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90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那我就为你介绍一下。”陆离并不生气,只是看着后视镜里的谭惜,“这位是我的前妻,但我们很快就要再次结婚了,这个孩子也是我和她的。”

    严晴晴先是吃了一惊,随后冷笑不已,“我说怎么伯母死活也不愿意让你们在一起,原来你们已经离过一次婚的!”

    “我保证不会有下一次。”陆离没什么表情。

    “你保证?男人的保证值几个钱!你看那些出轨的,结婚前也都是保证对自己老婆绝对忠诚,而且你们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吗?”严晴晴故意回头扫了一眼谭惜,在看到对方仍一派镇定的表情后,咬了咬牙说,“死灰复燃的结局,必定是重蹈覆辙!”

    陆离没有答话,只是深深看了一眼后视镜里映射着的谭惜。

    “这句话乍听起来很有道理,可是经不起仔细推敲。”谭惜弯弯唇,“再说,生活也从来不是遵循着道理进行的。”

    严晴晴小脸皱着,一副羞怒的模样,“这位姐姐,我先前在杂志上看到过你,你是‘卡伊’珠宝的现任总裁,对吧?你继承了帝听传媒公子的遗产,现在想必已经是家财万贯了,所以你又何必急着再攀回原来的豪门家庭,难道人心真的贪婪到这种程度吗?”

    车子猛地一刹,坐在副驾的严晴晴差点被甩出去,幸好有安全带拦了一道。

    “严晴晴,下车!”陆离冰寒着脸。

    “怎么了,我说的话你爱听?可我没说错什么吧,她原来既已同你离过婚,还再嫁了人,你以为她对你还有什么真情实感?不过就是看上你的财富地位吧!”严晴晴被陆离凶得红了眼睛,嘴上却仍不服气着。

    陆离狠狠看着她,如若不是碍于严晴晴是个年轻娇气的小女生,恐怕陆离早就一抬手把她给扔出去。

    “算了,她要去哪儿呢?我们送她到地方吧。”谭惜揽着大眼睛骨碌碌转的等等,平静地说。

    “我不要你假惺惺!其实你心里已经得意死了吧?”严晴晴眼角已经有了泪意,只是小姑娘扔犟得像一头小牛,“我就偏偏不下车,偏偏不遂你们的意!有本事你们就把我扔下去,或者报警好了!”

    谭惜默然,现在这个状况,她实在尴尬得说不出话。

    等等趴在谭惜的腿上,片刻后慢吞吞爬起来,将小脑袋凑到前排。

    “姐姐,你长得好像一位明星”天真无邪,带着稚嫩的可爱童音。

    严晴晴虽然对谭惜很没有好感,可对于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却是没有半点抵抗力,她抹了抹眼角的泪水,问等等:“是吗,那到底是哪位明星?”

    等等歪着头,皱着小眉头,一副在绞尽脑汁思索的样子。

    谭惜心里一跳,因为她知道,每次等等做出这样一本正经的表情,都说明这个小子要对别人使坏了。

    “像郭德纲!”

    谭惜抱着等等的手一抖,差点让他从座椅上栽下去。

    “咳。”陆离的表情也有些不自然,显然,他也知道那位赫赫有名的相声演员。

    严晴晴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对于一个孩子,她当然不好意思发作,于是就只好瞪向满面尴尬的谭惜,“是你教孩子说的吧?他才这么小,怎么会自己说出这样的话,一定是你教的!”

    谭惜哭笑不得,这姑娘还真的是冤枉她了,等等虽然年纪小,可是也不知道从哪儿学来的一套套戏弄人的方法,每次层出不穷花样百出,完全属于自学成才,真心不是她教的。

    “郭德纲姐姐!”等等仍在装傻充愣,望着严晴晴傻兮兮地笑,“姐姐,我就是觉得你像郭德纲,哪儿都像。”

    严晴晴终于不堪其辱地下了车。

    “陆离,我不会放弃你的!就算是为了我今天受的这些羞辱,我也不会放弃的!”

    回家的路上,车里的气氛很是诡异。

    “麻麻,我困,睡会儿。”等等识趣地拿了车后排的小靠枕,脑袋一栽就闭着眼装睡。

    陆离始终从后视镜里打量着她俩,见等等真的半天没有起来,才试探地开了口:“刚才那位”

    “是伯母安排的吧。”不是疑问,是肯定。

    陆离“嗯”了一声。

    “伯母她还是没有放弃啊。”谭惜无奈,她本以为经过了上次的事件后,她怎么也该有所收敛了的。

    “接下来,她可能就不会有闲心来操心这些事了。”陆离说。

    “怎么了呢?”谭惜心里升腾起不好的预感。

    陆离的侧脸紧绷,“陆晟好像也查到了一些事,但我不知道他具体查到了哪些不过我觉得他了解的东西不会少,因为,他已经找到了frank。”

    “什么”谭惜怔了眼神。

    他们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陆晟会那么快就顺藤摸瓜,找到了与顾之韵接触频繁的frank。

    “frank虽然不知道顾之韵在监狱里认识了白梦菊这件事,可他知道顾之韵的大部分事情,包括她在两个月前出狱,之后又想法设法搬进陆家的事情。”

    “陆晟哥早晚会知道真相的,可我不知道,这一天竟要来得这么快”谭惜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拍着一旁等等的背,心里的担忧满得都快溢出来。

    是上天开的玩笑吗?从她和陆离重归于好以来,事情就没有断过,一件紧接着一件,像这次,更是许多件麻烦事都堆到了一起。

    “除此之外,我还查到了另外一件事。”说到这里,陆离的语气有些顿,“一件不知道对我们来说,究竟是好还是坏的事。”

    “是什么?”谭惜的心跳莫名停了半拍。

    她听出陆离语气里的不同寻常。

    “顾之韵生病了是淋巴癌。”

    “轰隆”一声,这个消息像是一个平地炸雷,让谭惜懵了半天也都没反应过来。

    “癌症她怎么会得这样的病?”

    “她从前是有些坏习惯,抽烟酗酒,熬夜纵欲,说不定是这里的哪一项给她埋下了祸根吧。”陆离沉着语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