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76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疯了吧?我刚从监狱里出来,我到哪里去给你找一百万?”顾之韵冷冷讥嘲,“是不是你磕那些药把你脑子都给磕傻了?再说,从前我就吃过你的亏,你以为我现在还会再受你的威胁?你想要钱是不可能,如果你想继续缠着我也可以,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我想办法弄死你,你也想想办法打倒我,我是进过一次监狱的人,难道还会怕再进上一次吗?”

    frank眯了眯眼,打量了她一会儿,似是毒瘾犯了,浑身痒得厉害。

    “我相信你这次回来是有大计划的,你可舍不得与我同归于尽吧?但是念在我们曾经的情分上,我也不问你多要了,三十万,只要你能一次给够我三十万,我保证从此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眼前,干干净净、利利索索地从你的世界里消失。”

    顾之韵抿着唇,手掌用力捏紧了方向盘。

    她这次回来,当然不是为了和frank这种小杂碎同归于尽的,她的确是有自己的主意,所以在她的目的达到之前,她不容许任何人横插一脚,破坏她酝酿了几年的计划。

    “下星期一,我们还是在这里碰面,我会把钱一分不少地给你。”顾之韵扬起了下巴,仍是一派倨傲轻蔑的模样。

    听到她承诺给钱,frank也懒得再去嘲讽她什么,只是哈哈一笑,“行,那我就等你那三十万了,既然你现在回了陆家,那我也就不怕你说话不算数,不过我倒是还有个事”

    “什么事?”顾之韵不耐烦地皱眉,她已经不想再同这种屌丝臭无赖再继续交谈下去。

    “就是那个嘛,你在监狱里的那几年,那方面的问题都是怎么解决的啊?”frank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着顾之韵的周身,那目光淫邪得让她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你在里面憋坏了吧?我记得从前你两天不做都难受得什么似的,倒不如让我帮帮你?”

    顾之韵脸上浮起一层羞愤恼意,厉声呵斥道:“你给我滚!如果你再敢在我面前说这些污言秽语,你就一毛钱一分钱都别想拿到!”

    frank不以为意,还冷笑了一声:“臭娘们,现在开始装贞洁烈女了,你以为谁稀罕和你做?我告诉你,如果星期一我看不到三十万,我就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底下到底有几两肉!”

    frank走后,顾之韵仍无法平息愤怒,连同抓着方向盘的手都开始发抖。

    那些极尽羞辱的话,这几天她已听得太多太多,她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将从前所受的那些屈辱全都一一奉还在施加给她的那些人身上,还有曾经属于她的锦衣玉食生活,她也都要一并找回来。

    谭惜、陆离、frank,甚至还有背叛了自己的亲生母亲,他们欠她的,终究是要千百倍地偿还!

    窗外淡色的晚霞大片大片地覆盖了天空,与独属于冬季的纯白和空旷辉映,更多了一种难言的美丽。

    “晚霞很美,什么时候回来吃饭?”谭惜站在落地窗前,面带淡淡微笑给陆离发去了短信。

    “可能会晚一点,不用等我吃饭。”陆离迅速回了短信。

    梦烧的总裁办公室里,陆离放下手机,微微侧头看了一眼的窗外的天空。

    晚霞的确很美,想到那个此时或许就站在窗边读着他短信的小女人,他满是阴霾的心似乎也晴朗了一些。

    她就像是一个被他后知后觉发现的绝世宝物,开始的时候不觉得什么,等到他发现她的好时,他就已经再也放不开手了。从前他想的那些,权利,名誉,事业,现在他统统都抛在了脑后,只一心想着的,是怎么守护好这个他失而复得的宝贝,让她从此再受不到一点伤害。

    想到这里,他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是直接拨向助理周正的。

    “进来一趟。”他简洁地吩咐。

    等到周正进来,陆离将身体靠在椅背上,眉眼漫不经心地问:“我曾经,是个怎样的人?”

    周正对他这个问题并没有太大惊讶,他毕竟做了陆离十几年的助理,自然十分了解他,况且他也是为数不多知道那场车祸他失去一部分记忆的人。

    “您很有头脑,除了感情方面,您总能做出正确的判断。”周正说。

    陆离点点头,“好像曾经的我是对感情的事情不甚明白,连自己的心到底在谁身上都不知道,连谁是真正爱我的人都分辨不清楚——但我现在开了窍,我觉得我也该为我心里的那个女人做一些什么事情了。”

    “您请说。”周正弯下腰。

    “去查查我的前妻,那个叫顾之韵的女人。”陆离的脸色冷冰冰,提起顾之韵的时候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感波动,“去好好查一下这几年她在监狱里都做了什么,又为什么会提前放出来,一定要详细。”

    周正没有异议。

    “对了,你再帮我留意一个人。”陆离抬起眼,“一个叫frank的,曾经是健身教练,你找人看着,然后告诉我他每天都做了什么,又见了什么人。”

    晚饭时间,顾之韵上二楼敲开了谭惜的房门,请她下楼吃饭。

    “你不用亲自上来,让刘婶叫我一声就好。”谭惜站在门内,淡着表情说。

    “那也不行,你现在是陆家地位尊贵的准大少奶奶,而我只是一个借住的外人,这规矩我还是懂一些的。”顾之韵笑眯眯说着,眼底却是没有半分笑意。

    “现在这里只有你我,你也不用再惺惺作态,既然你知道你只是一个借住的外人,那么我希望你在懂规矩的同时,也能有点自觉,尽快从我的家里、从我的家人身边搬出去。”

    顾之韵“噗嗤”一笑,“哟,抬举你几句,你还真就把自己当成这个家的女主人啦?你和陆离不是还没有领证么,说白了你也不过就是个没名没分的女人,在外人眼里,说不定你还只能算得上是个陆离养的破鞋情人,你牛气什么?我这么和你说,我从前是这个家里的女主人,今后我还会是,只要你一天没有和他结婚,我就有一天机会,我们走着瞧好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