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92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她得了淋巴癌,需要有合适的配型进行手术才能继续活下去。”陆离冷冷地说。

    顾母怔住,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癌症?”

    “是。”陆离有些不耐,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他对这个势力虚荣的女人都没什么好印象,所以此时更不会对她有什么好态度。

    “能治吗?电视上不都说得了癌症就没多长时间活头了吗?”顾母先是颤声问了几句,随后便是一长串的哭嚎,“我可怜的女儿啊!她的命怎么就那么苦啊!她才刚从监狱出来,本来可以重新开始生活的,可是她怎么怎么就得上了癌症啊!”

    谭惜与陆离对视一眼,不知道顾母到底有没有将她们之前的话听进去。

    “伯母,您先别哭,我刚刚不是都跟您说过了吗,只要找到合适的配型,她或许就还有希望。”谭惜无奈之下,只得又重复了一遍。

    顾母的哭声顿了一秒,紧接着抹抹眼泪,“那要到哪儿去找合适的配型啊?手术也要花上不少钱吧?”

    “钱的问题您先不用担心。”谭惜已经快要彻底无语,“至于配型,如果是亲属的话,几率可能会高一些。”

    “那、那你们是什么意思呢?想让我去医院做检查,看看我的配型合不合适吗?”说到后面,顾母已经瞠目结舌。

    望着一脸畏惧与不情愿的顾母,谭惜心凉了个透,如今她也算是能理解顾之韵为何会有那样自私又冷漠的性格,一方面是随了家长,另一方也是教育问题。她从小耳濡目染的,大概就是顾母曲意逢迎、自私自利的那一套。

    “希望您能为了您女儿,去医院检查一下试试。”

    顾母不安地来回打量着谭惜和陆离,半晌后忽然开口:“你们还有别的事情吗?你们说的我都已经记下了,我改天会联系之韵的,但是我男友马上就要回来了,如果他看到你们在,可能会不大高兴”

    “总不会是上次商场里的那一个吧。”陆离讥诮看着她,“据我所知,那位可是有家室的。”

    顾母的表情又羞又怒,冷下脸:“我的事情就不劳烦你们操心了,还是请回吧!至于我女儿的事”

    说着,便没有好脸色地扫了一眼谭惜:“你们现在已经得偿所愿在一起了,究竟是觉得良心不安,又或是黄鼠狼给鸡拜年,竟然开始关心起我女儿的身体?”

    “我们只是做一些应该做的事罢了,您女儿生病的事情暂时还没人知道,我们也不过是通过一些渠道才了解到的。”谭惜皱皱眉,“她现在这样既不住院治疗,也不积极面对自己的病情,是一种很危险的状态,至于其他的,也不需要我们多说什么了,她是您的女儿,您应该比我们更加担心她。”

    顾母有些不耐烦,她心里是厌恶极了谭惜这个人,今天谭惜和陆离找上门来告诉她顾之韵的病情,在她眼中也就是谭惜故意在陆离面前充当好人,想更多地博取陆离的欢心罢了。

    而且,如若不是这个表面善良无辜,实则阴险狡诈的丫头在顾之韵和陆离之间的感情里横插一脚,她现在也不至于要在几个金主之间辗转维持生活,她早该继续她从前那样穿金戴银、挥霍无度的日子。

    “我女儿的事我自然会为她安排,总之我还是谢谢你们今天来告诉我这件事。”顾母一副送客的姿态,“可我今天真的不太方便,不能请你们久坐了,你们先回吧。”

    人家几次三番地赶人,谭惜也没那么厚的脸皮继续赖着不走,当下脸色不是很好地起身,轻声对陆离说:“我们走吧,既然我们的话都已经带到了,也就没什么再继续待下去的必要。”

    陆离也早就不想继续待在这里,也不知道这屋子是有多久没有开窗通过风,那淫靡的味道始终都在空气里,散也散不去,着实令人作呕。

    出了顾母家,谭惜走到外面呼吸了几大口新鲜空气,努力想让自己忘掉方才那种味道。

    “想不到她这个年纪了,居然还”谭惜说着便觉得恶心,尤其是她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勾画出顾母顶着那样一张人老珠黄的脸,在别人身下求欢求爱的场景

    “我们不要再提她。”显然,陆离也觉得顾母其人实在让他感到不适。

    正说着,他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就响起来,他拿起手机,只看到屏幕上的名字就冷起一张脸。

    “是谁?”谭惜忍不住好奇。

    陆离将屏幕亮给她看,上面三个字:“顾之韵”。

    “难道她知道了我们来找她妈妈的事情?”谭惜有些诧异,就算顾母在他们走后立刻便和顾之韵通了电话,也不至于速度这样快。

    “不应该。”陆离摇头。

    他实在很清楚陆母的性格,他们今天告诉了她顾之韵的病情,她一定会焦躁不安地在家运筹一番,谋算自己要怎么才能躲过配型,又或是恰好倒霉,配型刚好与顾之韵合适,她又要怎么将“合适”变为“不合适”。

    她那样自私自利,心中只有自己的人,绝不会为了顾之韵去做那样损伤自己身体的手术。

    可偏偏谭惜这个傻丫头不信邪,非要同他来跑这一趟。陆离看了一眼谭惜,虽然心中感叹她的天真,可心里到底是愈发地深爱她,他的这份善良,足以让他暖了整颗心。

    接起电话,陆离的声音没有温度:“什么事?”

    “看来你还存着我的号码。”顾之韵在电话那头微微笑,“阿离,三年了,我从没想过出狱后我还能用回我曾经的号码,找回我曾经的生活,可我现在都做到了。”

    “怕是这些都只是浮云而已,一眨眼,便会过去了。”陆离面无表情,“直说吧,你找我什么事?”

    顾之韵又是笑,“我听说了,你找人查过我的事情,我想知道,你心里是关心我,还是想着知己知彼,要对付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