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04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来看我的笑话?”

    顾之韵冷眼看着刚刚走进病房,正坐在旁边削着苹果的谭惜。

    “你的笑话那么多,我到底该看哪一件?”谭惜看都没看她,只是专心转着水果刀,将果皮拖得很长很长。

    “随便哪一件,你看了都会开心吧。”顾之韵冷笑看着她精致美艳的侧脸,岁月并没有在这个小女人的脸上留下多少痕迹。虽然已经是三十岁的年纪,两个孩子的母亲,可她的皮肤仍然细致光滑,除了褪去年轻时的青涩稚气外,她的面庞仍然少女般美丽迷人。

    这让她几乎嫉妒到夜不能寐,在监狱里的几年,她每天没有各种昂贵的化妆品保养,甚至连洗面都只能用监狱统一的廉价香皂,她的皮肤早已松弛,连眼角的细纹也都在冒出来,这天差地别般的对比,让她将出狱后精心做过的指甲狠狠掐进肉里。

    “顾之韵,有时候我就会在想,你这样活着到底累不累,腻不腻。”谭惜最后将果皮一挑,一个削好的圆润苹果便在她手上,被她随手切成几块放进果盘里,“你总是把自己看得太重,太当做一回事,这世上有趣的事情那么多,我干嘛没事跑来这里给你削苹果,看你的笑话?”

    “我们不是敌人吗?看到敌人落魄倒霉,你心里应该爽得不行吧?”顾之韵的语气有些怨毒,因为在她看来,在这个时候谭惜来医院看她,不过就是为了在陆离面前充当好人,也顺便看了一番她的热闹而已。

    “你别给自己加太多戏。”谭惜将果盘递到她床头,神色淡淡的,“我也真是服了你,自己的身体都已经那副样子,你居然还要去操心旁的事,曾经你为了得到不属于你的东西而付出了多少代价,你难道不知道吗?”

    谭惜的话更加激怒了顾之韵,她情绪激动地坐直了身体,“什么叫不属于我的东西?那一切原本就是属于我!是你突然出现抢走了那些属于我的一切,现在你又要用这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来说教我,你到底可笑不可笑!”

    “你不要自己都把自己给骗过去,如果那些东西真的属于你,就算旁人再怎么抢也都不会被抢去!”谭惜也抬高了些许声音,盯着顾之韵那张没什么血色的脸看了一会儿,到底还是不忍,软下态度,“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和你争论这些,现在最主要的,是你养好你自己的身体。”

    顾之韵唇边的笑越发讥诮冷漠,“我不需要你在这里假惺惺,我觉得恶心死了!”

    “随便你怎么说吧。”谭惜指了指她床头果盘里的苹果,“苹果削好了放在那里,吃不吃随便你,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顾之韵没有理她,只是撇过脸,一副厌恶至极希望她赶紧走人的模样。

    “对了,忘了和你说,伯母——也就是你妈妈,她已经做完了配型检查,现在只等结果出来,希望你运气好些,她的配型能与你刚好合适吧!”

    说完,谭惜就起身走出了病房,留顾之韵一个人在里面怔忡了眼神。

    顾母她做了检查?

    回到陆家时,陆家的客厅亮着灯,却空无一人。

    刘婶说陆母早早就回房间睡下了,最近她心情很差,睡觉的时间也多起来。

    谭惜了然地点头,她自然知道陆母是因为什么心情差,又是因为什么每天这么早睡觉,将大部分时间都消耗在睡眠里。

    她也是为人母的,她明白陆母那种不想在孩子、以及所有人眼里崩塌形象的绝望心情,她最是好强要面子,如果让陆晟知道自己尊重孝顺的母亲竟是一个在外与人乱搞的荡妇,那她也便再没什么脸面活着。

    “等等和染染呢?”谭惜轻着声音问。

    “都在房间里,小少爷最近迷上了大少爷给他买的船模,每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拼那些轮船、游艇,现在估计也累了,睡着了吧。”刘婶说。

    谭惜颔首,“陆离没有回来过吗?”

    “没有。”

    “好,我知道了。”

    回到楼上,谭惜看了眼时间,已经七点多,这个时候他应该不会在开会。

    电话被人秒接了起来,陆离的声音低而温柔,“惜惜?”

    被他这样唤着,谭惜的心也泛起柔和,轻声问:“还在公司吗?”

    “是。”

    “那我有没有打扰到你?”谭惜有些忐忑。

    这些日子他一直很忙,公司的事情,家里的事情,她只怕会在这些麻烦事的基础上再给他添什么乱子。

    “没有。”陆离低低地笑起来,随后用眼神威胁了一遍会议室底下坐着的众人,示意他们不要出声。

    众人果然大气也不敢出,最近陆离正在实行铁腕政策,将所有与他对立队伍的人都一个个踢出公司,无论是手里掌着股权的大股东,还是底层办公室里的端茶小妹,只要是违了他的意,不顺他的心,那人便必定在两天内离开公司。

    他们这些小虾米,哪里还敢再去招惹陆离?

    “你大概还有多久下班?都已经这个时候了,你还没吃晚饭吧?”谭惜顿了顿,才说,“我也刚好没吃饭,不如我现在煲点汤,去公司找你吧?”

    “不用,现在外面天黑路滑的,我不放心你。”陆离抬眼看了看下面一众表情怪异的人,说,“你还是让赵姨给你做点东西吃,等会我和公司的员工一起在外面吃一些,你不用担心我。”

    “那样也好。”谭惜本还想再与陆离说一说顾之韵在医院的事情,想了一下,还是觉得不应该再继续打扰他,“那你忙吧,也不要太累了,注意休息。”

    陆离的心一暖,声音更是轻柔:“在家等我回来。”

    底下坐着的员工们看着陆离温柔到快滴出水的表情,险些惊掉下巴,仿佛现在的陆离,与之前那个坐在会议室主位冷着一张脸让某某明天不要再来公司的人不是同一个人。

    挂断了电话,谭惜有些担心梦烧的近况。

    她打开笔记本电脑,想再看看网上还有没有人再对梦烧,及陆离进行诟病,可打开那些网页,里面却是一边倒地倾向陆家,许多帖子更是对梦烧有诸多赞美之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