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88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后还是各自回了各自的房间,陆晟上楼时仍是眉头紧皱,疑惑不解的样子。

    “照这样下去,我觉得要不了多久陆晟哥就会发现这一切。”谭惜忧心不已,看着陆离,“是你打电话让陆晟哥回来的么?他在这个时候回来,这个家只会越来越乱。”

    陆离摇头,“不是我,不过眼下他已经回来了,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左右这个家里已经一团乱,也就不怕情况会更糟了。”

    说罢,他又将谭惜拥过来,仔仔细细打量着她:“倒是你,还有心情在这里担心别人,方才我妈给你那样的难堪,你都不知道装一装柔弱,让我心疼你么?”

    谭惜笑了笑,“那我现在没有装,你心疼我吗?”

    陆离眼底的愧疚自责已经说明了一切。

    “你看,即使是我不装,你也一样的心疼我,我又何必多此一举?再说,我怕你为我担心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做那种事?”谭惜强撑了一个不在意的笑,“伯母她刚才那样对我,也不过是因为她最近心情不顺,至于她说的那些话,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我又怎么会不了解你?就算你心里再怎么难过,也会装得这样若无其事。”陆离看着她,心里止不住地疼。这些日子她明显瘦了许多,本就小小的一张脸,这下脸上更没多少肉,眼窝都深深凹进去,虽然显得五官更加立体,可到底是让人看着不好受。

    “惜惜,等我们一起熬过这段时间”陆离亲了亲她的眼睛,感受到小女人颤抖的眼睫,“我亏欠给你的幸福,我一定加倍还你,我会让你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听到他的话,谭惜心里仍是泛着苦,可却从那苦里咂么出些许甜味来。虽然是所有男人热恋时都喜欢夸口说的誓言,可这些话从他的口中说出来,谭惜就无比坚定地相信,他一定会做到。

    “我信你的,不过这么一折腾,时候也不早了。”谭惜推开他看了眼时间,又将他往床上推,“该睡觉了,你的事情都做完了吗?就算没做完也放一放吧,先休息,你这几天都没怎么睡踏实。”

    陆离任由她将他推进被窝蒙好被子,勾着温柔的笑,“怎么会睡不踏实?和你睡在一起,我踏实得不得了。”

    谭惜红了红脸,也跟着进了被窝,随后关掉床头台灯。

    黑暗中,谭惜幽幽叹息,语气带了愧疚:“陆离,你说我们都已经搬到你家来住这么些天,可我还是没有和等等一起睡过,我这个妈妈当得实在是不称职。”

    “谁说称职一定要陪睡?”陆离搂过她,“等等都那么大了,是个男人了,也该懂得‘男女有别’这个道理。”

    谭惜抽了抽嘴角,“明天我就问问等等愿不愿意跟我一起睡,如果他愿意”

    “愿意的话也不行。”陆离霸道地紧了紧手臂,“你是我的,谁也别想抢。”

    谭惜简直哭笑不得,可看陆离这幅霸道总裁上身的样子,也不像是一时半会能妥协,她只好掐断了这个话题,决定改天再谈。

    “睡觉睡觉”

    陆离满意弯唇,怀抱着香香软软的谭惜,慢慢闭上了眼睛。

    梦烧集团的总裁办公室里,陆离坐在黑色商务椅上,表情冷峻注视着对面坐着的人。

    frank——前几天还在街头堵住顾之韵去路要钱的人,此时正忐忑不安地低垂着脑袋,等待着陆离的问话。

    他此前绝没有想到过,这一生竟还有和陆离面对面交谈的机会。

    哪怕这交谈,倒不如说是单方面的讯问。

    “你第一次见顾之韵,是在什么时候?”陆离抱着臂,语气冷漠。

    frank梗了一下,才想到陆离问的应该是顾之韵出狱后的事情,低头想了想,他有些不确定道:“大概是三个月前吧。”

    陆离点点头,根据他让人查到的资料,顾之韵的确是在那个时间段被放出来。

    “那你又是怎么找到她的?”陆离问。

    “酒吧。”frank回忆着,“她那天去酒吧找了什么人,当时我正在和我朋友喝酒,我一眼就认出她,于是”

    “继续说。”陆离换了个更舒适的姿势,听着frank的回忆。

    新来的助理送走了frank,又敲门进来询问陆离还有没有什么需要。

    “帮我冲杯咖啡。”陆离揉了揉太阳穴,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头脑的清醒。

    女助理甜声答应,过了会儿,一杯香浓的卡布奇诺就送到了办公桌上。

    陆离端杯的手顿住,抬眼看了看助理,问:“你是新来的?”

    女助理脸红得厉害,见他的目光看过来,连忙点了头,“我是人事部刚招上来的,还没有经过培训您是不喜欢喝卡布奇诺吗?”

    陆离面无表情点头,“我不喜欢过于甜腻的东西。”

    “那我帮您换一杯。”女助理说,端着咖啡杯转身时,她又羞赧着表情回头,“陆总,我叫严晴晴,您平时叫我晴晴就好我妈妈和您的母亲是好朋友,她常告诉我,要和你走近些,不能断了两家下一代的友好”

    陆离头也没抬,“可无论你母亲和我母亲是什么关系,你未经过培训便上岗都是不应该。”

    “抱歉,是伯母说我不用培训,可以直接上班的”严晴晴有些尴尬。

    “你今年多大?”陆离忽然问。

    严晴晴有些受宠若惊,连忙答:“23岁。”

    “23岁。”陆离冷眼,“这是刚大学毕业的年纪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大概连实习期都还没有过。”

    “是。”严晴晴先前还有些欢喜的心,又变得忐忑不安起来,她有些猜不透这位年轻总裁的想法。

    陆离抬了抬手,“把咖啡放下,我让别人换,你也收拾一下,去人事部听消息吧。”

    严晴晴顿时有些傻眼,她转身,有些不平地说:“陆总,您不能因为我还是个实习生就赶我走,难道您的公司不接受实习吗?我想这是哪个公司都没有的规矩吧。”

    “的确是没有这个规矩。”陆离阖上桌上的电脑,表情冷得没有温度,“可你又见过哪家的实习生,刚一毕业,还没有经过培训就到总裁身边做助理的?”

    严晴晴无法辩驳,只得咬咬牙,说:“陆总,我实话跟您说了吧,就是您母亲让我来您身边做助理,希望我和您好好相处一段时间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