸皮,“你女儿勾搭男人来订婚仪式上搅局,底下那么多人都在看着,难道我们家朝晖就活该被人笑话,活该被你女儿戴绿帽子吗?”

    “你怎么说话的!”宁母气急攻心,连着咳嗽了好长一阵。

    “妈!”宁甜咬着牙,转头去看面目冷漠的林母,“林伯母,我一直敬您是长辈,今天的事情也的确是我对不住您家,可您有什么大可以冲我来,何至于对我妈说那样的话?”

    林母一把将林朝晖拉扯到身边,看着宁甜的表情已是嫌恶,“宁甜,我之前一直以为你是个好孩子,可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朝三暮四的人!你自己做了这样的事情让我们林家抬不起头,还敢来怪我对你妈出言不逊了?我实话告诉你吧,什么样的妈生什么样的女儿,看你这幅样子,想必你妈”

    “阿姨,我劝您还是积点口德。”秦商脸上始终挂着的笑逐渐褪去,“您看您儿子,面黄肌瘦,眼圈还隐隐发青,就算上了妆遮掩也还是像个病鬼,您这再不积点口德,恐怕”

    接下来的话没说完,秦商住了嘴,喉间发出冷入心脾的笑声。

    林母的表情先是一僵,随后眼中的慌乱之色汇聚。

    “你乱说什么?我儿子的身体好着呢!”

    宁母见林母的反应有些异常,立刻就起了疑心,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林家的小儿子——林朝晖。

    林朝晖畏畏缩缩地躲在林母身后,林母看到宁母的目光看过来,连忙侧过身体挡住她的视线,并且皱眉嚷嚷:“你看什么?我儿子他是个老实孩子,他几时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亏我先前还以为你们宁家是一户正经人家,没想到教出来的女儿竟是这样的货色!”

    宁母一气之下,心口又难受起来,不得不被宁父扶着不断拍背才能顺上一口气。

    秦商扫了一眼气得不轻的宁母,转头看向林母的目光愈发冰冷。

    “阿姨,看来有些事我不说明白,你是不知道害怕了。”

    林母的瞳孔微微收缩。

    宁甜一边帮宁母揉着胸口顺气,一边抬眼,有些诧异地看着秦商,不明白他到底知道些什么。

    “我之前说的话或许有错,照我看来,您儿子的模样不像是病鬼,倒像是个——瘾君子。”

    一字一句,将在场的几人都震得僵在原地。

    “你、你胡说什么啊你!我看你根本就是狗急跳墙,见谁咬谁了!瘾瘾君子?亏你倒是想得出来,你怎么不说我儿子是个杀人犯啊?你怎么不编个靠谱点的啊!”林母怒不可遏,先是破口大骂,极尽难听粗鄙之语,随后又站在原地低头,吭哧吭哧地抹起了眼泪。

    “你们不就是欺负我男人死得早,看我一个女人家好欺负吗?你们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我们家难堪,还不准我们生气说几句了?”

    连宁甜也在秦商身后扯他衣角,压低声音:“你有什么证据就敢这么说人家?信不信人家告你诽谤啊!”

    秦商不理会她,又开了口:“阿姨,您现在敢跟我去警察局给您儿子做尿检吗?如果您儿子真是被冤枉的,那就随便您告我诽谤还是怎样。”

    林母的表情有几秒钟的定格,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走起了蛮不讲理的路线:“凭什么啊?你让我儿子去,我儿子就得去?那尿检是什么好玩的事情么,我们家怎么说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你让我儿子就因为你的两句胡言乱语去尿检么?你以为你是谁!”

    “您是不敢吧?”秦商笑了一声,“您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自己的儿子是瘾君子,没办法和正常人一样交朋友恋爱,您又心急帮他找媳妇,所以就找上了向来有合作的宁家,您两家一旦结了亲,那就是实打实地一家人,无论是生意上还是家庭上都像两根捻在一起的绳,所以您也不怕您儿子的事会被抖出去,是吗?”

    “你”林母的手已经抖得厉害。

    宁父和宁母互相交换了眼神,都从彼此眼中看到深深的寒意。

    如果秦商所言不假,那他们险些就中了林家的招。

    “好啊,你们家想害我女儿,被人阻止了你还倒打一耙!”宁母走到林母的面前,在她惊恐的目光下一把将她推开,将她身后畏缩着的林朝晖提出来,掰正了他的脸仔细打量。

    不注意看还真看不出,他的眼窝不自然地往下陷着,脸色也是不正常的苍白。

    “报警。”宁母回头,对宁父说。

    “不行!”林母一下子崩溃了所有的伪装,去拉宁母的手,眉目凄惨,“亲家,别报警,就算我求求你们了,千万不要报警”

    林朝晖在她身后低垂着头,肩膀在小幅度地颤动着。

    “阿姨,您儿子毒龄不长,您尽早将他送去戒毒所强制戒毒才是明智之选,您这样藏着掖着,瞒着任何人,难道就能真的掩盖他是瘾君子的事实么?”

    林母抹着泪,“你懂什么!吸毒是小事吗?那可是在犯罪!如果被别人知道了他吸毒,那他的人生就全都毁了!这孩子也是因为他爸爸走得早,心理有缺憾才走上这条路,我怎么能亲眼看着他的人生毁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