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66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常听人说婆媳关系是这世上最难处好的关系,咱家经历了这么多,我也算是能理解了。”陆离仍抱着她,说话间的气息带着灼热温度喷吐在她耳廓。

    “你一边去行不行,你这样抱着我,我还怎么切肉啊?”谭惜无奈极了。

    陆离瞟一眼案板,下巴一扬,“你这不是切得很好?”

    说归说,在谭惜凶巴巴的目光下,他还是不情不愿地起了身,就怕这缺心眼的小女人真的被他碍了事,傻乎乎地切到手指。

    “你去客厅陪伯母和那女孩聊聊天吧,怎么说也是客人,别让人觉得咱们家人没有家教和礼貌。”谭惜继续切着肉,头也没抬地就把他往外赶。

    “惜惜,你真的越来越有女主人的样子。”陆离失笑,压了半天才克制住自己想要再上前抱一抱她的冲动,“我觉得我们结婚的事情也该提到日程上来,这些日子我总在想,之前我亏欠给你的盛大婚礼和蜜月,到底要怎么补给你才好,我本来是想慢慢筹备,要给,就全都给你最好的,可我实在是等不及,一天没和你领到那个小红本本,我就一天睡不好觉,所以我们还是先去民政局办了手续,之后再说后面的事情”

    谭惜听他这么说,连忙扫了眼厨房半掩的门,用眼神示意陆离不要再说起这个话题。

    “我说真的,惜惜。”陆离神情诚恳。

    “你怎么又提起这件事了?”谭惜无奈地压低声音,“现在是在你家里,你的这些话如果让伯母听见了可怎么好?之前你明明答应得好好的,说等到伯母同意的时候再说这件事,结婚不是你情我愿就能行,我们怎么也该顾虑下两边老人的感受吧?”

    “你们在说什么!”陆母猛地推了门,脸色沉得像是要滴出水来,“你们是不是以为我现在只是个坐在轮椅上的废人,所以就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了?结婚?多可笑的事情!只要我还活一天,你们就想都不要想那些事!”

    谭惜被陆母吓了一跳,怔着眼神站在那里,一时做不出反应。

    “妈,你做什么吓她?”陆离敛起眉头,尽量平和着语气,“我和谭惜风风雨雨都经过来了,难道您还要成为我们在一起的最后一道阻碍吗?我早就和您说过,除了她我谁都不要,您到底是希望我过得幸福,还是想让我成为一个事事顺您心意的听话傀儡?”

    谭惜回过神,急急拉了陆离的衣袖,“陆离,你别对伯母说这些伤人心的话。”

    “你在那里装什么好人?”陆母红了眼睛,冲着谭惜就是一顿吼,“还不都是因为你,还不都是因为你!从前我的儿子哪里会这样忤逆我,自从你这个女人进了我们陆家的门,我们陆家就没有一天好日子!你要是还要点脸皮,就赶紧滚出我们陆家!滚得远远的!”

    陆离将谭惜护在了身后,挡住陆母的视线,“妈,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可理喻?是不是谭惜现在无论做什么在您眼中错的,都是我们家的祸害?”

    “是!”

    谭惜白着脸在陆离身后,想要扯一扯他的衣角,告诉他不要和陆母吵架,可那手却怎么都没力气动一动了。

    “那我也没有办法,您如果真的觉得她是我们家的祸害,那就让她祸害着吧!从前的十几年里我和她总是彼此折磨、相互错过,到现在我总算能如愿以偿和她相守在一起,我绝不会允许任何人将我们拆开!”

    陆母气得连吸了几口气,好像下一秒就要背过气似的。

    “伯母,您怎么了?”顾妍惊慌着声音跑过来,一边帮陆母抚着胸口顺气,一边扭过头看向谭惜和陆离,“你们”

    “顾小姐,我想我还是该正式地为您介绍一下。”陆离冷冷笑了一声,将身后的谭惜拉到身边和他并肩站着,“这位是我的前妻,我们马上就要再次结婚了。”

    顾妍也窒了几秒,半晌,才结结巴巴地开口:“你们、你们她不是伯母的干女儿吗?”

    “她们之间永远都不会有干妈和干女儿这样的关系,有的,只是婆婆和媳妇。”

    涉世未深的年轻姑娘顿时懵了,她虽然也从新闻报纸上看到过他们二人同框的照片,可她怎么也想不到他们竟还有这样一层关系,众所周知,谭惜是个死了丈夫的寡妇,可任她怎么联想,也绝无可能想到谭惜那一任亡夫前面,竟然还有个陆离。

    “你们这算怎么一回事”顾妍的大脑一片混乱,她忽然想起一个最近在网上很是流行的网络词汇。

    接盘侠。

    “陆离,你就那么喜欢接盘?你宁愿娶一个嫁过人还死了老公的女人都不愿意去看看别的好姑娘是不是?”没怎么受过挫折打击的姑娘一时想不开,没头没脑地就冲出一席话,“你们既然已经离过一次婚,那为什么还要再结?难道你就是有那个癖好,喜欢捡别人用剩下的东西吗?”

    谭惜的脸色已经苍白如纸。

    连轮椅上的陆母也震惊了一把,她的眼色瞬间更沉了些。

    她自己的儿子,自然是由她怎么说都行,可如果让外人给羞辱了去,那就等同于是一起打了她的脸。

    “你是什么东西,也敢插手我们家的事?”陆离面如寒霜,一双眼睛轻蔑又冷漠地看着顾妍,“你以为你今天踏进我们家的门,你就能算作是我家的一份子了?我爱谁娶谁关你什么事?你不过就是个恨人有、笑人无的可悲角色,少用你那肮脏龌龊的思想去揣度别人,如果你再敢出言不逊,我也不介意做一回小人,让你的名声在整个圈子里都臭不可闻!”

    “你凭什么敢这样说?你以为伯母为什么好声好气地把我请到这个家里来做客?那是因为梦烧现在上下一团乱,需要我顾家的帮助和扶持!我们顾家的百千集团是国内屈指可数的几大财阀之一,只有我顾家才能帮着梦烧东山再起,你不好好巴结我,倒还敢来威胁我?”顾妍气得红着眼圈,也不管什么后果,直接掀出了底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