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00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两人走到楼梯前,谭惜想要上楼,而顾之韵正要回她一楼的房间。

    在两人错身的一瞬间,顾之韵冷冷撂下狠话:“你不要得意的太早,我会让你知道,这个家永远都不属于你,你该还给我的东西,也一样都不会少!”

    谭惜对她的话置若罔闻,面无表情地踏上了楼梯。

    她身后,顾之韵双眼冒火,她恨不能立刻奔上去将那个她怎么看也都觉得碍眼的女人给推下楼去。

    但是她不能,因为她这次从监狱出来的目的并不在此。

    “早晚,我会让你生不如死!”顾之韵阴鸷着眼神望了一会儿谭惜的背影,在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二楼缓台时,才冷笑着转身回了她自己的房间。

    一直到了晚饭的时候,陆离才和陆母一同回到了陆家。

    陆母见了她便是一个不耐烦的白眼,帮等等脱着外套也不忘嘲讽几句:“我看照这样下去,这个家真的就要变成收容所了,一个二人的都赖在这里,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就知道混吃等死。”

    谭惜动了动嘴唇,本想说一句她一直有在帮杂志社写稿子,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这些日子她已将陆母的性子摸得一清二楚,她是最要脸面的人,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外面,她绝对不容许有人来反驳她说的话。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谭惜解下围裙,正要将陆母和陆离迎到饭厅去吃饭,顾之韵却突然从房间走出来,唇畔还挂着柔媚的笑。

    “干妈,大哥,你们回来了?”

    陆母瞥一眼顾之韵,竭力掩饰着眼底的厌恶,模模糊糊地应一声她,就又转身带着等等去洗手了。

    谭惜一听到她用那副嗓音叫陆离“大哥”,就觉得整个脑仁都在痛。

    “大哥,其实干妈刚刚说的事情我也有想过,我都已经在家里待了这么久,也是时候出去找个工作了,可你也知道,我大学读的是金融,学的那些东西早就荒废了,而且以我的情况也不太好找工作。”顾之韵有些低敛了表情,只一双眼睛仍充盈着妖娆雾气,凝视着陆离,“所以我想,大哥你能不能先帮我在你公司里找个职务先做着,简单一些,哪怕是没有薪水也行的。”

    谭惜不动声色看了看顾之韵,不明白她到底还在打什么主意,难道她还没有放弃陆离?

    “没有你能做的。”陆离皱皱眉头,“扫地拖地,我想你也不可能去做那种工作吧。”

    顾之韵眼睛一眨:“可以!我行的。”

    陆离根本懒得再理会她,在他心里,顾之韵说的这些话无异于逗乐一般,他又不是不了解她那副娇气的性格,还有她表面温柔,内里暴躁的脾气,要让她去做扫地拖地的工作?简直犹如天方夜谭。

    顾之韵有些急了,上前就要去拉陆离的衣袖,却被陆离先一步后退躲开。

    “有什么话就说,别动手动脚。”陆离的神色很冷淡。

    “大哥,你是怕我无法胜任吗?不会的,之前我在里面也做过这些事情,扫地拖地什么的我都行!”顾之韵说。

    陆离神色冷淡,“可是我们公司的保洁人员要求至少要有中专学历,如果我的记忆没有问题的话,我记得你大学还没有读完就不读了,所以你现在只有一个高中学历。”

    顾之韵眼底的神色变了变,她怎么也想不到陆离会用学历还堵她。

    大学没有读完,那是她半生都不堪回首的回忆,当时她只一心想着攀上陆离,攀上陆家,所以便觉得学历之类都不过是穷人才需要的东西,她并不需要在意。

    到后来明白那一纸证书的重要性时,也什么都晚了。

    “大哥,你知道我的情况”顾之韵垂着眼睫,“那时候我家里哪还有闲钱能供我读书况且以我们的关系,你真的要去较真学历不学历的?”

    “公司有硬性规定,我也没有办法。”陆离说着,就要绕开她挽着谭惜一起去饭厅吃饭。

    “大哥,你是不是怕以我的身份到了你公司会让你难堪?我不会说的,我不会告诉他们我们的关系”

    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陆离侧头打断:“我和你本就没什么关系,只是你要求的事,我实在爱莫能助。”

    “你们到底还要说多久?这饭到底还要不要吃?”陆母领着等等从洗手间出来,满脸怒气,“这个家怎么就一天都消停不下来,我看我早晚要被气死在这栋房子里!”

    等等用大眼睛瞥了一眼顾之韵,晃了晃陆母的手:“奶奶,我饿了。”

    “听见没有?我的宝贝孙子说饿了!”陆母紧张起等等,连忙先牵着等等进了饭厅,“赵姨,我们这就开饭吧,不管他们了,他们爱吃不吃吧!”

    见顾之韵仍然没有放弃的意思,还在和陆离僵持着,谭惜忍不住叹气,转头看向顾之韵。

    “你现在身体不好,陆离他不让你做那样的工作也是为你着想,再说你也不用赚钱养家糊口,又何必”

    “谭惜你到底还能恶毒到什么程度!”顾之韵白着脸打断她,表情既委屈又害怕的模样,“你不愿意我在大哥的公司上班,不想我接近他,这些我都可以理解,可是你不至于要用我的病来打击我,你应该知道我活不了多久了,你怎么还能这样子针对我”

    谭惜被她劈头盖脸的一顿指责说到懵住,天知道她根本没有那一层意思,可她却偏偏要将话题往那个层面去引。

    “好了,如果你想上班,明天我让人事部帮你安排一下,但现在你能不能安静些?”陆离被顾之韵烦得头痛,更心疼无辜被指责一通的谭惜,对顾之韵了如指掌的他,又怎么会听不出看不出顾之韵这一切都是伪装?她那副无辜可怜的模样,或许能哄得了曾经年少无知的他,但却再也骗不到如今的他。

    听到陆离松口,顾之韵才有所收敛,转身去了饭厅,还状似委屈得不行。谭惜无语地与陆离对视一眼,彼此交换一个苦笑。

    餐桌上,气氛一如往日般怪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