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78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他倒是很会挑人。”陆离轻蔑着眼神,“他一定是知道了顾之韵重新回到这个家,手里必定是有些钱的,再加上顾之韵现在夹着尾巴做人,她一定不想让这些不光彩的事情闹大,所以才敢这样明目张胆冲她要钱。”

    谭惜点头,又忍不住担忧:“虽然我们现在已经掌握了很多事情,可我们还是要尽快弄清楚伯母到底被她捏着了什么把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帮伯母一把,再将顾之韵从我们的家里赶出去。”

    陆离看着这善良聪慧的小女人,心房的温度被她烘得热腾腾暖融融。

    “我已经让周正去办,相信很快就能有些头绪了。”陆离亲亲她脸颊,唇瓣触到她光滑弹性的皮肤时,又忍不住怀念起曾经无数个夜晚里她的美好滋味,那些个画面在脑中一幕幕出现,让他浑身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

    大掌已经向着衣襟里面探去,被谭惜无奈地拍开,“这都什么时候,你还有心情想那些事情,对了,陆晟哥最近怎么都没有回来过,你这个做大哥的怎么也不知道打个电话关心问候一下?”

    “他自己在外面有房子,他公司也一直进展得不错,他又不是小孩子,有什么可关心?”陆离漫不经心。

    虽然他与他这个弟弟关系向来和睦,不同于其他豪门里的兄弟整天只顾明争暗斗,但他还是很厌烦啰里啰嗦嘘寒问暖的那一套,他们兄弟之间既不需要那些表面功夫来维系感情,也不需要彼此时常挂念,因为他们是兄弟,彼此性格几近相同,都是那种有了麻烦宁愿自己费尽心力,也不愿让家人操心忧愁的那一种。

    “你不问,我来问就是了。”谭惜瞪陆离一眼,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发现已经很晚。

    “都这个时候,他要么就是在加班,要么就是已经睡了,即使他醒着,你这个做嫂子的在这个时间打电话也不大合适。”陆离拥着她,把头埋进她颈间。

    他好像很喜欢这样的姿势,她身上好闻的味道,她柔软嫩滑的肌肤,以及她身上的暖暖温度,都让他感到说不出的舒适惬意。

    “惜惜,我原本还很担心担心你会生我妈的气,我让你同我一起搬到这栋房子,可不是为了让你整日受气的,我们要监视顾之韵的一举一动是次要,主要的,我还是想让你和我妈能通过朝夕相处建立感情,让她真心实意地接受你。”陆离低喃,“可我没有保护好你,总是让你受委屈,对不起”

    谭惜怔怔然听着他的话,直觉这一刻的陆离无比脆弱。

    公司的事,外界媒体的事,以及最近家里这些乱七八糟的恼人事情,都一刻不停地烦恼着他,折磨着他,而他不仅要想着应对这些麻烦的对策,更要担心顾虑她的情绪,他心里到底是积压了多少抑郁的情绪!

    “为什么要和我说对不起?难道我们不是一家人吗?”谭惜轻握了他圈在她颈间的手臂,“既然你心里已经将我认定成你未来的妻子,那我们有什么事情就该一起承担、面对,只要我们两个是一条心,就算未来还有更多坎坷,我也不会丢了和你一起走下去的勇气。”

    陆离圈她的手臂更加收紧,“老婆,我该早点发现你的好,否则我们之间也不会错失了那么些年。”

    “现在也不晚,我们的时间还有很久很长。”谭惜轻笑。

    回应她的,是陆离已经急不可待凑上来的嘴唇。

    凌晨时分,顾之韵起身到客厅,想倒上一杯纯净水润一润睡得干渴的喉咙,却模模糊糊看见沙发上坐着一个人影。

    “谁?”她惊骇问道。

    “还能有谁?”陆母冷冷偏头反问一句。

    听出是陆母的声音,顾之韵放松下来,紧张到变形的脸也舒展开来。

    “干妈,您大半夜的不在房里睡觉,在这里坐着干什么呢?”顾之韵自顾自地倒了一水,由着那带着清甜冰凉的水润着喉咙,末了,还很舒适地眯了眯眼。

    这样的日子,她已经阔别了好几年。

    “干妈?你还真是入戏。”陆母冷笑一声,“你在这个家里住也住了,想要的车子和钱我也给了,至于你给谭惜脸色难堪,那根本就不关我的事,我也犯不着去管,只是,你答应我的事情什么时候才办?”

    顾之韵看着沙发上那一团模糊人影,微微笑:“原来您是着急了,也对,毕竟那人是您曾经的相好,甚至还和您”

    “你闭嘴!”陆母压低着声音怒吼,黑暗中也能看到她愤怒得发红的眼睛。

    顾之韵被她吓了一跳,也怒了:“你鬼叫什么?你要是想叫,就不妨再叫大声点,让你的儿子和你那‘准儿媳’都下来听听!”

    陆母额角跳了跳,恨不能现在就站起来去打那女人一个耳光,她以为她是什么东西,也敢这样对她说话?

    可是她不能,现在,她有一个足够她难堪下半生的把柄被她握在手上。

    “你要是敢,你要是敢将那件事说出去我就算拼了我这条老命也要让你!”

    “让我什么?”顾之韵戏谑地问,“是让我再进一次监狱,还是让我一辈子都不好过?这套说辞我从监狱出来后真的听了太多次,谭惜喜欢说,陆离喜欢说,连干妈您也喜欢说,您以为事到如今,我还会怕那些见不着边摸不着影的威胁吗?”

    “顾之韵你不要太嚣张了!你别忘了你现在是在我家,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如果不是你用下三滥的手段威胁我,你以为你还能再踏进这个家吗?”

    顾之韵抬高下巴,不屑地笑起来:“我的手段下三滥?干妈,您怎么也不想想,如果不是你先做出那种下三滥的事,我又怎么会用来那事来威胁你啊?所以你就别在这里装什么好人,从前你不是总笑我是夜总会的小姐吗,我还以为你是什么良家妇女,搞了半年也是破鞋一个,如果让陆离和陆晟知道那件事,呵呵”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