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86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陆母的一席话,简直像将她剥光了示众一般的羞辱,她手足无措,低头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后才想起要逃离这间令她无法呼吸的屋子。

    她原以为,只要她有一颗赤诚相待的心,就足以感动陆母,即便做不到如从前那样坐在一张餐桌上谈笑吃饭,至少也能减轻些她对她的敌意,可她没有想到,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陆母面对着她的时候还是那般如临大敌,什么令人难堪的话都要在她身上招呼一遍。

    陆离仍在房间里看着文件,谭惜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怎么也鼓不起踏进门的勇气。

    她怕她会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崩溃泪目,心头积聚多日的委屈与难过已经到达了临界点,如若这时有人关切地问一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一定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失态。

    “小惜?”二楼的旋梯处传来一声低沉的男音。

    谭惜被这突然的一声吓了一跳,但她反应很快,迅速侧身敛了敛表情才顺着望过去。

    陆晟提着一只黑色公文包,身上的米色风衣似还有外面的冬日凉气,此刻,他正用惊诧的目光看着她。

    看到来人是陆晟,谭惜略微放松了一些,用食指在唇上一竖,示意他不要出声。

    陆晟看了眼陆离房间紧闭着的房门,立刻会意,轻着脚步走到二楼另一侧自己的房间门口,然后指了指房门,示意谭惜跟他进去。

    此时谭惜是真的很想找个可以倾诉的人,无论是谁都好,哪怕对方并不能理解她心里的苦和难受,但只要有一双耳朵能够倾听,也是她十分需要的。

    但

    谭惜犹豫了一下眼神,还是冲着陆晟摇了摇头。

    她现在是在陆家,虽然表面上陆家的佣人对她毕恭毕敬,俨然一副将她当做女主人的样子,可内里是怎么想的,谁也不知道,就拿今天的事情来说,她不过是在餐桌上和陆离亲热了那么两分钟,就被有心人看到并传到了陆母的耳朵中去,现在保不齐又有多少眼睛隐藏在暗里,等待着捉她的错处。

    而她若是真的在这个时候进了陆晟的房间,不用等明天,恐怕今晚就要又起掀一场风波。

    陆晟也很快会意了她的犹豫,眼里情绪复杂,开门进了房间将公文包放好,在二楼遥遥一指阳台处。

    阳台是个光明磊落的地方,总该不至于还有人说闲话。

    “怎么回事?”一到了阳台,陆晟便侧头询问。

    谭惜撑着阳台的栏杆,坐在一旁的欧式小椅上,深深吐了一口气。

    “陆晟哥,其实我有很多话想找个人倾诉,即使不能被理解,至少也能被安慰、问候几句。”谭惜吹着阳台上的风,冷意透过薄衣衫,她忽然就清醒了。

    “可就在刚才,我觉得我没什么可倾诉、可抱怨的了,路是我自己选的,今天这个局面也是我一步步向前推的,我一点也不无辜。”谭惜眉目之间有着化不开的郁郁,“毕竟我也做错了一些事,种下坏的因,结成恶的果,这是事态的必然。”

    陆晟被她这样模棱两可的话说得有些无奈,忍不住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你在这个家里,我妈为难你了?”

    谭惜轻轻点头,“其实也怪不得伯母,因为如果将心比心,将我放到她那个位置上的话,我大概也要同她一样不待见我,细想一下,我也的确是为陆家带来了许多麻烦事,间接的、直接的,或许我当初选择同陆离重归于好便是一个错误,否则一切都不至于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

    “你不要受到一点打击就有这种消极心态。”陆晟皱起眉,眼中的光辉同陆离的一般无二,明亮坚定,“你和我哥一起经历了那么多多事情,难道要在这最后关头打退堂鼓吗?我妈她是个传统封建的人,所以有些事情她的看法就偏激了些,你大可不必去理会她怎么说怎么看,你要记得,你要与之过一辈子的人不是我妈,而是我哥。”

    说着,眼底有失落与疼痛一闪而过。

    “陆晟哥,道理我都懂啊”谭惜呵了一口气,看着空气中那一团自口中冒出来的热气,笑得浅浅无奈,“可是生活中伤人的,从来都不是道理。”

    “你也该出去找个工作,接触一下新鲜事物了。”一只温暖的手掌突然按上了她的头,谭惜怔了一下眼神,抬眼看到站在她身旁,满面笑意的陆晟,“才多大点个小姑娘,就整天这么多烦恼,我看你再过几年就要未老先衰,变成个抽抽巴巴的小老太婆了。”

    谭惜听了他那一句“才多大点个小姑娘”就想笑,满腔的郁结与心烦都被暂时压下了下去。

    “陆晟哥,你是不是还活在梦里?我早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姑娘啦。”谭惜绽开笑容,想起自己已是有一双儿女的人,不禁感慨,“再过几年,我恐怕就真的是小姑娘她妈妈了。”

    陆晟的目光有些缥缈,像是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重历了一遍认识她后的那些年。

    “我记得当年你也是这幅模样好像你这些年的容貌一直没怎么变。”陆晟说。

    谭惜唇边的弧度更大了,“陆晟哥,你这是故意安慰我、逗我开心的吧!十几年的光阴了,怎么可能会没有变化呢?我先前有找出我大学时的照片来看,发现我真的变了不少,完全没有从前那种活泼天真的气质了。”

    “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那么活泼天真的。”陆晟又拍拍她的头。

    十年前,在她还是个整天跟在陆离身后跑的小丫头时,他就喜欢逮到她,这样似嗔似宠似的拍她的头,那时虽然明知她喜欢的人是陆离,可他心里也没有多少失落难过,他总觉得,能够看着她幸福,也是一种令人满足的幸福。

    可后来,她的日子过得不好,遇上许多难解的事情,还有怎样都维护不好的家庭关系,他最开始想看着她幸福的心也就变了,变得想亲自站在她身边,保护她,给她幸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