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09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走出病房的谭惜心里很乱,或许是顾之韵身上那股子怪异让她不舒服,她一时半会儿竟有些静不下心来。

    宁甜打来电话,随口问了她几句最近过得如何,并且还很关心顾之韵的状况。

    “那个贱货还没死啊?”

    谭惜低着声音,无奈:“你就不能说话注意一些,别再这么口无遮拦”

    “我说的哪句不是事实?她是贱货是事实,她快死了也是事实!”宁甜哼了一声表示不服气,“像她那种人,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蹲了几年监狱,出来竟然还没学乖,你知不知道前几天我还有个姐妹在夜店看到她,她是去找一个男人,最后是气哄哄跑出去的,你说那人是谁啊?该不会是她先前给陆离戴绿帽子的那个相好吧?”

    “你不要乱说话,要是让旁人听到,指不定又要传出去什么离谱的谣言。”谭惜在医院的走廊里走着,想着这个时候即使出去,也要等个一时半刻才能打到车,还不如就先在医院里坐一会儿,等打完这一通电话再走也不迟。

    说着,她便走到了医院的绿色通道,随意下了几级台阶后,用随手带的纸巾擦擦灰尘便坐下。

    “谭惜,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你是天生受气狂,还是只对顾之韵那个贱女人无限容忍,她几年前是怎么对你的,你到底还记不记得?我反正是没有忘记过,她当着陆离的面装可怜装柔弱,背地里对你挑衅使眼色的贱样子。”宁甜说着就气不打一处来,咬了牙道,“我现在想起来,都想冲到她面前打她。”

    谭惜伸了伸腿,眼中的笑意寡淡,“我没忘,那些事情我都记得清清楚楚,现在想起来,也好像不过就是昨天才发生的一样。”

    “那你还不趁这个机会报一下当年的仇?以前你可是每次都傻白甜地栽在那个女人手上,现在你总该不至于还和以前一样好欺负吧?”宁甜的语气里简直有一种“哀其不幸,恨其不争”的无奈。

    “我已经做了我所能做的,最后一次让步。”谭惜静静地说,“我给了她五十万,让她从此不后不要再来打扰我身边的任何人。”

    “你果然还是傻得让人心碎!”宁甜在电话那头大叫起来,“你以为那个女人是你用五十万就能打发走的吗?对于那种女人,我简直再了解不过!她想要的怎么会是区区五十万?你也太”

    “我知道。”谭惜轻轻巧巧截断她的一连串叫喊,“我知道她不会善罢甘休,她不会为我这五十万所动,但是,我也不是没有准备,我在和她说话的时候录了音,如果她反悔,我会请律师再将她送进监狱。”

    宁甜并不信她:“你以为你能只凭一小段录音就再把她送进去?哪有那么容易!这样吧,我还是让人多帮你关注下她去夜店找的那个男人,我觉得他们之间一定有什么事情,以顾之韵那女人的性格,对她没用的人,她是绝对不会接触的。”

    沉吟片刻,谭惜还是点头,“也好。”

    宁甜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像顾之韵那般心机深重,步步为营的人,难保她与frank接触不是为了利用他什么,此前她也有所怀疑,现在经宁甜这么一提醒,她心里更是敲了个警钟。

    “你自己也多注意些,不要再傻乎乎地让人给算计了。”宁甜不放心地叮嘱。

    “我知道。”谭惜心下暖洋洋的,庆幸自己无论如何也不是孤身一人,最起码,宁甜是一直站在她身后的。

    又与宁甜闲谈了几句,谭惜开始觉得楼梯的台阶发凉,她站起身,看了看缓台窗外已经飘了雪的天气。

    “我要回去了,今天就到这里,改天再联系。”谭惜说。

    “联系什么啊,我每天吃喝玩乐快活着呢,才不要浪费时间和你联系。”宁甜扯了一句玩笑话,又反复叮嘱了几遍谭惜要小心顾之韵,才放心地挂断了电话。

    看了看通话时间,居然也有半个小时那么久了,谭惜不免失笑。

    正往台阶下走着,路过二楼的走廊时,谭惜忽然听见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

    起初她怀疑自己是听错了,毕竟她没有什么熟人会在这里遇到,可那声音实在很是熟悉,让她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走向了那声音的来源处——主治医师办公室。

    “医生,你真的不能帮我改一下?就改一下那两个小字,对您来说该不会费什么力气吧?”虚掩着的门内,与医生说话的人正是顾母。

    从谭惜的角度无法看清医生的表情,只听到他冷冷回绝:“私自篡改检验结果是不合规矩、也是触犯法律的,这位女士,您既然不想救您的女儿,就说明您也不是很在乎她的死活,您现在又何必不好意思当面告诉她您不愿意做这个能救她性命的手术?”

    “我、我当然也是有我的苦衷!”顾母急得不行,见医生的态度坚决,她咬了咬牙,翻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叠钱,“医生,这是我的一点小意思,您看能不能就通融一下”

    “不能。”

    顾母来了火气,“你这人怎么这样的?有钱都不拿!再说了,我是患者的母亲,难道医生怎么做还不能听从我的安排吗?你们到底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你别忘了,在你们医院大把大把交钱的人可是我!”

    “是吗,可我怎么听说,您到现在未止,已经欠了将近两万块的住院费?”

    顾母梗住,一时半会想不出话,片刻后她软下语气,又换做之前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医生,这个手术我真的不能做我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浑身哪哪儿都是毛病,如果我再做了这个手术,万一我们也倒下了怎么办?我这一辈子都没有过上几天好日子,您不能让我老了再遭这样的罪”

    “这是您应该和您女儿商量的事情,不能篡改检验报告,是每个医院的铁律,也是触犯国家法律的事情,我不会帮您改,同时也希望您能再好好考虑一下,毕竟现在只有您才可以救你女儿一命,如果你真的不管她,等到她真的不在的那一天,您或许会后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