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67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陆母坐在轮椅上,眼神震惊失望地看着顾妍,连抓着轮椅的那只手都微微有些颤抖。

    “你说完了吗?门在哪里你应该找得到吧?好走不送。”陆离冷酷着眼神,看顾妍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愚不可及的傻子。

    顾妍的一张脸红红白白,哪里受到过这样的屈辱,当即撂下狠话:“你会后悔的!我倒要看看你的公司倒了你还拿什么装!”

    陆离面无表情,似已懒得再同她讲废话。

    顾妍羞愤地跑出去,一直躲在外面偷听墙角的佣人们见她出来,急急忙忙散开,又竭力平静着表情,一个个装作若无其事。

    心中屈辱的感觉更添了些,她暗暗在心里发誓,无论陆家再怎么低声下气跑去求她,她都不会再踏入这个家门了。等到陆离的公司破产关门时,她还要来狠狠嘲讽一翻!

    “都听够了?谁还想继续听听?”陆离走出厨房,冷冷看着那些佣人。

    佣人们都不敢对上他的眼神,低着头去忙各自的事了。

    客厅里,陆母坐在轮椅上神情冷漠地看着电视。

    “妈,我给您换个节目吧。”陆离抬手就要去拿茶几上的遥控器。

    “别动!”陆母呵斥一声,冷冷瞪他一眼,“我就喜欢看这个,只有这部电视剧,才让我明白什么叫做‘艺术源于生活’。”

    谭惜坐在一旁,低垂着头,让人看不清表情。

    电视剧讲的,是一个豪门家庭娶了一个祸水一样的儿媳妇,自从她嫁进去后,那个家庭就祸事不断,倒霉事接二连三地发生。

    “妈,这都是编剧胡乱杜撰的。”陆离浅浅皱眉,“再说,您邀请顾家的人到咱们家来,又为什么要让刘婶把等等和染染给带出去?您要是觉得两个孩子烦了,我们可以把孩子接回去”

    “谁敢!”陆母暴怒地截断他的话,“那两个孩子是我的命,要不是为了能给你物色一门好亲事,你以为我愿意让两个孩子大冬天地往外跑吗?还不都是因为你!”

    “妈,有些话我不想再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了。”陆离看着陆母,眼中带着轻巧却让人心头沉重的决绝,“我这辈子除了谭惜,再也不会娶其他女人,如果您始终不同意我们结婚,我们不会违背您的意思,但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即便是一辈子也没有个像样的名分,我们也不会再分开。”

    谭惜的睫毛颤了颤,连手指也都捏紧握成了拳。

    一瞬间,她竟觉得纵使在陆家承受再多的委屈、再多的心酸,也完完全全都是值得的。

    “陆离,你想气死我是不是?或许你早就已经不是我的那个陆离!”陆母坐在轮椅上狠劲拍打着轮椅扶手,红着眼睛,“你爸爸现在下落不明,咱们家陷入了从未有过的大危机,你却还在想着怎样忤逆我、怎样去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你一点都不把我、把这个家放在眼里,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儿子!”

    谭惜轻轻吸了一口气,片刻后抬起头,决绝、没有一丝犹豫地握住了身旁陆离的手。

    因为两人挨得近,谭惜还隐隐约约感觉到陆离的身体似是颤了一下。

    “伯母,我知道您不喜欢我。”鼓足了勇气缓缓开口,她的声音很轻,却掷地有声似的,“在您眼里,我或许有千般不好、万般差劲,可我对陆离的心是真的,我最早爱他的样子您也不是没有见过,您难道不愿意您的儿子找到一个真心爱他、愿意和他同甘苦共患难的女人吗?我这一生没有做好过哪件事,可唯独在爱他这件事上,我足足坚持了十年。”

    陆母自鼻孔里发出一声冷笑。

    “如果你真的爱他,当年你为什么要同他离婚?之后你又为什么跑到国外三年都没有音讯?后来你又和那个虞瑞结婚,你怎么有脸啊,怎么有脸跑到我们家来口口声声说爱他!”

    陆离忍无可忍:“妈,当年是我提的离婚,她不过是等不到我爱她,心累了而已,至于跑到国外,那时的她被我伤透了心,当然是要躲我躲得远远的,至于后来她和虞瑞结婚,那是因为”

    “我不想听这些!我只知道她和别的男人结过婚,她就是个二手货!陆离,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方才顾妍说了你什么?她嘲笑你捡破鞋!以我们家这个背景,你娶一个结过婚还死了男人的寡妇就是圈子里的笑柄!而且你信妈的话,你们在一起过不长久的,你们现在可能觉得新鲜,觉得这场感情违背了所有人的意愿很过瘾很刺激,可你不要忘了,你曾经和她在一起了五年,五年时光你都没有爱上她!我怎么就不信你们离了婚之后就突然来了感情,妈怕你是被蒙蔽了,以至于你自己都摸不清自己的心!”

    “妈,您应该很清楚,我向来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陆母扶了头,满面疲惫的样子:“总之我不会答应你们在一起,你要是觉得我现在这幅样子还不够惨,不够让你们满意,那你们就尽管来气我,多气几次,把我气死了,把这个家气散了最好!”

    不待他们再说话,她就唤来佣人,“推我回房吧,这个家能让我静心待着的地方越来越少了。”

    客厅安静了一会儿,谭惜垂着眼睫,想起身去窗边看看刘婶有没有带着两个孩子回来。

    手才刚离了陆离的手掌,就被他反应迅速地回握住,攥得很紧,让她抽不出来。

    “怎么了?”她抬眼看过去。

    “别放弃。”陆离认认真真地看着她,低头在她光洁的手背上印下一个微凉的吻,“我知道你受了很多委屈,心里也很不好受,可是我们就快要成功了,我们谁都不许放弃。”

    谭惜点点头,也不知该用什么表情去同他说话了。

    她有很多话想说,也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此刻这些话都梗在她喉里,让她咽不下,吐不出,心里乱糟糟地难过。

    “你要不要先吃点东西?我看刘婶未必会那么快带着孩子回来”心乱得不行,她想起身去切完方才只切了一半的肉,可陆离却始终拉着她不放。

    “你难道就没什么话想对我说?”

    谭惜抿着唇,纠结许久,还是问出一句:“刚才那女孩说的话,究竟是不是真的?她说你的公司上下一团乱,就快要倒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