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85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们原本就是那一层关系,我又有什么不能接受的?”谭惜红着脸,眼神却没有闪躲,定定望着他。

    陆离荡了一下心神,越是看她,就越觉得欢喜。

    “惜惜,你再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陆离执起她的手,“只要一个星期,我就让顾之韵彻底离开我们家,到时候我们就能安心过我们自己的小日子。”

    谭惜随意点了点头,显然并没怎么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经过这段日子与顾之韵同一屋檐下的相处,她已经渐渐对顾之韵淡了戒心。顾之韵的目的在于陆离,眼下她并不觉得有谁能够将陆离从她身边抢走。

    “这个倒不是主要,即使她在这里住着,也不过是添一双碗筷,多一个人吃饭而已,这里毕竟是陆家,她还翻不出什么浪来。”谭惜想着,轻叹了一口气,有些忧心,“我现在担心的是另外一件事,就是你公司的事情。”

    现在陆父仍然下落不明不知所踪,这些日子她看新闻,看到国家反贪总局的人已经联系好了国际刑警,准备对陆父发布红色通缉令,全球通缉。

    这件事的热度显然还没有降下去,连带着的,是陆家的企业也跟着受牵连。

    陆离的公司已经饱受非议,曾经不敢得罪陆家、不敢得罪陆离的媒体也都像是约好了似的,一窝蜂地将陆家往死里踩,不仅夸张描述陆父为官几十年的贪腐经历,更是趁机在梦烧、陆离的脸上抹了黑,称陆离能够将生意做大至此,可能也有陆父的因素在里面。

    虽然没有明确说明什么,可那分明是在引导舆论,现在网上已然是骂声一片。

    “你不用为我担心,既然我们能守得住这个公司不被我爸抢去,那自然也能顺利地度过这道坎儿。”陆离温柔着神情,抬手将她鬓角处落下的碎发拂到耳后,“不过说到公司的事情,我还真有件事情要同你说,你还记不记得先前我转到你名下的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现在你也算是梦烧的大股东了,我准备抽个适当的时候,将你带到董事会上正式介绍。”

    谭惜懵了一下,“那怎么行?陆离,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不是一个小数字,你怎么能”

    若是先前她以为他将股份转给她是另有打算也就罢了,可现在他说了这样的话,明摆着就是要将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送到她手上了,她又怎么肯接?

    “不要拒绝,你作为我老婆,手上握一些股份应该不过分吧?”

    谭惜还是不肯,“可我们现在毕竟还没有结婚,即便是结婚了,你也不应该送这么多股份给我,要是让你公司的其他董事知道了这件事,他们又该怎么想?”

    陆离不以为意,“我是公司的老板,那些股份也是我的,我想送给谁就送给谁,我没有做错什么,也懒得理会他们怎么想。”

    张了小嘴还要拒绝,陆离却飞快在她唇上啄了一口,然后笑着看她有些发傻的表情,“其实我这样做,也不完全是没有私心,如果我能将你送进梦烧的董事会,那么董事会里就又多了一个站队在我这边的人,那些此前一直有意见、想撤股的股东见了你,也该好好斟酌一下他们撤股的利弊,我此举也是想告诉他们,随意他们是走还是留,我梦烧从来都不缺股东,也不缺股。”

    见他说得有模有样,谭惜仔细想了想,好像的确是那么个道理。

    “那好吧!”谭惜勉强应了。

    陆离弯了弯眼,又凑过唇吻住她的小嘴辗转吮舐。

    这个小女人,滋味甜得让他永远也尝不够。

    晚上的时候,陆离在房间里审阅公司的文件,谭惜到了楼下的厨房,想炖个清淡营养的汤给陆离补一补这些日子身体的消瘦。

    正在切着生姜片,一声不算小的响声就出现在厨房门口,谭惜吓了一跳,偏头望过去。

    却原来是陆母狠狠敲了一下门,皱着眉头冷冷看着她。

    “伯母,您有什么事吗?”

    “我问你,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从我家里搬出去?”

    谭惜垂了垂眼,继续着手上切姜片的动作,“伯母,从前我和陆离就是夫妻,之后我们又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也算是同甘苦共患难、经过重重考验的一对,难道,您还想做我和他之间的最后一道考验吗?”

    “你少说这些没用的话,难道你看不出来,你和我儿子在一起只会害了他吗?你说说我们家发生的哪件倒霉事不是因你而起,甚至如果不是你,陆离他爸爸都不会有事!”陆母恶狠狠着表情,“当初我就不该让你进陆家的家门,我还以为像你家那样的高门贵族,教出的女儿怎么也该不会太差,却原来都是我错了,大错特错!”

    谭惜的眼睫一颤,随后抬眼定定看向陆母:“伯母,我自认为我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陆家的事情,您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将所有责任都推到我的身上,这对我太不公平。”

    “害人精当然不会觉得自己是个祸害!”陆母怒气冲冲,“就说今天下午吧!都有佣人看到你和我儿子在餐桌上抱在一起亲了,你说你还要不要点脸?这里是我家,我还没死呢!再说我儿子这段时间那么累,你连吃饭都不放他好好吃,你是不是就想把他累病累死,然后你好继承这个家的家产啊?”

    谭惜脸色苍白,又是尴尬又是无地自容,下午的时候她的确与陆离都情难自禁,在餐桌上拥吻了一会儿,怎么就刚好让陆家的佣人给撞见

    “我看在陆家曾和你谭家有些交情的份上,我不赶你,你自己识相些,随意找个理由搬出我们家吧!”陆母说罢就想走,转身前,又冷眼扫了扫谭惜准备的那些个炖汤的材料,自鼻孔里发出一声冷笑,“你可别忙活了!就算你炖再多补汤又有什么用?我儿子怎么补,也经不住有狐狸精每天在那里榨着精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