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98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谭惜,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宁甜表情懊恼,恨自己怎么一时嘴快说出了她心底的话。

    虽然她心里并没有怪谭惜的意思,可经过她这样一说,即使她没有那一层意思,谭惜也会不由自主地往那个层面想,虞瑞的死怪不了任何人,也是任何人都不想看到的,而那种愧疚感和自责,更不应该让谭惜去承担。

    “你知道吗,alice交给我的那台虞瑞的电脑,我至今都不敢去看他早早留下的那封遗嘱。”谭惜有些无措地抓紧了衣角,“我是个懦弱自私的胆小鬼,我怕我看到了会难过,更怕我看了之后就再也无法心安理得地去接受幸福,或许我根本就不配”

    “这”宁甜震惊着眼神,不能置信都已经时至今日,谭惜竟还没有去看虞瑞的遗嘱。

    “抱歉,今天我可能不能陪你了。”谭惜忍着眼角酸涩和五脏六腑都在拉扯的疼,起身拎了包包,还挤出一个笑,“有什么事我们电话再联系,至于你和秦商你自己好好把握。”

    看着谭惜撑起最后一分力气,尽量使自己看起来十分正常地走出咖啡厅,宁甜的心里也是一酸。她不明白从前好好的日子,好好的人,怎么突然一下子就变成了如今这幅光景。

    她和虞瑞是相识多年的朋友,虽然不算太熟络,可交情到底是有,如果说让谭惜在虞瑞和陆离两者间选择一个,她更愿意看到的是谭惜选择虞瑞。

    后来谭惜真的就与虞瑞结了婚,当时的她又欣喜又感慨,认定他们在一起一定会幸福,虞瑞一定会待谭惜很好很好。

    可是最终那个笑起来痞里痞气,内心却体贴温柔的男人,还是无法参演这一场幸福电影。

    从星巴克出来的谭惜没有回到陆家,而是在十字路口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上了一个有些偏远的地址。

    “姑娘,看你的穿着打扮和气质,应该是住在那里的有钱人家吧?”司机从后视镜里打量她,笑容没有恶意,“那地方这几年净是些开发别墅的,谁家在那儿有栋房子,下半辈子的吃穿都不用愁了。”

    谭惜模模糊糊地应声,坐在后排低垂着头。

    “年纪轻轻就在那地方有房子,还愁啥呢?”司机并不能理解她心里的痛苦和迷茫,只是安慰着,“像你这样既漂亮、又有钱的年轻姑娘,追你的小伙肯定海了去,该不会是被哪个花言巧语的小流氓给骗了感情吧?”

    谭惜摇摇头,声音飘忽:“是我骗了别人的感情。”

    司机只当她是开玩笑,“哪儿能?以你的长相和气质,可不像是会骗人感情的姑娘。”

    之后谭惜就没有再说话,司机见她聊天的兴致不高,也便没有再找话题。

    车子一路开到了谭惜所说的地址,谭惜付了车资,悬起一颗心下了车。

    眼前的每一个场景,她所迈的每一个步伐,都让她心颤无比。

    这里,正是她和虞瑞的那个温馨小家。

    拿出钥匙开了门,站在家门口,嗅着家里许久不通风的气味,谭惜忽然就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甚至她很期待下一秒,屋子里就会跑出一大一小两个人影,等等在前,虞瑞在后,两人笑眯眯地问她:“回来啦?”

    她眼眶涨得厉害,再也忍不住,索性就在门口哭了起来。

    哭了不知多久,周围还是静悄悄地,谭惜忽然就意识到,就算自己哭再久,哭得再怎么伤心,那个每每在她失忆时安慰她、为她擦泪的人,也都不会再出现了。

    抹了把眼泪,谭惜踏进屋子里,地板上已经有了一层薄薄的灰,一踏就是一个脚印。

    看着那串孤零零的脚印,谭惜感觉心堵得都快要窒息。

    走到房间里,虞瑞的那台笔记本电脑就放在电脑桌上,上面银白色的漆壳也已经落了尘,被谭惜用随身携带的湿纸巾一点点擦拭干净。

    输入了开机密码——她的生日,看着桌面上虞瑞常用的几个工作文件夹,谭惜怔怔地,又有想要流泪的情绪。

    打开那个在文件夹里不怎么显眼,却让她鼓足了勇气才敢打开的文件。

    虞瑞写给她的信,也姑且能算作是遗嘱,就这样一行行地出现在谭惜眼前。

    “我命不久了,大概是,医生劝我尽早放下公司的所有事情,住院手术调养,但只有我知道,手术也不过是让我多承受一些痛苦,让谭惜为我担心而已,根本治不好我的病。”

    “先天性心脏病,遗传自我妈妈,从我小时候记事起,妈妈就时常往医院跑,也经常会带着我一起做各种检查。先天性心脏病,就像是一颗自出生起就埋在身体里的地雷,说不准哪一天,那颗雷就会‘砰’地炸响。”

    “在我认识谭惜以前,我是不怕这颗雷的,我总觉得人各有命,既是上天给我埋下这颗雷,就说明我上辈子准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要这辈子多遭受一些苦难,这些我能认,况且前二十几年里我的日子尚且算过得不错,所以也没什么好抱怨,在我心里,死了就是死了,没什么所谓。”

    “可在与谭惜相识后,我的想法就在一天天地改变。””

    “我开始期盼自己能活得更久一些,想多看看、多陪陪这个小女人。她很脆弱,初见她的时候她就整日忧郁着一张脸,若是不了解她的人,恐怕还要以为她在装腔作势充林黛玉,后来我才知道,她是为了爱情撞南墙,撞得太痛的人。”

    “之后也不知道怎么就稀里糊涂喜欢她,甚至还追去了国外,我身边的人都说我疯了,我中了魔我无法反驳,大概是谭惜这女人,很没节操地偷走了我的一颗心。”

    看着这一行行的叙述,谭惜捂着嘴,努力让自己不要过于失态,在电脑前哭到崩溃。

    “傻瓜”谭惜手指掐着自己的腿,疼痛让她清醒,也让她更加无法原谅自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