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77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顾之韵的一番挑衅,惹得谭惜紧抿着唇下了楼,在饭厅里等着的陆母见她这幅样子,又青着脸开始念叨最近经常念在嘴里的一套话:“我们家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哦,家破不说,我看我这人也没几天活头了!迟早要被混进家里的妖魔鬼怪给活活作死!”

    顾之韵则含着笑,状似亲热地给谭惜拉开椅子,又指了指桌上的菜:“上次我做的菜我看你都没怎么吃,今天这些全都是赵姨做的,你总该可以放心吃了吧!”

    “你不用管我。”谭惜坐下就开始埋头扒饭,长长的头发从耳边垂落,她也懒得再撩上去。

    她越来越意识到,顾之韵是个危险的存在,只要她在一日,陆家就没办法真正安生下来,她必须尽快将这个女人给赶出去。

    “伯母,我总觉得我就这样借住您家不是那么一回事,毕竟我和陆离之前的关系”顾之韵忽然就开了口,又为难地看了一眼谭惜。

    谭惜的心沉下去,顾之韵主动提起这件事,绝无可能是她良心发现想退出这场闹剧,她应是巴不得让这场闹剧演变得更加滑稽精彩。

    果然。

    陆母的脸色不好看,却还是顺着她的话茬接下去:“你是我陆家从前的儿媳妇,外人谁敢说什么闲话?再说你从那地方出来,也该改头换面、抛掉那些前尘往事了,不如我就收你做我干女儿,你用这个身份在陆家继续住下去吧!”

    谭惜惊得睁大了眼。

    “伯母,您要收她做您的干女儿?”

    陆母皱眉看向他:“怎么,你有什么意见?我要收谁做干女儿,好像不需要你来同意吧!”

    连顾之韵也看向谭惜,声音憋着委屈似的:“谭惜,你放心,我回到这个家对你构不成什么威胁的,现在陆离满心满眼里装的都是你,难道你还怕我会和他再有点什么吗?”

    谭惜的惊愕已经无法掩饰。

    这女人到底还要不要脸!她回到这个家的目的就是为了与她争夺陆离,就连十分钟前她还在楼上嚣张地对她说“走着瞧”这样的话,现下她又怎么敢当着陆母的面装成这样一朵无辜委屈的白莲花?

    “就这么定了,从今后你就是我的干女儿!”陆母对顾之韵说。

    谭惜顿觉羞辱难堪,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陆母竟会这样帮着顾之韵来对付自己,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陆母这样的行为都实在让她寒心透了。

    “你们慢慢吃,我有些不舒服,先回房了。”谭惜放下刚刚拿起的筷子,脚步踉跄地走出饭厅。

    身后顾之韵的声音娇媚婉转:“干妈,谭惜她好像不是很高兴”

    “你管她的!”陆母带着怒气的不悦声音。

    陆离一回到陆家,就感觉到家里的气氛不同寻常。

    “少爷。”刘婶从陆母的房间出来,走到陆离身边低声,“夫人她今天认了顾小姐做干女儿,现在大少奶奶人在楼上,估计正生着气,夫人也在房间里,情绪也有些不大对劲。”

    陆离听着就皱起眉头,感觉一个头都快变成了两个大。

    这家里怎么总有让人操心的事情?还有那个顾之韵,她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让陆母待她至此?

    上了楼,房间里的谭惜正坐在电脑桌前,面对着空白的文档失神。

    直到身体从后被人搂住,她才猛地回过神来,轻声叫着:“你怎么走路都没声音的”

    陆离把头搁在她的肩膀上,嗅着她颈间清新好闻的味道:“声音都快大得震塌房子了,是你想事情想得太入神。”

    谭惜笑了笑,“哪有那么夸张?”

    “我都知道了,我妈收了顾之韵做干女儿。”陆离低低地说。

    谭惜点了点头,脸色黯然:“我真的没有想到事情会进展到这个程度,我以为就算伯母再怎么不喜欢我”

    “我现在已经可以肯定顾之韵的手上捏着我妈的把柄,要知道,我妈从来就没有喜欢过顾之韵,更不要说在顾之韵做了那么多事情之后。”陆离的声音转冷,“我已经让周正去查她这几年在监狱里都经历了什么,又结识了什么人,我相信很快就可以查清楚,你也不用再受她的气。”

    谭惜“嗯”了一声,之后便有些犹豫。

    “惜惜,你有什么话就说,用不着这样欲言又止的。”陆离有些好笑地看着她。

    “陆离,如果我说我找人跟踪顾之韵,你会不会生我的气?”谭惜侧过头,有些忐忑地望着他。

    “怎么会?”陆离果断道,“我知道她的出现对你,和对我们的孩子都有一定的威胁,她从前能做出那么毒辣的事情,现在就也有可能,我并不相信她在监狱里的那几年能够让她心肠变好,所以面对这样一个人,你想怎么做都随你,只是你仍需要和我商量一下,我不希望你因为她而做下什么错事。”

    谭惜点头,“我知道的,我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只是我太想将她驱逐出去,所以找人跟踪了她。”

    说着,她就拿过手机,调出几张照片递到他眼前。

    陆离看着看着,脸色就冰冻起来。

    照片上那个男人,可不就是曾经他名下一家健身房雇佣的健身教练,frank么?

    他今天才让周正去查这个人,晚上就以这种方式见到了他的近况。

    “因为好奇她每天出去是为了做什么,所以找人跟踪了她。”谭惜打量着陆离的脸色,轻声,“这个人,是不是之前”

    “是。”

    谭惜闭了嘴,很识趣地没有再说下去。

    不管陆离对顾之韵还有没有感情,但顾之韵曾经背叛过他,和照片上这个男人做出那样的苟且之事这是哪个男人都不能容忍的。

    陆离的脸色不好看,看着照片上打扮落魄的frank,勾唇冷笑:“他居然还没有死?这些年也该受到点教训了吧。”

    不用问,也知道是陆离用了某种手段让这个男人活得艰难困苦。

    “跟踪她的人说,顾之韵每天去那里都是为了给他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