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91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淋巴癌那能治好么?”谭惜恍恍惚惚地问。

    癌症,印象中距离她多遥远的一个词。

    “她的身体到底是个什么状况,我也不清楚,我只了解这种癌症只要有合适的配型,就还是有一定希望的。”陆离看着谭惜。

    “那,谁会是她合适的配型呢?”

    “一般来说,父母子女的配型吻合率要高一些。”

    顾之韵父亲早逝,母亲又是个不着正经的,即便是她母亲的配型与她合适,那她也未必乐意为了女儿做那一次损伤身体的手术吧。

    “无论她身体到底如何,因是她种下的,恶果是为她结出来的,都不关我们的事。”陆离开着车,只恨自己没有长出第三只手,去抱一抱坐在后排神情恍惚的谭惜。

    “可是她毕竟曾是你的女人,再说,我和她虽然算不上什么朋友关系,可到底也是这些年一路斗过来的,她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我心里也很乱”谭惜揽着等等,表情有些不知所措。

    如果真的没有合适的配型,是不是就说明顾之韵的病情会一步步恶化,最后,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惜惜,或许我和你说这件事是个错误的选择。”陆离有些懊悔,“我不希望你因为她生病,就觉得你亏欠了她什么,要从此忍让迁就她什么,她做了那么多对你不好的事,若是站在路人的角度,她有今天这个下场完全是罪有应得,所以你就当做我今天没有和你说过这番话,好不好?”

    “陆离,你是不是真的丢了很多记忆。”谭惜抬眼看他,脸色有些苍白,“你还记不记得你曾经有多爱她?你把她当成是你最珍贵的宝贝,你甚至为了她可以做到结婚三年不碰我,你那时候是真的很爱很爱她啊!”

    陆离的表情有一丝阴沉,他不明白谭惜说这样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惜惜,那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做呢?我承认,我是爱过她很长一段时间,可我现在爱的人是你,我想操心的也只有你一个人。”

    谭惜摇头,“我并不是要让你操心谁,我只是觉得,她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不能袖手旁观,就算她再怎么坏,做了再多的错事,可她心里装着你,她也曾真心实意地爱过你,在这件事上,我们不能只做旁观者。”

    “那你想怎么做?”陆离叹息。

    “至少该帮她做一做她妈妈的工作吧!我们先去找顾母说一下她的情况”

    被谭惜一通指点,陆离无奈得恨不能将时间倒退到刚才严晴晴下车的那个时候,如果能重来一次,他一定将这件事瞒下去,就此守口如瓶。

    谭惜的性格他早该清楚的,根本就是个同情心泛滥到同情敌人的傻女人。

    车子在前面路口掉了头,陆离板起一张臭脸,满面不爽地开着车,载着谭惜前往顾母现在住的地方。

    此前他早就找人查过,顾母住在一个包养她的金主家里,看现在这个时间,应该是在家没有出门。

    等到了地址上的小区,陆离又臭着脸下了车,臭着脸帮谭惜拉开车门。

    “好了好了。”谭惜看着他的表情就感到无奈好笑,“我知道你并不是不想帮顾之韵,也不是对顾之韵完全没了感情,你只是担心我会因为这件事而受到什么伤害可是陆离,你也总该对我有些信心,难道我在你眼中就是任人搓捏的软柿子么?我不会因为顾之韵生病就向她妥协我从前妥协不了的事情,也不会由着她来欺负我,你就不要再板着你这张脸,如果让顾母看见,她怕是以为我们是上门来讨债了。”

    陆离还是不大高兴的模样,但脸色却是好看了许多。

    “在哪栋哪个单元?我们现在就过去吧。”谭惜挽了陆离的手。

    顾母开门时,看到门口两张熟悉到不能更熟悉的脸,心里一慌,直觉地就想关上门。

    “伯母,我们今天来是有事要同您说。”谭惜先一步挡住门,脸上挂着浅淡微笑,“您可以选择让我们站在这里说,您站在里面听,不过您这里的小区是一层三户,如果让别人听去怕是不大好当然,您也可以选择邀请我们进去。”

    顾母的脸色再三变幻,终于还是咬咬牙:“你们进来吧!”

    进了门,空气中满是一股描述不出的异味,谭惜皱了皱眉,觉得这味道分明有些熟悉。

    陆离面色也不大不好看,看着谭惜的眼神也有着怪异。

    看着他的脸,谭惜猛地就想起这味道究竟是什么味那是欢爱后独有的淫靡气味!

    一时间,谭惜又是尴尬得面红耳赤,又是觉得有些作呕。

    这满屋子的味道该不会是顾母每天每夜都要在这间房子里做那事吧?

    顾母的表情也十分不自然,她硬着头皮走到窗边开了窗,又到厨房给他们二人一人倒了一杯水,才坐下问:“说吧,你们今天来,到底是因为什么事?”

    “因为您女儿的事。”

    话才一脱出口,顾母就变了脸色:“我和她早就已经没有关系了!那个死丫头进监狱好几年,没有养过我,没有给我拿过一分钱,我和她早就没有关系了!你们和她有什么仇怨都不要来找我!”

    “不是因为这个。”谭惜心冷得不行,她实在想不到这世上还有这样冷漠的母亲,连自己的亲生女儿的死活都漠不关心。

    听说不是寻仇寻到她这里,顾母稍稍有些安了心,但她心里还是警惕着,问:“那你们今天来是?”

    “顾之韵她生病了,您知道吗?”谭惜定定看着顾母。

    顾母的表情一顿,“生病?生什么病,那死丫头平时又抽烟又喝酒的,那么不注意身体,不生病才奇了怪”

    说罢,她大概意识到自己有些说漏嘴,连忙心虚看了一眼旁边坐着的陆离,在看到陆离根本懒得看她说时,又悄然松下一口气,那模样,既猥琐,又滑稽。

    谭惜此刻已经为顾之韵心寒到了极点,即便是全世界都背叛她,可也总该是有一个人全心全意爱他的。

    可就连她最亲的母亲,也都全然一副陌生人姿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