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79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敢说出去!你别忘了你现在能待在这个家里都是因为我!你吃的穿的用的,哪一样都是我的!”陆母恶狠狠着脸色,恨不得上前去撕烂顾之韵那张只会说污言秽语的嘴。

    “呵呵,我就想不明白了,你以前既然敢做,那为什么就不敢说呢?你不觉得隐瞒那件事对很多人都不公平吗?原先我还只当是陆伯父对你没有感情,你不过是个与我同病相怜的可怜女人,可谁知道事情根本就不是那样的,是我想得太滑稽,你虽然和我都是在爱情里挣扎的人,可我们有一点也是一模一样的,就是我们信仰爱情,最终也还是背叛爱情!”

    黑暗中看不清陆母的脸色,只能够听出她的声音是颤着的。

    “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和你一样!你不过是个老妓女生出的小妓女,你有什么脸将我拿来和你比!”陆母呵斥着。

    “呵呵,那我问您啊,陆晟到底是您和谁生的,您敢如实回答吗?”顾之韵眼中有着明显的不屑与得意。

    说起来她还要感谢陆离当初将她送进了女子监狱,这也让她得以认识了一个女人——白梦菊。

    白梦菊是陆父曾有过的几个女人之一,同时也是在与陆母的争斗中败得最惨的一个,她被陆母用娘家人的势力,捉住她的一个把柄不放,并且咬死了她已经触犯法律,这一关,就关了十几年,以至于她出来后也做不了别的什么,索性就在监狱里做个不在编的临时工,顺便找一找还有没有扳倒陆母的机会。

    听闻陆家的儿媳妇进了监狱,白梦菊简直不敢相信,她等了那么些年的机会,居然真的就这样来了。

    “那人可是什么都和我说了,陆晟到底是您和谁生的,只要您自己心里清楚就好,您可千万别因为陆晟叫了陆伯父十几年的‘爸’,就以为陆晟就真的是陆伯父的亲生儿子,有些谎言说得久了,难免您自己也会偶尔糊涂,相信自己编出的谎。”

    谭惜站在二楼的拐角处,听着楼下音量不大,却在这暗夜里十分清晰的声音,直感觉脊背阵阵发凉。

    如果今夜不是她做得一场稀里糊涂的梦,顾之韵和陆母也都没有在玩笑扯谎的话,那她真的要对自己所听到的一切感到不寒而栗。

    陆晟竟不是陆母和陆父所生这是一桩多大多劲爆的丑闻啊!如要要让外界媒体知道了去,他们又说不定要怎样编排一出豪门家庭伦理大剧,本就已经声名狼藉的陆家将沦落到更不堪的地步!

    这还不是主要,现在她所担心的,是这件事被陆离和陆晟两兄弟知道了,他们各自又该会是怎样的心情。曾经兄友弟恭的一对兄弟俩,以后又要如何相处还有性格与陆离倔强得不相上下的陆离,他又该怎样接受自己的身份

    谭惜脑子里混乱成了一团浆糊,她贴着墙壁,浑身冷汗涔涔。

    她多希望自己今夜没有恰好出来喝水,也没有恰好听到这令她心震的一段对话,这些东西已经超出了她的接受能力,她也从未想过这个家里除了陆父的贪腐和他们夫妻二人那段往事外,还有其他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这个秘密很大,还是有关于她一向尊敬崇拜的陆晟哥,她此时只有一种鸵鸟心态——就是装作从来没有听到过顾之韵和陆母的这段对话,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一直贴着墙壁站了许久许久,直到冰冷的墙侵蚀掉她所有的体温,楼下客厅里的二人才各自回了房间。

    谭惜轻着脚步走回去,过程中还差点被绊上一跤,她捂住嘴忍住惊呼声,匆匆忙忙回到了和陆离的房间。

    床上睡着的陆离听到些许动静,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起来看:“老婆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差。”

    说到最后,他已经从床上起了身,表情带些凝重地看她。

    “陆离我觉得我好像做错了什么事。”谭惜慢慢在床上坐下来,脸色白惨惨的,额上还有冷汗。

    陆离被她吓住,以为她出了什么事,急急地问:“怎么了?是不是顾之韵对你做了什么?”

    谭惜摇摇头,眼神飘向他:“陆离如果我说,我不小心知道了一个对你家来说并不怎么光彩的秘密,你会怎么办?”

    “我家,当然也就是你的家,我们一家人就不要再说这样生分的话。”陆离扶着她手臂,“老婆,你刚刚出去是不是听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

    谭惜点点头,看着陆离的目光闪烁游移。

    她实在是不确定,要不要将那样一桩糟心的事告诉他,他最近为了公司的事情已经心力交瘁,她不确定他还能否接受这接二连三的刺激。

    “到底是什么事情?你同我说。”陆离鼓励着她,眼神坚定,“我知道能把你惊成这幅样子的,一定不会是什么小事,但是你要相信你的男人没有那么脆弱,而且如果你只是为了怕我受到刺激就一直憋着不说,那我们想要解决的问题到底要何时才能解决?事情只会越来越往糟糕的方面发展,还不如我们提前有个准备。”

    谭惜想了想,这件事也的确压不了多久,按照顾之韵的脾气,她现在没有将事情公之于众,也不过是还要利用这个把柄来威胁震慑陆母,等到一切都达成的目的心愿时,她必定不会放过这个报复陆母、报复陆家的机会。

    深深吸了口气,谭惜还是将她听到的一切都同陆离说了一遍。

    陆离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到最后,已是雕像般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抱歉,我不是有意听到那些我一直都有半夜起来喝水的毛病,所以”谭惜叹着气,在心里想着自己是不是做错了,还是说,她当初就根本不该同意的陆离说的,和他一起搬到陆家来。

    “这不关你的事,我还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恐怕还会对这些一无所知。”陆离摸摸她的头,安慰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