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03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谭惜本以为只要没有太大的风浪,就可以把所有麻烦事情都往后推一推,让他们一家人安安稳稳地度过在一起的第一个年头。

    可年前,顾之韵的病情却加重了,几乎是被医生强制性地要求了住院。

    住院的几日里,顾母一直守在顾之韵的身边,虽然表情里带了些许埋怨,可总体上还是将顾之韵照顾得不错。

    陆母坐在陆宅的客厅里,有些失神地看着正在播各种联欢晚会的电视。

    “夫人,我有很多话,也不知道该不该和您说。”刘婶陪在她身边,欲言又止。

    “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有什么话就直说。”陆母一摆手。

    刘婶微一颔首,小心翼翼地询问:“夫人,先前顾小姐在咱们家的时候,我就看您每天都板着张脸不高兴,现在她不住在咱们家了,怎么您还是开心不起来?”

    “我为什么要开心?我究竟有什么好开心!”陆母连声叹了几口气,“我刚刚是在想,我们陆家什么时候竟也落到了今天这步田地,要是放在往年这个时候,恐怕上门来送礼的人都要挤破了头,可你看现在”

    现在他们家门可罗雀,除了佣人进出买菜之外,也就再没有旁人。

    “您应该把心态放好些,最起码,老爷现在还没有被人找到的消息,如果再拖一拖,事情或许会有转机也说不定”

    “你就不要再安慰我了!他做的那些事,哪一件都能被人扒出赖不掉的证据,还能有什么转机啊?再说,现在他都已经把事情搞成这个样子,要是会有转机,他还至于夹着尾巴跑到国外去吗?”陆母一提起父母便是一阵阵生气。

    这些日子里,她也有利用她的人脉和关系网去了解陆父的事情,但现在他们唯一能得知的,就是陆父逃往去了美国,其他的,都一概不清楚。

    “再说,他是带着那个不要脸的贱女人一起走的,我和他这辈子都没可能了!”陆母说着便更是难过,“就因为那个贱女人,现在我的家变成了这幅样子”

    “夫人,您先别难过了,这都眼看快过年,您怎么也要把这段日子给度过去,等到明年,一切都会好的。”刘婶在旁安慰着。

    陆母还是忧愁着脸,“会好么?我看未必吧!”

    刘婶不解,正要开口询问究竟还有什么事让她如此心烦担忧,却被陆母一个岔给打过去,“好了,让赵姨准备晚饭吧,陆离他们也快回来了,这些日子家里没有顾之韵那个女人,希望能就此平静一段时间吧。”

    “好。”刘婶应声,眼底却浮起一层疑云。她在陆家做了十几年的佣人,说是陆母身边最亲近信任的人也不为过,可现在陆母这幅藏着掖着的模样,分明就是还有什么事情,可到底究竟是什么事,要让她对谁都不肯说,还忧愁焦虑成这个样子呢?

    “妈,我这几天吃药吃得嘴苦,已经不想再吃了。”

    医院病房里,顾之韵脸色苍白躺在病床上,对着正坐在床边漫不经心涂指甲油的顾母说道。

    顾母闻言便抬起头,表情带了些积怨愤怒,“你说不吃就不吃啊?你知不知道那些药是我花了多少钱买来的!你得的这个病要用的都是西药,都是那种贵得要死的药!你不快点好起来,都对不起我为你花的那些钱!”

    顾之韵身体微震,看着顾母的表情明显有些不可置信和受伤。

    “妈,现在我病成了这个样子,你在意的却仅仅只是钱而已吗?”

    顾母有些反应过来,眼神心虚地往别处瞟了瞟,僵硬道:“我当然也是希望你快些好起来,不然我怎么会为你花那么多钱?”

    “妈,我记得我当初进去的时候,你手里还有我的几百万吧。”顾之韵垂下眼睫,语气冰冷淡漠,“那是我把陆离每个月给我的钱攒起一部分,存在您那里的,还有我给你买的那些首饰,哪个都不是便宜货吧?您把那些东西都弄到哪儿去了呢?”

    听她提起这些事,顾母的表情更加不自然。

    “那不都是那几年里花掉了么!你知不知道你那时候进局子,家里都发生了些什么事啊?那些记者跟疯了一样堵在咱们家门口,一堵就是好几天,我又要顾着自己的吃穿用度,又要拿钱去打点他们那得多少钱啊!再说,妈就你这么一个女儿,我这辈子可全都指着你,但你这一判就是七年,我怎么能接受得了刺激啊!所以那些钱,我也就都零零散散地花出去了,首饰也都卖了!”

    顾之韵听了便是怒火中烧,她忍不住抬高声音,忍着身体的疼去质问:“那么多钱,您到底是怎么全部花干净的?而且您花光了我的钱也就算了,到现在您还要去斤斤计较那点医药费,我到底还是不是您的亲生女儿!”

    “我倒希望你不是我女儿!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事啊,你嫁进豪门才几年,才让我风光了多久啊,就身败名裂让人给弄进了监狱!我那段时间出门都要戴上墨镜你知不知道?我怕被记者发现,怕被熟人认出来!现在可好,你好不容易从里面出来了,结果还得上这种病,我又要为你花钱看病又要照顾你,要是我和你的配型合适,搞不好我还要为你手术,我养你真是白养,一天福都没有享到!”顾母气得不轻,骂骂咧咧地收起指甲油,起身一副不想再管她的模样。

    “我不管你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说着,还就真的拿起包包外套走出了病房。

    顾之韵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还有走廊里属于顾母高跟鞋的清脆“嗒嗒”声,心里一阵阵绝望的同时,也更深地被恨意笼罩。

    她曾以为她靠自己的手段和心计争夺到了一份属于她的幸福,她以为那幸福一定是稳固牢靠,能让她安逸快活一生。

    可她却没想到,那幸福来得那样不易,可却走得容易无比。

    她身边的所有人,都在一夜之间背叛了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