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94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还是不希望你因为我和你妈妈闹僵。”谭惜说。

    “她大概也是真的急了,陆晟现在已经有所察觉,她深怕他真的发现什么,所以只能依照顾之韵说的,想将你赶出陆家。”陆离摸摸她的脸,感觉到触手的微凉,他略有些心疼,“相信我,这样的日子不会持续太久了,这所有的一切都会有我来解决。”

    谭惜点点头,不想看到陆离露出这样愧疚自责的表情,于是眼睛一转,换了个话题。

    “我这些日子要去宁甜家看看,也不知道她和秦商之间进展得怎么样,上次一别之后,我和她好久都没有联系了。”

    “好,你在c市的朋友不多,平时也是该与宁甜多走动来往,至于她和秦商,他们顺其自然就好,你也不用在里面掺和什么,缘分到了,他们自然会在一起。”

    “你是想劝我不要为他们强扯缘分吗?”谭惜弯弯唇,“我倒觉得缘分是能强扯来的,就比如当初的我和你,本来没有缘分,可后来你也还是经不住我好几年的死缠烂打,终于注意到我了。”

    陆离低头看着她,好看的眉又皱起来:“怎么能说是没有缘分?我爸和你爸那一句口头婚约,就是我们两个的缘分,只不过我们在一起的过程曲折了些。”

    “是很曲折。”谭惜点点头。

    陆离望着谭惜,“你今天也累了吧?快去洗澡,然后早点休息。”

    “不累啊。”谭惜一脸的奇怪,“我只是带等等去医院打针而已,哪有那么夸张?倒是你,公司的事情很多吧,还要忙着处理家里这些事”

    “是,我很辛苦。”陆离点点头,眼里升腾起一种熟悉的火热情绪,他逼近了谭惜,唇轻轻凑到她耳畔,“所以,你要怎么犒劳我?”

    喷涂在耳廓的热气让谭惜猛地一个战栗,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她若是还没有明白陆离的意思才算是真的迟钝。

    “不行。”谭惜红着脸将他推开,“我今晚打算搬去等等的房里睡,顺便把染染的婴儿也搬过去,晚点顾之韵还会回来,我怕她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所以我想陪着两个孩子一起睡。”

    陆离顿了顿表情,眼神立刻便幽怨起来:“惜惜,你怕孩子们受到伤害,难道你就不怕我会遇到危险吗?”

    “你这么大一个人,怎么好跟两个孩子比?”谭惜瞪他一眼,脸色犹有些红,“再说,伯母现在都已经开始挑我的理,我也的确该反思一下自己,自从搬到你家的这些日子,我确实都没怎么尽到义务,一次也没有陪两个孩子睡过。”

    “她那不过就是随便挑你的刺,你当什么真。”陆离头痛地扶了扶额,“好吧,但是你要答应我,只要我解决了家里的这些事情,让顾之韵从咱们家出去,你就搬回来和我一起住,好吗?”

    谭惜没什么犹豫地点点头,“好。”

    见她答应得爽快,陆离的脸色总算好看了点,不过到底是不满:“早知道就该让那两个小鬼再在你们家住上一段时间,现在可好,居然和他们老爸抢起了老妈。”

    谭惜笑了几声,就旋身走到了房门口,轻声嘱咐他:“记住了,以后不管是什么情况,都不要再和伯母吵架了。”

    陆离应她一声,无奈地看着她下了楼。

    当晚顾之韵没有回来,陆母在晚饭时也没有露面,谭惜虽然有些担心,但也乐得清净,她已经好些日子没有安安静静吃一顿饭了。

    第二天一早,等等便高高兴兴起了床,好久没有和麻麻一起睡,昨晚在麻麻怀里睡得可香,他现在心情很好。

    陆母出了房间就看到等等在捧着麦当劳的纸盒吃薯条看电视,虽然对谭惜有百般不满,但她对等等的心可从来都没有变过,一直将他当成最宝贝的孙子。

    “等等,今天怎么起那么早啊?”陆母问等等。

    “因为麻麻起得早,所以我也起得早。”

    陆母一听到谭惜,脸有些拉下去,但还是挂着笑:“你一个小孩子,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多睡会又没什么的,万一觉睡得不够,以后可就不长个子。”

    等等看了看陆母,“奶奶,我已经睡饱了,不需要再睡了。”

    这时谭惜从浴室里走出来,显然刚刚洗漱完毕,她看着等等手里的薯条就凌厉了眼神:“是谁给他买的?大清早的就吃这种油炸食品,他还要不要吃饭,要不要长身体!”

    “我让刘婶去给买的,怎么了?”陆母大怒起来,“孩子就喜欢吃这个,又不是经常吃,吃一点又怎么了?我看你生气不是因为这包薯条,是冲着我吧!怎么,昨天我说你几句,你还记上仇了?”

    谭惜听说是陆母让人买的,于是微软下了语气:“伯母,等等他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他要每顿饭都好好吃才行,您让他吃这些油炸的垃圾食品,他等会肚子不饿又会逃掉早饭,这样不行的”

    “我又不是没养过儿子,我需要你来教我?”陆母凶着表情,“你看到陆离和陆晟没?他们兄弟两个哪个被我养残了?都是又高又帅又聪明!倒是你,心里对我不满你就直说,用不着揪着这么一件小事含沙射影的,你不就是想说我心肠坏,要刻意带坏你的孩子吗?”

    谭惜惊愕抬起眼:“伯母我什么时候有过这种想法?”

    “你还问我?你问你自己吧!”

    等等在一旁听着他们吵架,本来亮着的小脸有些沉下去,他放下手里的薯条,奔到谭惜面前去拉她的手:“麻麻,你别生气了,等等以后不吃了!”

    “乖。”谭惜忍着心里的委屈,低头去摸等等的小脑袋,“不是妈妈怕你吃,而是这些东西真的没有营养,吃了对身体只有害,没有利,以后还是乖乖吃赵姨做的早餐”

    “谭惜你什么意思啊!”陆母耳朵竖着,听到她说的话就更是气到不行,“你是想说我净给孩子吃垃圾食品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