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89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严晴晴是吧?”陆离有些不确定地问,眼角眉梢满是强自撑起来的耐心,“我已经结婚了,虽然离过,可我马上还会再结一次,而且是最后一次,所以你完全没有必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严晴晴被他的话激得涨红了脸,一双眼睛湿漉漉的,很是惹人怜爱。

    “可是陆总,您不与我在一起试试,怎么就知道我不是更适合你的人呢?我知道您心里有人,可若是您心里的那人真的与您合适,恐怕伯母也不会让我来您的身边吧!”

    “我和她很合适,如果她与我不合适,那这世上就没有与我更合适的人。”陆离起身,似是已经懒于再和这小姑娘继续交谈,拿起扯钥匙便出了办公室的门,可谁知严晴晴却跟在他身后不依不饶。

    “陆总,或许我该叫你陆离,伯母叫我来你身边做你的助理,可你这样对我又是什么意思?你就这么想让我在你妈妈,还有我家里人面前难堪?我一个好好的姑娘,来你身边做助理不到两天就被你赶出公司,我到底是怎么招惹你了?”

    身后叽叽喳喳的小姑娘说着就红了眼睛,还一直跟到了总裁专用电梯里,引来许多人的侧目。

    “是我怎么招惹你了才对吧。”陆离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心里对这姑娘百般无奈。

    这种小姑娘又娇气又跋扈,以为全世界的人都要宠着她让着她哄着她,让人心烦得很,可偏生还一副脆弱爱哭的模样,说不得骂不得,简直让他一个头两个大。

    “你要去哪儿?我跟着你,我现在是你的私人助理,就算你想解雇我,那也得走正规程序!”小姑娘跟着他一直走出了公司,又紧随不舍地跑到了地下车库,“陆离,我真的想不明白,我到底哪里不好了呢?我长得不丑,身材也不差,你到底为什么那么抗拒我?”

    “虚有其表。”陆离皱眉回了一句。

    小姑娘气得睁大了眼,“我怎么就虚有其表了?我是名牌大学毕业,以我的毕业院校和在校成绩来讲,我来你公司做助理已经是大材小用,可你却说什么”

    陆离忽然就叹了口气。

    “你的性格和从前的她可真像只不过她比你可爱得多。”

    但凡是女人,都不愿男人将她们拿来和旁人作比较,尤其是被比较得低了一等时。小姑娘心性的严晴晴闻言就抿了唇,开了副驾的车门跟着上了陆离的车。

    “我要回家,这你也要跟着我?”陆离眉头紧皱。

    “我就要跟着你回去,我倒要看看你家里的那个女人有没有我漂亮,有没有我可爱!”严晴晴鼓着腮帮子,生气的模样也像极了曾经的谭惜。

    她在陆离的眼中,却无疑是一个小恶魔般的存在,可纵使他有再多的臭脸臭脾气,在面对这样一个身上有谭惜影子的小姑娘时,他也无论如何都狠不下心来。

    “严晴晴,你怎么说也是出自名门的女孩子,你就这样跟我回家真的不合适。”陆离扶额。

    若是让谭惜看到他带了个姑娘回去,他就算有几张嘴也都解释不清了。

    “我相信伯母应该很乐意我到你家去作客。”严晴晴自顾自地系好了安全带,随后下巴一昂,“开车吧。”

    最后陆离当然没有真的载她回家,中途谭惜给他发了条短信,问他中午有没有空接她一趟,她带等等去医院做了次体检,顺便还打了一针疫苗,现在等等委屈巴巴地,只说想见爸爸。

    见车子行驶的方向不对劲,严晴晴有些微讶:“你要带我去哪儿?”

    “去接我老婆。”陆离目不斜视。

    严晴晴又紧抿了唇,“她很漂亮?要值得你对她这么专一,我见过不少你这样的成功人士,他们都是家里娶一个,外面养一个,散养的更是不计其数。”

    “你一个小孩子家家,不要只注意这些不好的方面,专心专情的好男人很多,你慢慢也会遇到。”陆离说。

    “我现在就遇到了。”严晴晴哼了一声,“之前我只知道你是个很优秀的男人,出身背景都配得上我,可我刚才又知道了一个你的优点,我更加不想放手了。”

    陆离猛地打了一下方向盘,吓得小姑娘惊叫着去扶车顶的把手。

    正要娇嗔一句他开车怎么这样不稳当,陆离就已经按下了喇叭,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路边一对气质出众的母子。

    谭惜听见喇叭声响,抬眸看过来,随后领着孩子面带笑意地开了车门。

    直到看见副驾驶上坐着一个陌生的小姑娘,她才微怔了眼神,用疑惑的目光看着陆离。

    “一个烦人的小跟屁虫。”陆离只答了这一句,便去望谭惜揽着的小小人儿,等等正一脸委屈地锁在谭惜的臂弯里。

    看那小家伙满面委屈、欲言又止的模样,陆离又是心疼又是好笑,只迫不及待地想听他“诉苦”。

    这头谭惜虽然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她也大抵能猜得到这十有八九又是陆母强塞给陆离的桃花,她也不多话,直接抱了等等坐到后排,手掌心还一直在等等的手臂上揉啊揉。

    “发生了什么事?”陆离从后视镜里,眼含笑意地看着等等。

    “麻麻非要让一个实习的护士姐姐给我打疫苗,结果我胳膊现在还痛痛!”等等哭丧着脸,瞥了瞥谭惜,语气饱含幽怨,“被麻麻揉了一会儿,更痛痛!”

    谭惜听到等等呼痛,连忙松了手,有些尴尬地看着陆离:“那姑娘是刚实习不久的护士,我想着左右不过一支疫苗而已,就”

    “惜惜,你的善良为什么要让等等来为你做牺牲。”陆离严肃了语气,可眼底却满是温馨宠溺,根本没有半点责怪的意思。

    “哇,粑粑,你不要以为我听不出你是在假装帮我教训麻麻!”等等气鼓鼓着小脸。

    谭惜和陆离同时笑出了声音。

    看着这一家人其乐融融的一幕,严晴晴的心里简直酸得快要冒泡泡。

    “陆离,你怎么也该为我介绍一下吧!就算你再目中无人,也不该失了这点基本的礼数!”严晴晴恼声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