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63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和你很熟吗,我曾经的女人又和你很熟吗?”陆离一面揽着谭惜,一面冷漠看着简辛,“无论你安的是什么心,我只想告诉你,我们家的事根本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来管,你以为你在我困难的时候帮了我一把,我便会感恩戴德处处忍让你了吗?”

    “你想多了吧?我会帮你又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如果不是因为谭惜,你就算被夺了全部身家,流落街头又与我有什么关系?”简辛听了就是几声冷笑,“我不过是好心提醒了你一句,你就反应这么大,看来你心里真的是很心虚。”

    “你们不要再吵了。”谭惜实在不想听他们在这种场合下争执,“这里人多眼杂的,你们就不怕被媒体拍到了趁机描黑啊?”

    简辛笑得更是不以为意:“我怕什么?要是真有哪个不长眼的记者敢曝光,写到我时也至多就是编排几句豪门三角恋的剧情,可写到陆离那里就不一定了吧?陆家被曝出那么多丑闻,虽然这段时间风声是小了些,但那些事并没有真正过去,所以我不怕,你还是劝劝他不要再和我顶下去,否则我这人是个听不得别人顶嘴的性格,他顶一句,我就必定是要回一句的。”

    陆离低头瞧着身前小女人气得小脸直皱的模样,到底不忍她心急。

    “好了,我也懒得和他计较,宴会你还要参加吗?要是你不想在此处待了,我们就回家吧!”

    还没等谭惜回应,简辛就抢在谭惜面前冷冷开口。

    “这就心虚到想走了?你到底是想尽快和谭惜一起回家,还是害怕到里面见到你曾经的那位小情人啊?”

    陆离无声看着简辛,心中蒙起一层暗沉沉的灰意。

    无论是秦商也好,简辛也罢,他们一个两个都同他提起了那个“曾经的女人”,这让他不由认真地烦恼,是否他曾经真的犯过糊涂,包养过什么夜店陪酒小姐。

    “简辛,你到底说够了没有?即使他真的见了曾经的那个女人,那又怎么样呢?他们之间的事情都已经是前尘往事,时隔了几年才被翻出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吗?”谭惜轻叹着气,“无论你是怎么看待我,我心里还是始终把你当成朋友,我不希望你再说起那些事情了,我也知道你的出发点是为了我,可我不想你因为我变成这样,从前的你就很好,现在的你挂着这幅冷笑,连看人的眼神都带着冰碴子似的没有温度,我真的很不习惯。”

    “是我多管闲事了。”简辛垂了垂眼睫,好像在心里下了什么决心似的,“谭惜,从今天起,你别再把我当成朋友了,你朋友那么多,我不稀罕做其中的一个,之前我就同你说了,要么你和我在一起,要么咱们就当彼此的路人,现在看,你是没什么可能和我在一起了,所以从今以后,我们就算偶遇了也不要打招呼,不要说话,连眼神都不要在彼此身上多落几秒,你看行吗?”

    谭惜眼中有郁郁的痛色:“你一定要这样吗?”

    “是,一定要。”简辛没有犹豫,“之前和你做朋友的那一段,我是真的很难受,明明我心里揣着你喜欢着你,却还要看你为别的男人满心担忧,听你为别的男人求我,虽然这些都不是你的错,怪只能怪我先动心,可我还是不想再那样继续下去了。”

    默然了半晌,在简蕊有些心急的跺脚声中,谭惜才轻轻开了口。

    “既然是你希望的,那就按你说的吧。”

    简辛心中骤然一疼,这疼与之前抽抽拉拉的疼不同,这次的疼像是拉扯到了某个临界点,心弦终于崩断,既让他轻松,也让他心空的疼。

    心里疼着,脸上却没什么表情。

    “简蕊,我们走吧。”他招呼着妹妹,径直走下了酒店的石阶,没再看谭惜和陆离一眼。

    简蕊在路过谭惜的时候狠狠瞪了她一眼,看着陆离的表情也十分鄙夷,好似觉得他眼光太差似的。

    “怎么每次我从宴席里溜出来都会遇到点什么事。”谭惜将半张脸埋进围巾里,心里并不好受。

    陆离揽着她,也不知怎么开口安慰,心中也还介怀着简辛刚才说的事情。

    “惜惜,你方才在里面是不是见到了什么人?简辛说的那些到底是不是真的?”他低声问。

    “大约是吧,你想不起来就不要勉强了,反正也都是过去的事情,我们都该向前看。”谭惜反倒安慰着他。

    陆离有些不快,脸色黑得像下一秒就要下起雨来。

    “这世界上怎么还有你这么大度的女人?你这样我反倒高兴不起来,我倒宁愿你追问我责怪我,甚至和我赌气闹情绪,你现在这么大度,倒让我觉得你心里不在意我”

    “哪有你这样的?”谭惜哭笑不得。

    陆离忍不住亲她的小脸,“你见过那个人了吗?她长什么样子?我是真的一点都记不起来。”

    “是个美女,你记不起来也好,要是你心里一直想着她,那我岂不是更糟心。”

    “怎么会?连我都怀疑我以前是不是真的做过那样的事,当年你一声不响地消失,我心里痛苦极了的,又怎么会找别的女人?可我到底是忘了那段记忆,也不好说我到底有没有做过。”陆离说着,满面懊丧。

    都怪陆父安排的那场车祸,让他丢失了许多记忆,导致他现在有口难辩,有苦难说,他直觉自己并不会在那时自暴自弃包养其他的女人,可他又没有证据,没有线索。

    “对了。”谭惜想起什么,一眨不眨地凝视他的眼睛,“我刚才在里面听那人说,你曾让她住在三环外的那栋房子”

    陆离怔忡了眼神。

    “她还说主卧的床很软,只是被子都旧了,全部被她换新了。”谭惜慢吞吞地说。

    作为一个爱他到骨子里的小女人,她又怎么会不介怀他的那一段过去?她承认方才听阿娇说那些话时,她牙齿都快要咬碎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