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97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先不说这些事了。”

    说起那几年里剪不断理还乱的事情谭惜就心乱无比,虽然在她看来那已经是很久远的事,可现在提起,到底还是有几分不是滋味。

    “你和秦商进展得怎么样?”谭惜搅了搅咖啡。

    宁甜换上一张若无其事的脸,“我和他还能怎么样啊,我都已经放弃了,感情的事,顺其自然吧!”

    “你倒看得开。”谭惜笑笑,表面是这么说,心里却不相信宁甜说的鬼话,方才她提起秦商时宁甜眼中的情绪变化并没有逃过她的眼睛,怕只是他们二人还处在前段时间那种怪圈里,日子过得很是伤情。

    “对了,那个顾之韵最近在陆家还安分吧?要是她有什么异常举动,你直接报警就是,她从前是个间接杀人犯,只要再被抓到一点点把柄,她这辈子就都在里面,别想再出来了。”宁甜给谭惜出着主意。

    “她还好,除了给我添堵之外,暂时还没有做出什么事。”谭惜扯了扯唇角。

    “那个贱女人,曾经做出那么丢人现眼的事,现在居然也还敢再踏进陆家的门,也不知道陆离他老娘是吃错了什么药,竟也同意顾之韵在她家白吃白住着,还认了个什么干女儿。”说着宁甜便是连续几声嗤笑,“她是嫌顾之韵给陆离戴的绿帽子还不够多,想再让陆家染点颜色看看?又或者,她是做手术做坏了脑子”

    谭惜轻声喝止她,“过分了啊。”

    宁甜悻悻地摸摸鼻子,“也就是你性子好,要是放了旁人,被她三天两头找麻烦,早就拐了她的儿子,卷了她的家产让她做个空巢老太太。”

    “没有那么夸张,其实我能感觉得到,她先前对我的态度是有所改变的只是这次顾之韵回来,她因为某些原因又对我有了偏见。”谭惜心不在焉地搅着咖啡,连这一段和闺蜜下午茶的时间她都不能放松,现在陆家可谓是内忧外患,一大摊子待解决的事情,她又怎么静得下心去悠闲品尝咖啡?

    “对了,我好像能告诉你一些关于陆振东的消息。”宁甜突然说道。

    谭惜精神一震,忍不住脱口:“什么消息?”

    “你看你现在的样子,我还以为你在美国待了三年怎么也该有所长进。”宁甜一脸她无可救药的表情,不明白陆离到底有什么魅力,十年前能把谭惜迷得神魂颠倒,十年后还能让谭惜全心全意。

    “我也不确定消息是不是属实,只是我爸听来的小道消息。”宁甜说,“据说陆振东和她的那个情妇飞去了美国,结果被情妇卷走了所有钱,现在正在他原来的一个关系那里混日子,我还听说他那个关系,就是曾经给他行过贿的人,现在养着他也不过是怕他被抓回国,被牵连到而已。”

    谭惜听得满面震惊之色:“怎么会这样”

    “其实我倒觉得这消息不像是假的,以我爸的人脉地位,假消息根本不大不可能传到他那里去,但如果消息是真的,我认为陆振东现在的处境可能有些危险,毕竟他们官商勾结,那人怕陆振东被抓连累到他,所以一定会全力保住陆振东与其说是保住,倒不如说是软禁,所以现在就算陆振东想出面,想回国,也难咯。”

    谭惜听着就觉得揪心不已。

    “这件事虽然我认定是真的,但毕竟没有坐实,你还是先不要往外说。”宁甜嘱咐她。

    谭惜点点头,想着那毕竟是陆离的父亲,如果陆父真的像宁甜所说的那样,她们又怎么能坐视不管

    “我看你现在整颗心都在陆离身上,连和我面对面喝咖啡都魂不守舍。”宁甜没什么好气,说到后面,语气还有顿,“谭惜,其实我是后悔了的,我后悔当初告诉虞瑞你在美国的地址。”

    心绪复杂的谭惜听到“虞瑞”两个字,心弦像是被人猛地一拨,怔怔地抬眼看着宁甜。

    “当时他来找我,说他是真心喜欢你,想照顾你我当时也乐见你们在一起,就告诉了他你在美国的地址。”宁甜轻轻叹着气,“之后我听说你们住在一起了,还为你们开心了一段时间哪想到,你们根本就是在一个屋檐下搭伙过日子,根本就不是我想的那样。”

    谭惜握着咖啡杯的手指在一根根收紧,收到指节的位置都开始发白。

    “后来你们回国了,再之后就是那样一系列事情,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如果当初我没有告诉虞瑞你的地址,事情是不是就也不会发展成今天这个样子,最起码虞瑞他不会死。”

    谭惜的手指一抖,将咖啡杯推远了几厘米。

    “是这一切都怪我。”谭惜的声音几乎低不可闻。

    宁甜顿时有些心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有怪你,我只是在后悔我当初做下的选择算了,我这么说又与怪你有什么区别。”

    “你不用解释的,其实我早就心知肚明,如果不是因为我,他绝不可能出那样的事。”谭惜的手滑到餐桌底下,指甲深深掐进肉里,“我早就知道的。”

    “我真是脑子进水了,居然和你说这些。”宁甜已经急到语无伦次,“他是有先天性心脏病,你知道的,如果这种病没有控制好,就很有可能出现那样的状况就算没有你,他也一样会”

    宁甜已经恨不能将自己的舌头咬下来。

    她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要哪壶不开提哪壶?

    就算她解释这么多,不也还是揭了一回谭惜的伤口,又往上撒了一把盐吗?

    “宁甜,你知道吗,我其实很希望有个人能因为虞瑞的事情怪我。”谭惜轻声,“一直以来我都过得太舒坦了,无论是七年前我和陆离结婚那段我自认为煎熬无比的日子,亦或者是我在美国的那一段时间,我总觉得我的命不好,事事都不顺心意,其实,一直以来被小心呵护照顾的人都是我啊,我看不清楚身边的幸福,辜负了很多人的真心。”

    包括陆晟,更包括虞瑞。

    即使是现在虞瑞不在了,她也还是安然无恙地活着,甚至,感到了幸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