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95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伯母,这些油炸食品没有营养是事实,但您宠爱他的心也没有错,所以我没有怪您,也更没有指责您的意思。”谭惜深吸了一口气,感觉整颗心都在突突跳着,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再忍受这样的日子多久,她随便说一句什么话,陆母都能找到和她吵架的理由。

    “我看你就是那个意思吧!孩子喜欢吃这些东西,偶尔吃一些又怎么了?你看等等那么瘦,就是因为你这个当妈的太矫情,这也不让吃那也不能吃!现在你倒振振有词,还在那里大言不惭说不怪我,你倒是敢怪我试试看?”陆母的嗓音尖细,吸引了不少陆家的佣人偷偷探头出来看热闹。

    一阵脚步声从楼梯处传来,陆离下了楼,眉眼间满是疲倦:“妈,你大清早的就要这么嚷,你是想让别人都听听咱家有多热闹吗?”

    “听就听!你以为事到如今我还怕丢人吗?咱家丢的人还少吗!”陆母气得走到谭惜面前强扯了等等的手,“等等跟奶奶走,你妈不让你吃炸薯条,奶奶带你到店里去吃!”

    “妈,这大清早的,您就别折腾了行吗?”陆离无奈至极,他原以为昨天他对陆母那么一吓,她怎么也该有所收敛的,但看现在这么个情况,事情哪里有按照他想象的发展?

    “这是我的家,等等也是我的亲孙子,随便我怎么折腾!你们要是看不惯,就尽快把我给气死然后做这栋房子的主人!”陆母梗着脖子,脸瞥向一边。

    陆离揉揉眉心,“妈,有些事情我本来不想说,可是我实在看不下去你总是这样针对谭惜。”

    “你这个有了女人忘了娘的不孝子,你只看到我处处针对她,难道你就没听听她说话有多气人?她刚才阴阳怪气地告诉等等以后不要吃这些东西,说没有营养,她什么意思啊?她不就是明里暗里要说我没脑子,对孩子不好吗!”

    “是您想多了。”陆离心知肚明谭惜不是那样的人,“您就是最近在家待得太烦闷了,您现在身体已经恢复得不错,也该适当地约一约你的那些朋友出去逛逛,省得您”

    “我还哪有什么朋友!”陆母想到这个就颓然沮丧,“从前那些人表面上与我千般好万般好,可自从咱家出了事,她们就都跑得影都摸不着!一个个忘恩负义得很!”

    陆离叹息一声,“那您也不至于将怒气迁到别人身上。”

    “我不是迁怒,我就是看不惯她那副矫情的样子!”陆母又怒瞪了谭惜一眼。

    谭惜委屈得心里都在冒着苦,感觉到身旁陆离的目光看过来,她也没有抬头与之对视。

    “碦哒”一声响,陆家的密码门被人解了锁,这下她们几人都不约而同地侧过视线,望向门口的位置。

    顾之韵穿着一身带了褶皱的衣裳,看上去倒像是穿着这身衣服睡了一晚,脸颊也红红的,眼神迷迷蒙蒙,让人一眼便能看出——她喝酒了。

    “你怎么喝这么多啊!”陆母抱怨一声,掩了口鼻,一副十分嫌恶的模样。

    顾之韵眯起眼,打量了一会儿客厅里的一家人,随后冲着等等微微笑:“等等,你今年多大啦?”

    等等没有回答她,大眼睛里情绪冷冷的。

    旁人都以为他年纪小,不记事,可有些事情他分明就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记得这个叫顾之韵的女人从前是如何在公众场合羞辱谭惜,又是如何羞辱他,甚至还当着他的面称他为杂种野种,如今他已能够理解那是羞辱人所用的最恶劣不堪的骂人词句,所以他对顾之韵自然是没什么好态度。

    “你今年也该五岁了吧?”顾之韵有些不确定,摇摇晃晃着身体,一副随时能跌坐在地上的模样。

    陆家的佣人看着陆母和谭惜的脸色,谁也不敢上前去扶她一把。

    “你今年五岁,可你知不知道,阿姨之前也有个孩子,如果他还活着,大概也长得像你这么可爱了。”顾之韵吃吃笑着,眼里却没有笑意。

    陆母有些被她的笑吓到,连忙紧张地将等等扯到她身后,冷声斥着:“你看你这样子像什么话,夜不归宿不说,还喝得烂醉回来,真是给我们陆家”

    “丢人现眼”四个字还没说出口,顾之韵就猛地瞪向了陆母,脸上还皮笑肉不笑着:“干妈,您瞧您说的,我不过就是在外面多喝了点酒,您至于要这样吗,难道我作为您的干女儿,还不如这个在您家不明不白住着的女人待遇好吗?”

    一句话,又将谭惜牵扯进了纠纷里。

    “顾之韵,你不要什么事都要把谭惜拉下水。”陆离拉着谭惜的手,用力握紧以示自己是站在她这一边,“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我妈的干女儿?你倒不如请个律师问问,看干女儿是否和亲生子女享有一样的权益。”

    说罢,还丢给她一个讥诮的冷笑:“怕是真的认真起来,你连在这个房子里住的资格都没有。”

    被他这么冷言冷语一刺激,顾之韵的酒醒了不少,陆离的冷漠与绝情让她既痛苦又难堪,她动了动嘴唇,半天也没说出什么话来。

    “好了,你公司不是还有那么多事情么?你快去吃早饭准备上班吧!”谭惜打破客厅尴尬的氛围,硬撑了一副轻松的语气,“等会我还要去宁甜家,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晚上就晚些回来。”

    陆母在旁冷哼,喉咙处滚动几下,似乎又想说什么讥嘲的话,但最后还是把话给咽了下去。

    陆离与谭惜相识那么多年,又怎么会不知道谭惜是在强撑,想着她此时心里一定委屈到极点,却还不能有半点吐露,心里顶不是滋味,于是拍拍她的手背,凝视她:“你和宁甜玩得开心点,晚上不用急着回来,如果回来太晚,我就开车去接你。”

    “好。”谭惜轻轻点头。

    看着他们旁若无人地亲昵,顾之韵心中升腾起妒火。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