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84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怎么会对她还有感情,倒是您,您不是一直都在竭力撮合我们吗?”陆离高深莫测着眼神,将陆母看得一阵阵心虚。

    “我、我怎么会撮合你们”陆母被他盯得心惊不已,那眼神好似能看透人心似的,她连忙偏开目光硬着头皮道,“我只是觉得咱们家之前对之韵有亏欠,她后来做的那些事情,咱们家也不是全然没有责任,我不过是想做一些弥补罢了!”

    陆离没什么笑意地勾了勾唇角,“那就好,我看您最近一直都在明里暗里地将我们往一块凑,包括方才您借口来楼上看皮草,我还以为您是想让我和她两人相处”

    陆母的眼神乱飘,心里已经恨死了顾之韵。

    那女人早在出门前就已经威胁过她,要她识相些自己找借口离开她们,虽然陆母满心的不愿和愤怒,可也架不住那女人手里攥着她的致命把柄。

    像她这种把脸面看得比性命还重的人,若是那个秘密被公开,那她可真是活着不如死了。

    所以,她也只能一次又一次,无奈又绝望地被顾之韵牵着鼻子走。

    “妈,我不管您心里头到底是个什么想法,我只有一件事求您,你能不能看在我的面上,对谭惜好一些?”陆离严肃了神情。

    “我怎么没对她好了?”原本心情还低落的陆母在听到“谭惜”这个名字时,顿时炸开了毛,“你还想我对她怎么好啊?这些日子她在咱们家吃、在咱们家住,我有说过什么吗?现在陆家上上下下都把她当成是陆家的新女主人,屁大点事情都要先问过她,到头来她还委屈了是不是?”

    陆离皱了下眉头,似乎无法接受陆母这样的一副反应。

    “妈,你想事情不要那么偏激好不好?这些话是我发自内心同你说的,而不是谭惜她和我诉委屈,这些日子她在咱们家过得到底好不好,您心里有数,我只是想你们两个能够好好相处,您也试着放下芥蒂去接受她,可是这一切怎么就那么难?”

    陆母倔强着表情,“我就觉得她是丧门星!自从她来了咱家之后,这日子就一天都没好过!”

    “日子过得好与不好,过得不好的原因又是什么,我想您心里应该最清楚不过。”陆离盯着陆母,话语里的那一层深意让陆母瑟缩着肩膀垂下眼睫,不敢对上他的目光。

    直到将陆母盯得浑身都不自在,陆离才收回视线,淡淡转身,“走吧,既然您没什么想买的东西,那我们就先回吧,谭惜还在家里等着。”

    等到陆离、陆母和顾之韵几人回到陆家,谭惜已经准备好了满桌子的饭菜。

    “伯母,你们回来了?洗洗手准备吃饭吧。”谭惜解下腰间围裙,挂着笑容从桌上的砂锅里舀汤。

    “不吃了。”陆母根本懒得同她说多余的话,只是叫来刘婶,“去把轮椅给我推过来,我这腿才刚能走几步路,就被气得又没力气,再这样下去,我看这个家也就真离换主人不远了!”

    谭惜怔在原地,不明白自己明明一个上午都没有与陆母有过交流,怎么就又将她给气到了。

    那边顾之韵的脸色也不是很好,见了她,连平时装模作样的友善也都懒得装了,只是冰冷着一张脸回了房间,还将卧室门给摔得震天响。

    “这是怎么了?”谭惜眼睁睁看着陆母和顾之韵各自回房间,忍不住苦笑着问陆离。

    陆离摇摇头,只用湿纸巾擦了擦手就坐到饭桌前,兀自拿过谭惜盛好了汤的碗,还凑过脸嗅嗅香气,轻声赞叹:“你的厨艺真的很棒,如今只怕是赵姨都及不上你了。”

    “赵姨是我厨艺方面的老师,怎么会及不上我?”谭惜说着,无奈瞪了陆离一眼,“你不要以为这样就能转移话题,你和伯母,还有顾之韵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先吃饭吧,等会我同你说,对了,等等和染染呢?”陆离四下搜寻着两个孩子的身影,“是不是等等又淘气,想吃零食不肯吃饭?”

    “等等哪里是你想的那样?”谭惜忍不住为儿子辩白,“他知道我这段时间情绪不怎么好,也就没有再吵着吃什么东西、做什么事情了,等等向来是懂事的孩子。”

    “是,你教的孩子,当然乖巧又听话。”陆离忍不住弯唇,想着自己如今也是妻贤子孝,称得上是人生赢家,心里始终郁结着的那些事也就淡化不少。

    谭惜又给陆离盛了小半碗的饭,“等等跟着赵姨出去买菜了,这几天家里人口多,菜也要加倍地买,等等自告奋勇说要跟赵姨一起去,也好能帮赵姨拎一些回来。”

    “我儿子从小就是个暖男。”陆离眼中有着满满的骄傲。

    谭惜点头,坐在陆离旁边注视着他慢条斯理地喝汤,过了一会儿,她忽然开口:“晚点我给陆晟哥打个电话,叫他晚上回来吃饭吧?”

    陆离握着勺子的手一顿,随后有些忧虑,“好是好,只是我怕他会察觉出什么,他是个心思通透的人,要是让他看明白咱家现在的这个情况,我想”

    被他这么一提醒,谭惜也是无奈叹气。

    “是啊,陆晟哥那么聪明的人,如果让他知道顾之韵就住在咱们家,还被伯母收做了干女儿,恐怕”

    陆离放下汤匙,揉了揉又在突突跳着的太阳穴,“最近咱们的事情可真多,一件接着一件。”

    “是不是头又痛了?”谭惜担心地看他,“你最近总是这样,怕是上次的车祸给你留下毛病了,我这几天在网上学了一套按摩手法,晚点我给你按摩一下吧!”

    陆离怔了一下眼神,心里涌起一种名为感动的情绪。

    他放低声音,眼神愧疚又柔软地看着她,“惜惜,这些日子你受了那么多委屈,却还要为我担心这些事情,这么好的你,我到底要怎么珍惜才好?”

    “说什么傻话,夫妻之间不就是该相互扶持的么?”谭惜笑着说了一句,说罢,又惊觉自己说了“夫妻”这两个字。

    “惜惜,你终于能敞开心扉接受我们的关系了么?”陆离亮着眼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